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2151章 九层秤簪

螃蟹反季节增多,在风水上来说,是个噩兆。

预兆着,这地方将会有反叛祸乱,兵戎相争。

因为螃蟹身上都是甲胄,所以被称为“甲兵之灾。”

潇湘自然也知道这个说法,看向了最前面的那一道光柱。

这地方,果然要闹一趟乱子。

程星河知道了之后,对着我挑起了大拇指:“不愧是你。”

承让。

往前挤了一段时间,离着那个光柱越来越近,我们看到前面光柱上,有一个倾斜下来的门,穿过门,赫然能看到,后面有一个岛屿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这个光景,跟坐飞机安检差不离。”

就是为了预防龙族蒙混入内?

一会儿可得跟这些野神挤得更近一点,把障眼法做足了,不过小龙女把自己的神气悄然盖在了我们身上,问题应该不大。

前头都还算是顺利,到了我们这,忽然后头来了一个人。

那个人身材高挑,气质威武,直接就插到了我们前面。

一种,很熟悉的感觉。

但是让人很不舒服。

我不是说我认识这个人,只是这个人的气质,跟之前遇上的一些很像。

都是些不讨喜的人。

考神一下不乐意了:“这一位尊神怎么插队?一点素质也没有!”

可那个人往里一进,畅通无阻!

小财神拽了他一下:“人家手里有通行证,咱们没有,认了吧。”

果然,那个人手里,带着一张纸。

上面神气闪耀,肯定是某一个地方主神发出的朱批。

“上头有人就是好,”考神叹气:“咱们怎么就没那个命。”

不对,我皱起眉头,那不是野神。

那是个正在吃香火的正神!

怪了,作为正神,怎么会上这个地方来掺和?

小龙女也觉出来了,立刻挡在了我前面,低声说道:“放龙哥哥,你看他头顶上。”

我这就看见,这个人头顶上,别着一个道士常用来绾头发的银钗。

哑巴兰来了精神:“这人也喜欢女装?”

程星河推了他脑袋一下:“你想跟他分享下经验是怎么着?”

不是,我看清楚了,那个银钗前头的装饰,有九层,是秤杆子和秤砣的造型。

秤代表的是公平公正——真龙骨的记忆回忆了起来,这九重监的象征!

九重监,不光叶大人一个监事。

不是好事儿。

那个人直接进去,里头的果然对他以礼相待,这个戴簪子的跟里头的人轻语几声,就到我们这了。

考神和小财神高高兴兴拿出了一些东西——琼浆碗和玉露杯,也算不错,可我们现在已经见惯了好东西,所以看见这个第一反应就是实在普通。

果然,收礼的看见了,二话没说就把他们俩给撵出来了:“留着喝粥用吧。”

考神和小财神脸色顿时就变了——这俩玩意儿,显然已经是他们尽了最大力量拿到的,一旦被推出去,就只能等着消亡了。

考神连忙陪着笑脸求情:“丑明神,您再通融通融,这东西……是我们十几个野神一起凑来的,神气都折损了不少,就为了换点灵气,两个人不行,我们只要进去一个也可以!…

“对,少消亡一个,算一个!我们俩也就算了——请给梨花山老母一个机会!”

可里面一只手抬起,我心头一震,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爆发。

他们两个的身影,倏然就炸在了眼前。

他们俩的赔笑还没结束,神气,毫无预兆的在眼前分崩离析,两道身影,跟太阳下的冰一样,消失了!

“啪”的一声,那俩东西直接跌在了地上,碎成了好几片。

消亡了……

后面的野神,全给镇住了。

“什么泥砖土瓦也敢上这里来现眼,当这是收破烂的?”

一股子火猛然炸到了头顶上,野神,也是人的期待凝结出来的,也努力经营自己那点香火,他们不过是想要自己应得的东西——就这么欺凌?

潇湘立刻拉住了我:“别激动——要事做完,再算账不迟。”

丑明神——那个怒气烧的心里不舒服。

好大的胆子!

他没资格坐在神位上。

这一下,我忽然也反应过来了——我已经跟那个神君,越来越接近了。

刚第一个想法,就是理所当然,要亲自“收回”他的神位。

“你们几个。”一只细长的手,冲着我们摆了摆。

就是这个手,消亡了考神和小财神。

小龙女连忙也拉住我,带着我进去了。

到了门里,倒是意外——丑明神的模样,跟名字刚好相反,赫然是个美少年,唇红齿白,颇有女态,有点像兰家人。

不过,表象再美,内在是这种贪酷,也是丑恶。

我看出来了,丑明神的财帛宫发黄,露出了皴裂纹。

这叫“渴”相,出现在什么位置,就说明他对什么东西有严重的物欲——他现在,缺的是财帛?

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“敲门砖”,果然,丑明神的眼睛带了亮,两只胳膊一收,摆了摆手。

意思是我们能进去了。

小龙女拉着我们就往里走。

这个丑明神我确实是不认识,不过,不知道为什么,有一种感觉,微微有些熟悉,像是在哪里,见过一次。

又是真龙骨的记忆?

而这一瞬,一道黄色的气息倏然从天而降,直接奔着我们一行人就下来了。

锋锐无比——杀气!

我一把将小龙女推开,护住身边的潇湘,斩须刀一声龙吟出了鞘,对着那片金气就横扫了过去。

一声巨响,那道神气被拦腰截断,但是巨大的力量炸出,把周围的野神掀翻了一片,当啷一声,丑明神手里几样东西也直接跌落,把丑明神心疼的嘶嘶吸凉气。

“如意君,哪怕是主神,都落魄了,还犯得上用这么大的力道?”

一个身影冉冉而至,飘然落在了我们面前。

是刚才那个九重监戴秤簪子的。

“这几位主神大驾光临,怎么畏畏缩缩的?”被称为如意君的青年抬起头,眼神一抹不屑:“脱毛凤凰不如鸡。”

程星河骂了一句你娘,就要把凤凰毛抽出来:“你一个苍蝇,怕是没见过真凤凰。”

小龙女还没来得及生气,一听程星河这句,对他的眼神有了几分赞赏。

哑巴兰也皱起眉头:“他们怎么知道咱们会来?”

简单,因为这是唯一能帮我脱胎换骨的地方,不在这里等着我,在哪儿等?

如意君一抬手,一道神气再一次拔地而起,对着我们削了过来,“崩”的一声,四面的石头被这个神气一碰,立刻被拦腰截断——那断面,平滑的跟水磨过一样!

斩须刀撩起金龙气,猛然撞了过去,整个蜜陀岛,轰然一阵巨大的震动。

好几个野神,几乎站不稳,望着眼前一切,愣住了。

“主神——这是传说之中的主神!”

丑明神头也不抬,只心疼的看着那些碎片,还试图拼起来。

如意君看着我,眼里更亮了: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敕神印神君,还带着点原来的本事。”

他似乎极为兴奋:“那咱就得见识见识,到底还剩下多少。”

又一道神气,乍现,但是跟刚才不一样,之前是一个整体,这一次,四面八方星星点点的冲着我们卷过来,划出凌厉的破空声,简直像是一群赤黄色的燕子。

不过,“燕子”掠过的地方,山石蓬的炸出来了一团一团的石粉——那“燕子”坚不可摧,无往不利!

小龙女冷笑:“井底之蛙,丹凰我,让他长长见识……”

金色龙气炸起,对着那些“燕子”一卷,“啪啪啪”,全部湮灭,我挡住他,没回头:“你们几个分开跑——我一会儿就来找你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