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158章 血口喷人

这几个明神,表情都很凝重。

守在这里的,有三个明神,一个是个妖娆美女,长着水蛇腰。

一个是个小矮子,跟小黑无常哥俩还有皇甫球差不多,还有一个是个胖子,躺在一边,只打呼噜。

剩下的估计全跑到下面去了。

水蛇腰有些不耐烦了:“怎么这么久还没抓来,他们几个不会出什么事儿吧?”

小矮子意兴阑珊的说道:“哪怕是敕神印神君——他被这地方的困龙阵管制着,不会是丑明神寅明神他们的对手,巳明神,你先坐下,这晃来晃去的,我眼晕。”

“子明神,火烧上房了,也就你还坐得住,”被称为巳明神的水蛇腰皱起眉头:“敕神印神君的名声你不是没听过,在上头的时候,他能一个人压住祟,做了人,起手就是九五之尊,这一辈子,他脚踩四相,拳打东海,到了哪儿,哪儿不是一场乱子?咱们这是东天柱,他要是跟前几次一样,你等着天崩地陷?”

让水蛇腰这么一说,搞得我有点惭愧,也是,我上哪儿都跟八国联军进圆明园一样,闹个一片大乱。

子明神叹了口气:“那是那几个地方管事儿的都不大聪明——擒贼先擒王,射人先射马,要对付谁,就得先抓住痛点,咱们都知道,敕神印神君仁义,不会放着自己的伙伴不管,手里有这个底牌,咱们就输不了,再说了……”

子明神看似寡言少语,其实心思缜密:“这一次他来,咱们能抓住,说不定,就能回上头去了,是个百年难遇的机缘——活捉最好,抓住这个大人物,什么条件,不能跟上头谈?”

被称为巳明神的水蛇腰听了,这才叹了口气:“但愿如此吧……”

而这个时候,底下忽然一片惊呼的声音:“这是……”

“罗蛮子!”

“怎么是他,不是敕神印神君?”

“不咋!”

好了,西洋镜拆穿了。

底下是暴跳如雷的声音,好像是寅明神:“他怎么穿着敕神印的衣服?”

“抓错了……好一个敕神印神君,敢戏耍咱们这些明神!巳明神,子明神,现在就把把那个人质给杀了,脑袋挂出来!”

水蛇腰和小个子一惊,立刻站起来就要往外看:“抓错了?”

等的就是这一瞬,我趁着他们俩的注意力被吸引,一脚在墙上借力,对着人质就冲过去了。

虽然龙气被追龙印禁锢,被困龙阵限制,可抓出个人质的能力,还是有的。

风在我面前一掠,我一只手就抓住了人质,翻身冲着另一面窗户就撞了出去——只要能撞出去,就妥了。

可没想到,就在这一瞬间,一道神气以我意想不到的速度,突如其来,对着我就炸了过来。

这是——我心头一震。

那个打呼噜的大胖子,不知道什么时候,猛然睁开了眼睛。

“啪”的一声,身边的一切全部炸开,那道神气劈开了地板,一直蔓延到了窗外,“啪”的一声,樱木雕花的窗棱子,轰然全成了粉!

我立刻从那道神气左近避开,就觉出左边一阵烧灼——半只袖子人间蒸发,金麟一闪而过。

“龙气……”

这一下,巳明神和子明神猛然回头,两道子神气对着我就卷了过来。

巳明神的神气发绿,子明神的神气很细,却极为凌厉。

我背着那个人质翻身就躲——要是以前,这绝对没有问题,可现如今,身体因为追龙印和困龙阵的缘故,越发沉重。

勉强是避开了,巳明神的神气,从木地板上掠夺,大片木地板直接腐烂,子明神的,乍一看没什么力道,但是三秒过后,“啪”的一下全部炸起,后劲儿极大。

我立马换手,把那个人质推到了窗外,可一道粉白的神气追上来,挡住了我。

那个打呼噜的,站起来了。

他们三个盯着我,眼睛都极其明亮,并且,兴奋。

巳明神妖娆的水蛇腰一转,对着窗外就是一声大喊:“几位,上来吧——敕神印神君不用咱们请,自己来了!”

我后脖颈子顿时出了汗,不愧是曾经的正神,这三个已经是这么厉害,集齐了十二个,那不是张嘴吃亏?

跟传说之中一样,他们几个的神气,对龙族特别管用,简直身经百战。

我后背上的人质终于反应过来了,一把抓住了我。

可似乎嘴被封住了,说不出话来。

“也怪,”小个子的子明神死死盯着我,小眼睛一抹怀疑:“他不是被丑明神种了追龙印?印子呢?”

水蛇腰巳明神也皱起了眉头:“我就说,丑明神光认识钱,什么事儿能靠的住?”

可这个时候,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唷,你靠的住?你靠的住,你把他抓住呀!”

眼神不好的寅明神也跟过来了:“这个时候了,大家一起动手,把他抓住了,立功回上头!”

我心念一动,立刻说道:“丑大哥,你帮帮我!咱们不是说好了吗?我一进来,让你自己抓我,功劳全是你的,不让剩下那十一个占便宜?”

丑明神一愣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好哇!”巳明神大怒:“我说他是怎么进来的,原来是你监守自盗!我这就告诉九重监,要拿我们十一个当垫脚石?你这辈子,别想回去!”

丑明神大怒:“你血口喷人!”

十二明神是什么人,我一两句挑拨,按理说不至于让他们翻脸,不过,巧就巧在,他们彼此不合。

巳明神是故意借题发挥,丑明神是真的恼羞成怒。

这一下,丑明神大怒,反手对着巳明神就下去了:“我知道你为了那件事儿,早就对我怀恨在心,别找借口了,要拼你死我活,就今天!”

子明神一下急了:“什么时候了,你们俩不做正事儿,还……”

趁着那边一乱,我转身就跑,子明神觉察出来,就要追,可斩须刀一扬,面前的一切分崩离析,包括这个小楼。

趁乱往下一翻,我就撞出了窗户。

拜拜了您内。

果然,团结就是力量,不合就没希望。

到了下头,我把人质放到了安全的地方,解开了黑布:“你是怎么被抓住的?潇湘他们呢?”

黑布下露出了一张脸,我却一愣。

既不是哑巴兰,也不是程狗,更不是大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