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156章 五环之地

“怎么会消亡?”

“看来你是不知道蜜陀岛上的来历。”金灵龙王接着说道:“除了我们这些有朱批的,其余住在这里的,都是戴罪之身。”

原来,蜜陀岛名字好听,说是世外仙岛,其实跟流放发配之地差不多。

罪孽也是分等级的,比方说小罪不计较,可以戴罪立功,大罪罪无可赦,投入虚无宫或者是压到大阵法里,还有一些虽然犯了罪孽,但是早先有大功劳的,如果没有大危害,功过相抵,可以剔除神骨,神籍除名。

还有一些,有自己特殊的力量,以后还能有大作用,就保留神骨,被流放到四大天柱这里来戍守,到达了一定时间,积攒了一定功德,也就能回到上头去了。

居住在这里的,每一个都不好惹。

尤其十二明神为甚,都是上古时期曾经的正神,不甘心剔除神骨,就在这里当差,一旦在这里立功,就有回到上头的机会,自然对差事极为上心。

有一样——那些神灵是不能从这里逃离的,一旦出了阵法,神骨自然就消融,本身也就完了。

“这么说,那位姓夏的神灵,是私自外逃导致的?”

金灵龙王点了点头:“为了以儆效尤,他们说了好几次,我也听见了——怎么,你是为了那个人来的?”

自然也是重要原因——我想起来了江仲离跟我说的话,心里一阵难受。

夏家仙师忍辱负重这么久,连面都没见到。

我一直想把他给救出来,可到了我有能力的时候,他却已经……

“有没有可能,是他逃走了?”

“那不可能。”金灵龙王摇头:“没有谪仙能从这里出去,一个也没有。”

真要是这样,实在对不起他。

这个时候,周围的响声更大,金灵龙王一眼看见我身上的印记,皱起了眉头:“这样不行,他们看见就会来抓你,跟先跟我来。”

说着,轻车熟路,把我带到了一个小房间里。

好像是他的居所。

“别连累了你。”

“什么话,要是没有神君你,我现在还是个半毛子呢!”

他翻箱倒柜:“别说,这次见面,也是老天让我还人情,我记得在这里来着……有了,这是我爹留给我的。”

说着,拿出了一件长袍。

那个长袍颜色倒是很素淡,但是用料极其考究,贵气逼人。

“上面还有我爹留下的亲笔信,说是我爹跟丑明神以前认识,这是丑明神送给他的,说是万一有一天真的要兵戎相见,让我爹披上这个,给彼此留个余地。”

那个长袍往身上一套,别说,那个发亮的印记,还真被盖住了!

“这是丑明神元身的尾巴毛织出来的,”他接着说道:“你披着这个,谁也看不出追龙印。”

“多谢!”

对我来说,简直是难得的好运气,厄运习惯了,一来了好运,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撂了。

“别跟我客气,是你好人有好报,”金灵龙王一摆手:“我有朱批,可以带你去。”

我连忙把程星河他们的事情也说了一遍:“不知道他们几个怎么样了。”

“你说还有一个龙族?”金灵龙王皱起了眉头:“那还真有点麻烦,这东西我一共也就这么一件,没辙,只能一边往山脚赶,一边去找他们了。你这一次运气可以,说不定出门就碰上了。”

但愿如此吧。

而且,金毛又上哪儿去了?

把那个斗篷穿在了衣服里面,金灵龙王给我戴了个大帽子,让我装成了他的随从,跟在他后头:“神君,委屈你啦!”

“这算什么委屈,多谢。”我接着问道:“对了,关于龙母山的守卫,你知道多少?”

“就火里那个?”

金灵龙王皱着眉头:“远处看见那个火焰口了,我没靠近,也不知道里头的是什么路数,说是从来不出来,专门守龙母。”

“那龙母呢?”我接着问道:“这龙母到底是犯了什么过错,被压在这里了?”

“那是上古创世神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了,我们就不清楚了,料想着作为咱们龙族的始祖,却被压在这里,肯定是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错——那么多年了,还在这里支撑天地,想也知道得多严重。”

往外一走,金灵龙王,就把整个蜜陀岛的布局关卡,细细的跟我说了一遍。

龙母山是个环形结构,高耸入云的龙母山为圆心,紧挨着的第一环,是一圈火焰口——也就是那个厉害守卫的所在。

第二环,是灵气地,离着龙母山的距离最近,在焰火地之外,带着朱批的特权神灵才能在这里得到灵气。

第三环,就是那些谪仙的居住地,第四环,是拒龙墙,第五环,是十二明神守卫的外门。

我们现在,就在第三环和第二环中间。

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,跟靶子的结构一样。

这个时候,周围呼啸而过,来了许多神灵,前来搜寻带着追龙印的外人,我跟在了金灵龙王身后,没抬头。

因为追龙印被斗篷挡住,他们看都没多看我一眼。

“那个主神,还没找到?”

“你也知道是主神,哪儿有那么好找的?”

“这次要是找到,那就立下大功了。”

我们跟他们擦肩而过,可就要走远的时候,听到了这么一句。

“但愿你有这个运气,可得抓紧了,听说刚才,寅明神抓住了一个。”

我心里一沉。

金灵龙王显然也觉出来了,拉住了那个说话的:“当真?抓住了个什么样的?”

“是个男的,好像——是个人。”那个谪仙摇摇头:“一个人,就敢跟着被废黜的主神往这里闯,短短几十年的命数,都急着赶紧过完。”

是程狗,还是哑巴兰?

“关在什么地方呢?”

“在西小楼呢。”谪仙回答道:“几个明神亲自看守——抓住了那个主神的党羽,那个主神一定会去救人,到时候,一网打尽。”

“咱们也去附近等着,万一这个百年不遇的彩头,落在了咱们身上呢!”

金灵龙王皱起了眉头,抬起头,看向了一个建筑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