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216章 永葆青春

万寿丸?一听这个名字,就觉得肯定又是那种故弄玄虚的丹药——跟长生不老有关的那个。

难不成,是他们上次从那个丹房里面偷来的?

可白藿香摇摇头,低声说道:“不像——这东西年份没那么久。”

我就让白藿香告诉我,这东西干什么用的?

白藿香犹豫了一下,这才说道:“这是一种毒药,剧毒,我也只是在传说之中听到过,据说其中一味药已经彻底绝种了,本来已经失传了的。”

一个毒药,这么珍稀不是也没什么用吗?肯定也没有氰化钾什么的致命。

只不过,他严防死守个什么劲儿呢?难道跟古代的死士一样,遇上什么事儿,拿这个自尽封口?

与此同时,小黑无常已经缓过劲儿来了,一摸脖子,脸色顿时就变了,低头就看向了地下。

地下的山魅还跟等着人投喂的锦鲤一样,簇拥成团,根本没有要散开的意思,对着我们还是笑。

小黑无常一咬牙,忽然抓住了那个藤,就要跳下去!

我顿时愣了,为了这个毒药,他连命都不要?

还好小白无常一把拽住他:“哥,你这是要干什么?”

小黑无常甩开他:“那东西没了,肯定是掉下去了,你在这等着,哥给你找回来。”

可小白无常一把抱住了小黑无常,嘶声说道:“哥,那东西没有命重要!”

“怎么没有?”小黑无常大声吼道:“找不到,咱们这辈子就都搭进去了!”

这辈子?那毒药为什么这么要紧?

这货于我来说,也没有那么重要,既然如此,倒是不如拿这个,来换密卷。

于是我立马大声说道:“那东西没丢。”

小黑无常一只脚本来都探下去了,一看我手里那个东西,先是惊喜,接着脸色一紫,就变成了震怒:“小王八蛋,原来是你……把老子的东西还回来!”

说着,奔着我这就要扑过来。

我把东西攥紧,笑眯眯的说道:“这话我原封不动送给你——你把我们的四相局密卷拿回来。”

小黑无常脚底下一滞,忽然是个冷笑:“小王八蛋,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呢……”

接着他还反应过来了,是个咬牙切齿的表情:“难不成……上次那半张密卷,也是你偷的?”

程星河连忙说道:“不要偷不偷的,说的那么难听,那本来就是我们的东西——你知道为了弄到那个,我们好几次差点把命撂下吗?”

我让程星河别废那么多话,跟他们也说不着,反正我们拿这个毒药没用,对他们来说倒像是命根子,既然这么重要,那就跟我换。

不换的话……我一只手松开,吊坠直接坠下来,让他们看着办。

小黑无常一双眼珠子死死的盯在了那个万寿丸上,我就知道,这事儿没跑。

果然,小黑无常咬了咬牙,这就说道:“可以,但有个条件。”

我瞅着他:“你说。”

小黑无常这就说道:“朱雀局,我们也要跟着你们去——你不能丢下我们。”

程星河就在后面揪我,意思是他们要是去了,那他们抢了聚宝盆,还有我们什么份儿?

小黑无常纵横江湖这么多年,也是个人精,早就看出程星河是怎么想的了:“找到了聚宝盆,我们也不跟你们抢——只要给我们用一次就可以了,就一次,用了那一次,我们立刻跟你们分道扬镳,这辈子再不跟你们有任何的瓜葛。”

接着他又补上了一句:“可以朱砂黄裱,跟关二爷起誓。”

朱砂黄裱起誓,这是业内发誓的最高规格——意思是把誓言传达到以忠义著称的关二爷那,让关二爷作证,如果违反,关二爷亲自降灾。

一般没人敢拿这个乱起誓,看来小黑无常也没说谎。

我一想,就问道:“既然这样,那咱们还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互相也别有什么隐瞒——这个万寿丸,到底是干什么用的?”

小黑无常咬了咬牙,显然并不想说,但眼看着东西在我手里,他只好说道:“这是……解药。”

解药?

我还没说话,白藿香比我还着急:“这种剧毒的东西,是什么解药?”

小黑无常忽然很失落的笑了笑:“我们两个,变成正常人的解药。”

“正常人?”白藿香一愣:“能让你们……长大?”

小黑无常冷冷的点了点头。

为了变成正常人,他们家可以说是竭尽全力,才找到了万寿丸。

可那药世上只有一颗,而他们有两个人。

两兄弟都不肯自己吃,让另一个这辈子恢复无望,就因为兄友弟恭,这些年一直没有推让出一个结果,只能拖着。

但是最近,他们知道了四相局破局的事情,还得到了消息,朱雀局的镇物,是聚宝盆。

跟我们之前设想的不一样——对他们来说,生财挽救玄家固然要紧,更重要的是,他们想利用聚宝盆能把一个东西,复制成很多种东西的特性,把那个万寿丸复制成两份!

程星河忍不住问道:“费这么大功夫找聚宝盆,我看还不如找那个药材效率高呢!话说,少什么药材?”

小黑无常冷笑了一声:“你懂个屁,失传的那东西,是龙角。”

卧槽,难怪呢!他们玄家当年上小葫芦岛去猎龙,搭上了一个家族,原来竟然是为了龙角!

事情的结果我们知道,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白藿香听到了这里,实在是忍不住了:“你们到底是为什么长不大的?”

小黑无常咬了咬牙,骂道:“关你屁事?剩下的,跟你们就再也没有关系了,无可奉告。”

可我看得出来,他攥紧了拳头,宽袍大袖也盖不住他瞬身颤抖。

不愿意再提,好像是因为恐惧。

既然问不出来,那横不能把他的脑袋撬开,我说那行吧,这事儿到此为止,咱们当务之急,还是想想,怎么继续去找杜蘅芷和朱雀局,我就让黑白无常把朱雀局的密卷拿出来,大家一起看看。

保不齐,就有能从这里离开的什么捷径呢。

小黑无常犹豫了一下,这才把密卷拿了出来——我也是服了,想不到,他竟然把密卷搓成了长条,收在了耳朵里面!

程星河也跟着叹为观止:“人不大,耳朵不小。”

《洞中经》所说:耳孔容针,家无一金。一个人的耳孔越小,越愚昧少智,这样的人一生都难以有所成就,想发财有钱更是天方夜谭,反过来说,一个人的耳孔若是越大,则相应的智商高、财运也好,看来小黑无常还是个聪慧富贵命,估计穷困潦倒也只是暂时的,很快就能咸鱼翻身。

我琢磨起来,难道小黑无常这次还真能成功破了朱雀局发大财?真要是这样,跟他组队,倒是沾光。

可正在这个时候,乌鸡忽然指着前面一个树说道:“师父,你看那!好像……是个人!”

我立刻跟着乌鸡指的方向看了过去,还真发现一个人从山林里面穿过去了。

杜蘅芷他们?

我们倒是想下去,可满地都是山魅,也跳不下去,可这个时候,那些山魅却不知道为什么,竟然扑簌簌都给爬回去,地上瞬间干净了。

程星河一下高兴了起来,就用肩膀撞我:“你看见没有,她们还真睡午觉去了,哥说的没错吧!”

我最近还真没遇上过这么走运的事儿!

我先下了树,果然,那些山魅没有再出来,我放了心,就把他们也叫下来了,我们奔着人影出现的地方找了过去,杜蘅芷却回头看了看,表情有点怪。

我就问她看什么呢?

她想了想,低声说道:“你有没有发现,有件事儿,好像不太对劲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