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2144章 龙族养犼

潇湘抬起头看着我。

“你以前跟我说过,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希望我能相信你。”我说道:“我说话算数,一直算数。”

潇湘一怔,深潭似得眼睛倒影出了我来,几乎有些难以置信。

她的手握住了我的手。

握的很紧。

“你……你明明都想起来了,”她咬了咬牙:“对你来说,我伤害过你很多次,你,不怕?”

怕有什么用,如果是该来的,早晚要来。

我想起了高亚聪,江夫人。

如果我命里只有他们,我本该成为江辰那种人的。

我会恨这个世界,我会为了自己,不择手段,按着她们教给我的方式,去争去抢去报复。

这个世上,弱肉强食,胜者为王。

可我见过潇湘为了我,只剩下一片龙鳞,我见过程狗冒着被我带下去的风险在悬崖边拉住我,我见过白藿香,哑巴兰,苏寻为了我不要命,他们让我知道,人跟人之间,不光是欺骗和利用,也有许多无条件的忠诚和付出——甚至,不要你有什么原因,就因为你是你自己。

如果没有他们,大概我不会是今天这个李北斗。

如果没有他们,我也未必赢得过江辰。

我是见惯了背叛,但是上天依然给了我很多美好,那些美好,足够支撑赤子之心。

“所以,我也希望你能答应我。”我盯着那一层波光粼粼的水面:“万事不要勉强。”

潇湘握住我的手,更紧了。

她跟我肩并肩站在一起,靠在了我肩膀上。

这个感觉极为熟悉,很久很久以前,我也这样和她站在一起——站在最高的地方。

白色的海鸟在头上盘旋而过,成双成对,停在了桅杆上呢喃。

是海蝶鸟。

可这个时候,又一只金刚鹫不知道从哪里冲过来,一口叼住了一只海蝶鸟。

海蝶鸟眼看着伴侣被叼走,忽然发疯一样的对着金刚鹫撞了过去。

海蝶鸟弱小,这一撞没有任何作用。

可它义无反顾。

金刚鹫也吃惊松口,那只被咬的海蝶鸟喉管破裂,坠入海中,另一只海蝶鸟一头也冲了下去。

像是离弦的箭,义无反顾。

金刚鹫飞走,海面上一片平静,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这种鸟跟鸳鸯差不多,终生只认一个伴侣,一只死了,另一只也不会活下去。

我心里一震:“像是那种海蝶鸟的伴侣,世上有多少?”

潇湘盯着那片海,沉默了一下,但她转脸看向了我,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。

“我没法子告诉你,是因为那件事情,关乎到你的生死存亡,你若是知道了,我怕你会……”潇湘声音不大,却异常坚定:“不管发生什么事,我不会让你消亡的。”

消亡?

这是什么道理,难不成,那个秘密,我不知道,就是安全?

她看向那一片海,眼神极为坚韧。

路过一片岛屿,那个岛屿上,也绒绒的长满了芦花。

我忽然想起来,景朝国君第一次见到潇湘时的场景。

潇湘跟我一样:“跟那一次的芦花很相似……”

她的脸色,忽然浮现出了一抹微笑。

丹凤眼微微一眯,那是几乎能发出光来的容颜绝世。

“你还记不记得,你那个时候,去东海祭祀水神,求了什么?”

是有这个印象。

景朝建立,国君理应为了百姓祈福。

华盖飘摇,车马喧阗,

国君去了很多地方。

祈求上天保佑国运昌隆,祈求厚土庇护五谷丰登,到了东海,是祈求风调雨顺。

国君似乎对这种祈祷十分反感——自家国运,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吗?

可江仲离说——国君雄才大略,人祸自然可以平息,可是国运,不是肉眼凡胎能决定的,自己受些委屈,只要国运昌隆,受惠的是百姓。

国君想起了天灾人祸,那些枯干裂口的田地,和千里饿殍。

还有,军士百姓,期盼的眼神。

还是去了。

进了水神庙,国君微微吃惊——那个水神的雕像,何其熟悉?

她是谁来着?

想不起来,只觉得,对她有了怀念和心疼。

潇湘看着我,展颜一笑:“我享受了许多年香火,但唯独那一次,毕生不会忘记。”

上香火,必然有所求。

可景朝国君的愿望是:水神掌管这么多人的心愿,诸多辛苦,可曾护佑过自己?

希望水神,安康幸福。

那个时候,潇湘知道我成了国君,匆忙从水神宫出来,才到了水面,就听到了这一句。

她掌管一方水域,听到过过很多人的愿望,为他人祈福的许多,这是唯一一次,有人为了自己祈福。

就凭着这一句,她心里一动。

“他回来了。”

她微笑起来,像是沉浸在最美好的回忆了,但是船驶离了那片岛屿,她的笑容凝住了。

她想起来了之后的事情。

第二次神君和水神的大婚。

那个结果,依然是……

所以,这一世,她依然惦念着,那个没完成的婚礼。

她的手也微微有点发冷。

我转脸看着她:“既然肉眼凡胎没法知道一些事情,那就等到脱胎换骨了再说。”

潇湘还没回答,身后忽然一阵响声,像是一个特别沉的东西落在了地板上。

回过头,金毛。

它的个头,已经越来越大了——而且,满身的金色,也越来越密集。

程狗告诉过我,他们在外面等我的时候,出现过一些海蛟龙要侵袭这个船,但是被金毛给吃了。

它得到了不少补给。

我倒是为金毛高兴,伸手去摸它的脑袋。

每一次金毛都很享受,可这一次,金毛只隔着我,冷冷的盯着潇湘。

它张开了嘴,不过不像是平时见到我脑袋时候的嘴馋,而像是猎手发现了猎物。

那个视线,让我心里极不舒服。

潇湘却皱起了眉头,微微后退:“养犼的龙族,只怕你也是唯一一个。”

我倒是想笑,出格的事情做的太多了,不多这一件。

而且,我还想起来金毛的来历了。

它被埋藏在美人骨那片地里,当初炼制它的,怕也是江仲离。

江仲离给我留下了很多东西。

这一次上龙母山,不知道金毛是不是能有什么收获。

“哎,七星!”

程星河的声音忽然从前面响了起来:“你快看看,前面那是什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