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145章 十二明神

这么一惊一乍的,是看见金银岛了还是怎么着?

我松开金毛,到了船头,也皱了皱眉头。

触目所及,前面是一片群岛,群岛附近,有一些星星点点的神气。

我现在已经能看到神气的区别了,自然没人教给我辨认,但是见到的神灵多了,时间长了,连蒙带猜,也知道神气的等级区别。

其实跟先生的功德十分相似,主神是极为纯正的紫色,比如河洛,潇湘,是受过敕封的正统主神。

还有是绿色,比如阿满,属于“地方父母神”。

还有是蓝色,好比水天王,地位就更低一点,相当于地方专司一个职责的神灵。

神气越纯净,说明得到的信仰就越多,能力就越大。

还有一些,是灰白杂色,这种神灵不光吃了香火,还做过不好的事情——比如,在人信奉的时候,跟人索取过某种代价。

这种神灵介于邪神和正神之间,野神居多。

再来就是阴灵神,婆婆神这一类的邪神了。

邪神的神气乌黑,缠绕着秽气。

而金色的神气,迄今为止,我见到过的,只有我的金龙气,和天河主的金色神气。

眼看着面前那些神气,哗啦啦一片,全是杂色。

野神?

野神一般都居住在有人的地方,才靠着信仰香火延续下去。

可这些岛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连人迹都没有,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野神?

倒像是,某种集会。

程星河用肩膀撞了我一下:“是不是为了你来的?”

为了我?笑了,难不成,跟河洛那个牢笼里关的一样,想着吃真龙骨长神气?

“别看不起野神,生活条件越恶劣,也就越聪明,”我答道:“他们不会干这种没意义的事儿,再说了,他们怎么会知道我要上这里来,八成还有别的事儿。”

潇湘也过来了,盯着那些野神,微微皱眉:“这种东西,在荒无人烟的地方聚拢在一起,未必有什么好事。”

我看向了一边的河洛。

河洛几乎要被天河主灭口,现如今靠着我来保护,驱赶她,她也不肯走。

“你知道吗?”

她毕竟是曾经的父母神。

河洛嘴角一勾,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几分不屑,这才答道:“勉强听说过一点——也可笑,那些野神,目中无人,管这个叫众神会。上头的神灵汇集,打个众神会的称号才不枉费,它们,一群杂色,也配个神字。”

原来,这片岛屿叫葵花岛——远看是一个整体,其实是小岛屿聚齐而成,好像向日葵的花盘一样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一些野神会汇聚到了这片地方来,一年一次,似乎商量着什么事儿,一旦商量完了,呼啸而去。

河洛素来瞧不上野神,而那些野神不声不响,也没干过什么事儿,也没惊扰什么人,加上又跟水神祭祀时间重合,河洛就没管过,眼不见心不烦。

“不过,这里离着蜜陀岛不远了。”河洛看着我:“你真预备进去?没有朱批,进不去。”

“没错。”一直不言不语,别人吃栗子他剥皮,别人说话他听蹭,甘当背景板的苏寻也跟着开了口:“面前是个神阵。”

我也看出来了,远处一道神气拔地而起,把海面和天空连接了起来,像是一个巨大的屏障,极为壮观。

也是现在我靠着真龙骨能看到,要是对普通人来说,船舶到了这里,什么也见不到,直接就擦身而过了,所以,这地界只能在传说之中出现。

以前我见过的最强大的阵,就是摆渡门的阵。

可摆渡门的跟这个比起来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。

“这地方离着蜜陀岛这么近,说不定,龙母山的事情,这些野神清楚,”程星河从来都是跟我想到一处去:“要不我下去看看情况?”

不过这后半句就有点奇怪了。

这货素来贪生怕死,无利不起早,怎么突然自告奋勇起来了。

横不能让他自己下去,我立马说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一只手拉住了我。

白藿香。

“真龙骨扎眼,别惹出麻烦,我给你盖一盖。”

白藿香的眼圈,出现了两道乌青,跟熊猫一样,看上去,憔悴疲累了许多,平时清澈的眼白,也全是血丝。

“小绿。”我冲着小绿伸手:“给我点上次在琼星阁拿的丹丸。”

那是明目提神的。

白藿香勉强笑了笑:“不用,我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一边的白九藤也叹了口气:“卖花姑娘没花戴,医生无人来把脉——可怜。”

白藿香瞪了白九藤一眼,回头还是努力对我笑:“带上水母皮,万事小心,我……我们等你们回来。”

说着,往后一退,跟我摆手告别。

我心里倏然疼了一下。

程星河用肩膀撞了我一下:“走,以爱和正义为名!”

爱你大爷。

我咳嗽了一声:“是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,为了守护世界的和平。”

哑巴兰跟上来,听见我们都有口号,他不甘心,抓耳挠腮想起来一句:“同志们,向我开炮!”

我和程星河同时推了他脑袋一下。

开你大爷,说点吉利的。

苏寻也想下来,被我给摁住了:“你在这守着。”

苏寻虽然话少,但是脑子不慢,立刻就明白,我是信得过他的能力,立刻点了点头。

苏寻的靠谱程度,是四相局小分队第一名。

我一回头,把金毛也叫上了。

我就是不放心金毛跟潇湘独处。

我们三个下去,没费多大功夫,就上了葵花岛。

程星河两眼冒光,跟通了电似得,就要往上冲,我一把抓住他:“你说实话,你图什么?”

程星河啧了一声:“你这眼氪了金了,什么都看得出来?”

他往里一伸下巴:“这地方不是神气重嘛,我想找找金圣元芝。”

啊,我想起来了,神气昌盛的地方,会长出一种灵芝。

这种灵芝感神气而发,粉末是金色的,据说吃了之后,魂魄能升九重天,游览几天几夜。

“你找那个干什么?”我皱起眉头:“值钱?”

“你懂个屁。”程星河跟猎犬似得往前搜寻:“你要是上天河,爹哪儿放心的下,搞一点那玩意儿,爹陪你去。”

我心头一震:“那地方,对你来说太危险了。”

“废话,一起去的地方,哪一个不危险?”程星河没抬头,语重心长:“没了我,怕白发人送黑发人。”送你大爷。

可我心里一下就暖和起来了。

“当然了。”程星河补上一句:“老亓说,三界最贵的就是金圣元芝,无价之宝,找到肯定不亏。”

我就知道。

这地方的地势确实跟葵花的花盘似得,四处都是沟壑,一脚一脚踩过去,就看见前面一个高丘上神气乍现。

还有碎碎的说话声。

“今年这件事情不大好办。”

“不好办又有什么法子,现如今供奉不好得,咱们要想不消亡,就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。”

“可守着蜜陀岛的,是十二明神,咱们拿不到神器,就没法靠近龙母山,没法靠近龙母山,就增长不了神气,增长不了神气,咱们就只能消亡了。”

我精神一震,果然,这些野神的聚会,跟蜜陀岛有关,他们肯定知道怎么上蜜陀岛。

不过,显然,他们也正在为了这件事情犯难。

十二明神?

“以前,咱们这些野神,得不到供奉,上四大天柱这里吸收一些灵气,延缓神气,本来是合理合法的,可现在,哎……”

这样听起来,这十二明神,是看守蜜陀岛的。

我和程星河刚一对眼,忽然对面一个声音提了起来:“你们觉出来没有——有人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