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152章 拒龙之墙

这个人的本事极大,甚至,能盖过当初带着九州鼎碎片的齐雁和。

程星河立刻说道:“那不行——要走一起走!”

“不行,既然被发现了,就得分开。”我答道:“这地方有个厉害守卫,不能让他发现咱们。”

“厉害守卫……”哑巴兰立马问道:“不是这个?”

“自然不是。”我答道:“这个如意君带着朱批,是从外头来的。”

那个守卫,必定有专门对付龙族的能力,而潇湘,也是龙族。

“我不走!”潇湘手腕一动,水神小环簌簌的响了起来。

可我提起声音:“这一次要做的事情太多了,潇湘,有个要紧事请你帮我办。”

潇湘手上的小环停止了震动。

“什么?”

这个时候,如意君的表情,已经沉了下来:“仗还没打完,先立起遗嘱来了,敕神印神君,你仗着自己以前是主神,看不起我?”

这个如意君显然是个年轻的正神,武力值是爆棚,可年少轻狂,跟爆烧的炭火一样,一碰就炸。

又一道黄色神气跟霹雳一样,当头对我打了下来,空气之中噼里啪啦,全是硫磺味儿。

“哟?”我抬起头对他一笑,眼里映出了那道霹雳:“我下来这么久——这点半桶水能耐,也能上九重监了?”

丑明神终于抬起了头,满眼是惊怖。

而如意君一怔,双眼爆出了火。

“帮我找金毛。”

我对潇湘说道:“当心,别让它对你张嘴!到时候,程狗,你们帮我找夏家仙师,再看着点金毛,小龙女,帮我牵制那个守卫!”

怕就怕金毛跟潇湘背着我相处,可人生素来是这样,怕什么来什么。

小龙女一听能帮上忙,高兴了起来,转身就走,程星河和哑巴兰连忙看向了潇湘。

潇湘垂下眼,看着自己的手腕。

那一串水神小环。

“等我找到最后的水神环,”潇湘抬起头:“我就来帮你。”

难怪潇湘回到东海,依然没从河洛那里占到便宜,我就知道,那不是她全部的本领,她还差最后一个小环。

只是奇怪,她上次说,她知道那最后一个小环的下落,我还以为她找回来了,原来一直遗落着?

找到最后的水神环——难不成,那最后一个水神环,在这里?

“你死到临头,还有心情想其他的?”

倏然,如意君那个死死压着,爆裂的声音贴在了我耳边:“还是给自己想想吧,神君。”

好快!

“滋啦”一声,硫磺气息和火花在我耳边烧起,我甩手斩须刀劈过去,金龙气一亮,他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,我抬起头看着如意君:“天河主派你来的?”

他冷笑:“我自己要来的——姓叶的跟你有旧,不公,我来掌管这个官司,免得坠了我们九重监的门楣。”

明白了,还是因为年轻,既然年轻气盛,就总想立个大功抬抬身价,好叫人高看一眼。

只有年轻不成熟,才会那么在乎别人的看法。

我一笑,忽然就觉出来,自己这一世才活了多久,竟然有了这么老气横秋的想法。

“你在笑?”

没成想,这一笑又触碰到了如意君的忌讳,他眼睛沉下来:“等你进了虚无宫,看你还能不能笑出来!”

我反手斩须刀横削,金龙气毫不手软的对着他面门就过去了。

他身子一退,还想躲,可这一次不行了——金龙气顺着刚才他那神气削开的石头炸起,数不清的石块划出凌厉的破风声,对着他飞了过去,一瞬间四处一片炸响,打坏了不知道多少东西。

丑明神“哎呦”了一声,而这一瞬,整个岛屿忽然转动了一下——好像磨盘旋了一下似得。

我立马反应过来,丑时过了,该到了寅——也就是凌晨三点多了。

我翻身落在了一丛树后头,对着前面跑,去找龙母山,反正跟他打也没什么意思。

而如意君回过神来,早就看不到我踪迹,跑出去老远,还听到那边神气炸的一片一片的,估计是气的横蹦,丑明神的东西全遭了秧。

年轻人,脾气这么大不好,伤肝。

这才有功夫抬头细看,别说,这地方极为温暖,应该是四季如春。

也比想象之中大上许多,一眼望不到头,绿草如茵,仙气飘飘,哪怕在夜里,光柱一照,缥缈如入仙宫。

不知道多少人上这里来求仙,只可惜没有一个能成的。

越过了琼花玉树,还真看见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山。

山附近的天空,被映照的通红。

难怪暖和,山上有火。

我就奔着那个方向过去了。

谁知道越过前面的树,这才发现,里面竟然还有一道极高的墙,阻挡住了去路。

这道墙也极为威武,通体是赤红色的硬砖,极为平整,上面镂刻着许多文字和装饰,记载的是各路神灵的种种功勋。

我小时候逃学,翻墙也是拿手好戏,手撑脚蹬,一下就上去了。

这一次还想再来,就发现这个墙上不大对劲儿。

上面弥漫着一层橙红色的气息,竟然跟小龙女身上的很相似。

火?只是,跟小龙女的不同,有一种让人极为不悦的感觉。

我一只手试着放上去,果然,瞬间就缩回来了——简直跟熔岩一样,极其滚烫,手都不能碰,更别说翻墙了。

真龙骨里隐隐有了印象——这是,拒龙墙!

别的身份能过,但是这种气息,对龙族来说,焦鳞熔骨,无法靠近,强行挨上,怕命得搭上。

难怪,专门克制龙族。

斩须刀转过,对着墙劈了过去,可斩须刀上的龙气,也直接给弹了回来,连斩须刀都险些脱手。

我皱起了眉头——对了,拒龙墙,貌似是创世神亲自修建的,没有龙族能过去。

那怎么整,横不能困在这里一辈子。

不过,既然有墙,那肯定有门,不然江辰是怎么进去的?

我就顺着那道墙,一路去找门。

不过,哪怕是靠近这个墙,身体都有一种极其不舒服的感觉,焦躁不安。

得赶紧。

可找了许久,也没找到,头顶上被热气熏出了汗,正这个时候,一个声音冷不丁从身后响了起来:“你是谁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