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2160章 争抢灵气

竟然是不少野神,成群结队的挤在了这里。

也就是,跟丑明神“纳贡”,有资格进来的那些。

进来了不自己去吃灵气,在这里干啥?

为首的野神咳嗽了一声:“尊神,我们,我们是想打听一下,现在出什么乱子了?靠着里面,要怎么走?”

原来,他们进门之后就开始大乱,丑明神去追捕我,根本没指引他们,他们哪儿也不敢去,可眼看着,吃灵气的时间越来越短,实在等不住了,无奈之下才来问路的。

为首的谪仙大怒,一把将那个野神推开:“谁有空搭理你们那些破事儿,给我让开!”

为首的野神我有印象——似乎葵花岛野神的组织者,老成持重,很为那些野神所爱戴。

这一下,那个长者野神直接被掀翻,重重摔在了一边。

其余的野神一惊,纷纷上前去扶住了长者野神:“您没事吧?”

长者野神受了伤,后脑勺上的神气,正在往外泄露,但他还是摆了摆手:“是我不好,冲撞了尊神……”

那些谪仙立功心切,有一个,踏着长者野神就过去了!

一个带头的,剩下的都一拥而上,长者野神被压在下头,动弹不得。

我记得,这个野神原本是一块巨石,帮人挡过山崩洪灾,这才得到了香火。

其他野神也愤恨了起来,可自己的身份是野神,对面虽然是谪仙,好歹是吃正式香火的,只能忍气吞声:“还请尊神高抬贵手……”

“贵手?”那些谪仙冷笑:“你们这些邪祟,还真以为有几个愚民,上几根香,就能做神灵了?”

“是野神,就在乡下等着消亡,上这里来争抢灵气,你们也配?”

我心里顿时大怒。

哪怕是野神,虽然有一些野神是精魅出身,但既然能吃上香火,必然就有过功德,不然也不会有这种可以让他们来四大天柱的机会。

你们凭什么这么对待他们?

“怪可怜的,可惜咱们现在自身难保,也不好去管闲事。”夏明远来了这么一句:“出身,真是决定命运。”

那不一定。

“要不是这些野神四处乱窜,咱们说不定早就找到那个主神了!”

“也可能——主神就藏在他们中间呢!”

那几个谪仙说着,拿着那些野神当绊脚石,就要把他们用神气推开。

野神绝对受不住——他们的神气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,极为脆弱,再被谪仙的神气伤了,就消失了。

长者野神一愣,立刻护住了自己身边的野神。

其余野神,眼里也有了绝望。

那道神气张扬猛烈,长者野神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可就在这一瞬,“咣”的一声巨响,我直接挡在了长者野神前面。

九尾狐的气息喷薄而出,凌厉凶狠,那一大片谪仙,全部被掀翻了。

夏明远抬眼,愣住了:“你……”

那些谪仙抬起头盯着我,全愣住了:“这是——九尾天狐的气息!”

“九尾天狐不是被锁住了吗?他是天狐什么人?”

这些谪仙,眼力倒是可以。

而那些野神看着我,满眼难以置信:“你到底是……”

“这不打紧,”我回头看着那些谪仙:“我只是觉得,不公。”

“不公……”一个谪仙站起来:“我们是上头来的,有正统的神骨!他们算是什么东西,上这里来作乱?他们就不配吃这里的灵气!”

那些野神,都露出了自惭形秽的表情。

可我大声说道:“配不配,是你们说了算的?”

那些谪仙一愣,野神们也抬起了头。

“野神有三次来吃灵气的机会,这是创世神定下的。也是你们能拦的?”

野神们,似乎也是第一次见到,敢这么跟谪仙说话的。

“你好大的胆子……”有谪仙大怒,却被其他同伴拦住了:“这一个,不像是普通野神,他有九尾天狐的气息。”

“你到底是谁?”

我也没正面回答,而是扬声说道:“做神灵,就都是护佑三界的,你们立不上功,最多是继续受罚,可他们吃不上灵气,面临的是消亡,你们说,公平不公平?”

那些野神不知不觉,就缓缓站起来了,似乎也想起来了自己身上的种种辛酸——被人推上香案,却又被人遗弃,到了这里,人人看不起。

听我这么一说,那些声音,宛如万里雷鸣:“不公!”

“好!他们不公,咱们就自己去争一个公道!”我大声说道:“这里的灵气,本来就是你们的,想吃灵气的,他们不给,自己抢!”

那些野神的声音轰然扬了起来:“抢!”

这一下,谪仙们愣住了。

他们身份尊贵,可数量不多,野神全是草莽,可意气被点燃,宛如燎原之火,轰然对着他们就围了过来。

我一把抓住了夏明远:“咱们也去!”

那些野神汇集在一起,跟洪流一样,冲破了那几个尊贵的谪仙,奔着火焰口就冲了过去。

路上也有谪仙看见了,大怒,要来阻拦,可野神声势浩大,他们阻拦不住!

我们混在其中,离着火焰口越来越近。

众人拾柴火焰高,就是这个道理。

一片嘈杂之中,夏明远盯着我,出了神。

那种眼神,呆滞之中带了点崇拜,搞得我后脖颈子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:“你不认识我了?”

夏明远回过神来:“你——跟一开始是不一样了,这个感觉,君临天下,一呼百应!”

这种感觉——是本能。

从真龙骨里延续下来的本能。

景朝国君,敕神印神君,这样的事情,做过多少次了?

人多力量大,什么阻碍,都没拦住这些野神,没过多长时间,就到了龙母山脚下,吃香火的那一环。

那些焰火汹涌而起,一股子焦灼扑面而来。

后面的龙母山,巍峨雄壮,高耸入云,几乎接天触地!

数不清的云雾缭绕在龙母山周围,抬起头,一眼看不到山巅。

这种压迫感,简直,是梦里都见不到的奇景。

到了。

而这里的灵气,猛烈的,让许多野神站都站不住。

“这就是,天柱的灵气……”

那些野神盯着面前的龙母山,先是一惊,接着,欢呼了起来。

我奔着龙母山就要过去,可一只手,拉住了我的胳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