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162章 金毛巨犼

是一只犼。

但是,跟金毛不一样,那是一只极其庞大的身影——成年的犼!

这个犼比金毛大上许多,个头两米多高,快赶上一个平房了,浑身金色的毛,一丝不杂,跟后面的火光映照在一起,灿烂夺目。

它低下头看着我,眼里一抹精光,张开了大嘴。

跟金毛的习惯一样——像是看见了什么好吃的东西一样,流下了口水。

夏明远抬起头来,瞪大了眼睛:“这是……”

这就是,那个传说之中的守卫。

金毛犼,真正的,成年金毛犼!

金毛跟着我的时候,还是一个幼犼,当时已经很少有人能认出来了——因为大部分人认定,犼已经绝种,哪怕有,也不会在人间出现。

没想到,这个极其珍稀,能斗三龙二蛟的金毛犼,原来在龙母山,看守龙母!

我心里一沉,立刻后退,这就觉出,脚底下有什么东西,咔嚓就是一声脆响。

一低头,呼吸猛然一滞。

脚底下,是厚厚的龙鳞!

龙鳞极其坚固,没遇上特殊的东西,就绝对不会腐坏,而眼下,青色,赤色,黄色,黑色——密密麻麻,返照着面前那一大圈火焰。

夏明远的牙,格格的响了起来。

其实夏明远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——到底是夏家仙师的嫡传子孙,十来岁就敢一个人下黄河抓河妖,什么没见过?

可饶是他,也被那个庞大的金毛犼给震慑住了。

更别说,再一低头,见到了这么多的龙鳞。

他呼吸急促了起来,一把抓住了我,眼里忽然一抹绝望:“这好像——真的不是你能来的地方。”

是啊,为什么地上会有这么多的龙鳞?

除非,是这个金毛犼吃了数不清的龙——跟人吃瓜子的时候,吐出了瓜子皮一样,它把龙吃干净,吐出了龙鳞!

这个厚度——不见得比豢龙氏的万龙阵数量少!

难怪,传说之中,没有朱批,而私自靠近龙母山的龙族,就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,原来,它们是永远留在这里,龙鳞叠在了地上,骨血落入腹中!

下一秒,那个金毛犼一抖浑身的金毛,张嘴对着我就下来了!

那个速度,简直是带着雷霆万钧之势!

哪怕我自己也镇住了,可出于面对危险的本能,我翻身避开,顺手把夏明远拉出去了老远:“”跑跑跑!

夏明远被我一拉,踉跄了好几步,脚底下都是踏过龙鳞,哗啦哗啦的响声。

我扬起手,就要把他给丢出去。

可夏明远一把反手抓住了我:“那你怎么办?”

我就是为了龙母山来的,别说龙鳞了,不管什么东西,我都要踏着翻越过去。

我要重新执掌敕神印,我要把失去的一切,全拿回来。

而夏明远回头看着我,眼神一凝。

“后面……”

一阵呼啸席卷而来,奔着我的头顶就下来了。

我知道这金毛犼的目标是我,带着夏明远反而危险,于是一脚踹开夏明远,自己奔着另一侧翻过。

但就在这一瞬间,我忽然就觉出,这一次,没有上次那么容易。

金毛犼已经洞察到了我闪避的轨迹,先一步,一张大嘴,对着我就咬了下来!

我心里猛然一沉。

这似乎,是金毛犼的本能,它对自己的猎物,太熟悉了!

我一脚反蹬在满地龙鳞上,抬脚一踢,数不清的龙鳞下雨似的哗啦啦溅起,奔着金毛犼一挡,金毛犼稍一迟疑,我立刻翻到了另一边,回头看向了那大团的火焰。

只要冲过去,就是龙母山!

我翻身对着火焰就冲了过去——这一瞬间,我忽然想起了跟程狗一起看电视的时候,有个狗熊钻火圈,我还让程狗学习一下,说不定以后去天桥卖艺的时候用得上,没想到祸从口出,他没钻,我倒是先一步钻起来了。

可就在要冲过去的时候,身后一紧。

金毛犼以极其惊人的速度冲了过来,一张嘴对着我的脑袋就过来了!

这一下,极为精准,我一回头,就看到了两排尖锐的獠牙。

我整个人蒙了。

这一路上,我掉下过数不清的陷阱,打过数不清的妖邪,甚至遇上过三界最凶狠的祟,可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——即将,成为盘中餐的感觉。

更别说,现如今被困龙阵压住,身体极为沉重,根本就没有平时那么灵敏。

这一次——是要死了么?

可另一个想法,立刻炸在了脑海之中。

天河主还没找到,当初被贬谪下地的原因还不清楚,死在这里?

这么窝囊的死法,不是我敕神印神君!

金毛犼的牙齿落下,咬在了我头上。

金毛犼的眼睛一眯,已经露出了要享受难得的美味佳肴的表情,可就在这最后一瞬,我骗过了头,一只手撑在了它的牙齿上,一脚用力一蹬。

“咣”的一声,身体猛然脱出,被惯性带出去了五六步,脚下沙拉一声响,就落在了成堆的龙鳞上。

而我转过脸,就看到,金毛犼那偌大的头颅,也被我一脚蹬偏,身体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。

这个时候,才觉出胳膊一阵火辣辣的疼。

一侧脸,好么,胳膊上一层皮被撕裂,血汨汨的淌下来,一片粘腻。

别说因为困龙阵,龙气被压制,金龙鳞没法及时滋生,就冲着犼的牙齿,哪怕金龙鳞滋生了出来,也一样会被那两排牙齿直接撕裂。

自从真龙骨越来越大,我已经很久没吃过这种亏了。

这就是金毛犼——有资格坐在华表上,监视真龙天子,蹬龙对天咆哮,被视为上传天意,下达民情,唯一能克制龙族的东西。

而金毛犼低下头,盯着我的眼神,竟然也饶有兴致——像从从没想的,世上竟然能有龙族,能从自己的口中逃脱。

我吸了口气,虽然身体越来越沉重,也抬起了头。

没错,我跟其他的龙族,不一样。

“李北斗!”夏明远的声音由远至近的响了起来:“你没事吧?”

我一皱眉头,这货怎么又回来了?

但是越过金毛犼看向了他,这才见到,他身后,层层叠叠,许多身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