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150章 海上金桥

好说,让小绿吐一点出来就行了。

白藿香也看出来了,跟小绿点头,小绿一下蹦到了我肩膀上——它除了我之外,似乎只听白藿香的话。

带着小绿上去,给他们各自分发了带着神气的东西。

哑巴兰分到了一块赤焰丝绫——这里头加了赤焰蟒的鳞片,熠熠生辉不说,一甩手,就是一团子赤焰火。

小龙女倒是怀念了起来:“我以前,也养过一对赤焰蟒。”

“后来呢?”

小龙女意兴阑珊:“我自己都被关到了摆渡门,哪儿还管的了它们——这么几百年了,大概都修成正果了。”

我想起了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一对赤焰蟒来了。

大的是死了,但请我们告诉小的,他不过是去了某个灵物的圣地。

小的知道之后,呕心沥血,也努力修行,上次在半毛子大举进攻摆渡门的时候还见了一面,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。

程狗和哑巴兰依然拿着赤水青天镜和九州鼎碎片冒充野神,另外分发了一块能驱灾的圣金券,一个能辟火的琉璃球做敲门砖。

小龙女拿了一个回仙珊瑚树,撇了撇嘴:“把放龙哥哥这些好东西交给他们,真是暴殄天物。”

河洛看着他们能跟我进去,眼里有了几分羡慕,可她皱起了眉头,显然在想什么别的东西。

河洛能上到之前那个位置,就绝不是什么傻白甜,现如今虽然因为天河主的事情,寄人篱下,可她肯定还有她其他的打算,不得不防着。

苏寻留下,设阵,看守齐雁和他们,算是分配完了。

丑时是凌晨三点,还可以睡一下,只是,没法再做预知梦了——上次预知梦里,潇湘用斩须刀对着我削下来那一幕,还没发生。

捏住了那个从真龙穴取出来的哑巴铃。

天河主,非要置我于死地。

我在神君那个位置上的时候,一点都没觉察出来吗?

闭上了眼睛,迷迷糊糊,还是做了个梦。

在很高的地方,星河璀璨。

有个人,在我叫我的名字——不,神君的名字。

我抬起头,看见了那个穿着宽袍大袖的身影。

天河之中,那个身影身姿俊逸,只有见到了那种身影,才知道,什么是真正的神灵。

他离我不近,我看不清他的面貌,却偏偏能看清他腰上那个铃。

远远的,他在跟我说什么。

可我依然还是听不清。

他招手叫我过去,我过去之后,他让我看天河。

天河晶莹璀璨,里面全是星光。

而星光之中,缓缓浮上来了一个东西。

浓重的神气。

那是一个极其精美的器具,镂刻的,都是人间看不到的图案。

极美。

上面描绘的——是九州大地?

我分明第一次看见,可我就是认识——那是九州鼎!

而九州鼎里,装着许多东西。

银色的,微微在动,千丝万缕,像是,一个茧,却又是流动的,如同液体。

这是什么?

他依然在跟我说话,可就是听不清楚。

他的声音,越来越大。

“七星!”

我睁开了眼睛。

一只手在擦我额头上的汗——不知道什么时候,大汗淋漓。

闻到了一阵冷冷的,不和人间烟火的香气。

潇湘。

而程星河的脑袋,正从门口伸过来:“你可算醒了,就差给你来个人工呼吸了。”

一抬头,午夜时分,海天一色,极为壮阔。

漫天都是星星,跟梦境之中,一模一样。

很美。

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终于听清楚了三个字:“合起来。”

是什么东西,要合起来?

不是预知梦——这不是未来,是过去。

那个人,自然是天河主。

他好像,想取得一件什么东西?

敕神印?

“七星,再不起来,黄花菜都凉了,你看!”

我站起来,跟着他上了甲板,顺着他指引的方向,我也屏住了呼吸。

只见那个方向,有一道接通天地的光柱。

光柱把海面映照的波光粼粼,在海面上形成了一条投影,如同一道海上的金桥。

一些人影提着灯笼,在金桥上鱼贯而过,光点飘散,上下交映。

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很难想象如此壮美的画面。

丑时的那个神阵,开了门。

小龙女兴奋极了:“有日子,没上天柱附近去了。”

小龙女去过朱雀天柱。

我们几个下了船,潇湘随在了我身边,一起到了跟葵花岛连接的金桥上。

看上去,就是一道光影,但走上去,能觉出海面起伏,却不会跌落下去。

确实是个神迹。

小龙女见我和潇湘在一起,还想往这里挤呢,忽然对面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:“商店街平安神!”

是考神。

考神一副很高兴的样子,提着灯笼过来了:“商店街平安神,咱们又见面了!”

说着,他看向了我身边,愣了一下。

潇湘已经把身上的神气都遮盖住了,小龙女的神气则十分张扬,四周的野神,全被小龙女的神气给震撼住了。

“这位是……”

“是我朋友。”我暗地里拉了小龙女一下,让她收敛一下。

这次是要蒙混过关,这么扎眼可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
小龙女觉出来,有些不甘愿,不过她听我的,那神气也就压下去了。

考神觉出来,摇头叹息:“这位尊神的神气虽然煊赫,却极不稳定,也谁可怜。”

小龙女很不爽,但看到了我的眼神,只好歪着头嘟着嘴不说话了。

“走,咱们一起进去!”

考神在前头提着灯笼引路,盯着面前那浩浩荡荡的光点,人流缓慢,脚步也慢,不知不觉叹了口气:“只是不知道,这么多的野神,能回来几个。”

很多野神的神气的,都跟快燃烬的蜡烛一样,这一次,也许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了。

他们在信仰之中诞生,又在信仰之中终结,每一个神灵,都凝结着一个期待,也受困于一个遗忘。

“其实,这么下去也没什么意思,”小龙女忍不住说道:“已经没了信仰,不如听天由命。”

“大家舍不得走,倒不是为了别的,”考神愣了愣,说道:“大多数,是还欠着什么。”

比如说——答应了谁的愿望,吃了谁的香火,不想消亡,是想攒够了力量偿还。

“那你呢?”小龙女来了兴趣:“你为了什么,非要继续做神灵?”

“我答应过一个小姑娘,”考神一笑,低下了头:“保佑她考上大学——那一阵,她天天给我送旺仔牛奶。”

“小姑娘呢?”

“压力太大,跳了楼,到现在还没醒,”考神努力让表情明朗点:“我想等她醒。”

这是个悲伤的话题。

正说着呢,程星河忽然“哎呦”了一声。

一低头,就看见他脚被个螃蟹给夹住了。

仔细一看,不光是他脚背上,金桥四周围,一直延伸到了蜜陀岛上,密密麻麻,竟然都是螃蟹。

程星河一拍大腿:“三花大青蟹!娘的,早知道带个篓子来——你知道这个多少钱一斤不,这么多!发了财了……”

说着,把脚上那个拿下来:“可惜没个火……”

小龙女翻个白眼,把螃蟹抢过去,“嗤”的一声火起,那个螃蟹重新甩到了程星河手里,程星河一接,烫的嗷的一声。

那个螃蟹通体通红,正在冉冉冒着热气,一股子鲜香蒸腾而起。

小龙女傲然的挑了挑眉头,意思是算你走运,赶紧吃吧。

程星河挺高兴,举起蟹腿表示感谢:“不愧是管火的神仙。”

“怪了,”哑巴兰伸手把蟹腿抢过去,咔嚓一掰,雪白的蟹肉满当当的弹出来:“这个季节,不是螃蟹繁衍的季节,确实多的反常。”

“活够了,想让人吃吃呗。”

不对。

我和潇湘一对眼,却同时皱起了眉头。

这不是好兆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