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2169章 金色算盘

身后一片沉寂。

除了他,没有别人。

这个人一开始,叫我跟寅明神猜谜,后来,又告诉了我犼的杀手锏,现在,还告诉我怎么克制这个肉地。

只有熟悉蜜陀岛的人,才知道这些事情。

但是蜜陀岛上,我除了金灵龙王,谁也不认识,唯一有可能的,只有他。

之前,金灵龙王说一个姓夏的“消亡”了,会不会,是夏季常算出来,我会在这段时间上蜜陀岛,假托“消亡”,好来暗中帮我?

夏季常肯定在这。

可他为什么藏头露尾?

怕十二明神发现?现在十二明神,分明是进不来的。

“夏季常?”

我忽然反应过来了:“你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?”

心里一阵懊恼,被困龙阵压的反应迟钝,我早该想到这了!

一开始,真正的夏季常失踪,而水百羽穿上了夏季常的五灵锦,想冒充夏季常,跟我反目成仇——可夏季常好歹是从摆渡门里修了仙的,他的五灵锦,想抢就抢?

势必,是夏季常出了什么事儿,水百羽才能得手,或者,夏季常出事,本来就是河洛和天河主,还有江辰水百羽,联系起来一起害的!

消亡……心里倏然一痛。

难不成,夏季常是为了帮我,才存心主动去“消亡”的?

“国君。”

那个隐隐的声音,再一次响了起来。

我听出来了,他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说出话来——为了一句话,也要积蓄很久的力量!

我想起来了,他和江仲离当初的约定。

他为了四相局,为了我,付出的跟江仲离一样多——搭上了自己的生生世世。

“你没事吧?你在哪里?”我环顾四周:“我要帮你。”

自己的龙气,眼看这样要被盖下去了,可我拼尽全力,看向了一个位置。

那个位置,模模糊糊,有极其细微的一点仙灵气。

奔着那个方向,我跌跌撞撞的冲过去,伸出手,摸到了什么东西。

被我这么一碰,一个人像是凭空出现,站在了我眼前,胳膊上挂着的,是冥参和天落银。

他一直给自己布设下了隐身阵。

能把我和十二明神的眼睛遮住的隐身阵,需要耗费多大的精气?

那个人极为瘦弱,颧骨和下巴,极为清癯,眼窝深深陷落下去,憔悴极了。

跟水百羽假扮出来的,和我在预知梦里,从桃花树下面看到的,那个仙风道骨的夏家仙师,判若两人。

可我还是一眼认出来了。

夏季常。

那个一直跟在国君后面的夏季常。

那个时候,他还不是这个样子的。

他比起贺兰昭的英气,江仲离的仙气,都截然不同。

他那个时候,体格魁梧,面貌敦厚,比起朝臣,倒更像是个商人。

真龙骨里的记忆,再一次复苏了。

哔哔啵啵,是打算盘的声音。

“国君,这是打下锦江府的钱粮——差上几百担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

“臣下早看中了北戎的那个谷仓啦!跟飞虎将军说好了,三更起事,断了送粮桥,烧了运粮船,二一添作五。”

长相敦厚,做起事来,却果决无比,雷厉风行。

又是一阵哔哔啵啵的声音:“这笔账,就够打下锦江府。”

“你怎么这么会算账?”

“臣下——家里以前是开米铺子的。”

“少东家?”国君一笑:“我小时候,很羡慕你们这种人。”

因为米铺子的少东家,是挨不了饿的。

“那是以前,”夏季常还是带着那个敦厚的笑容:“以前,我祖爷爷,一辈子没吃过高尖,我们家,常年量的是谷仓底下和车轮子下头碾出来的碎米,祖上的规矩,碎米熬粥比肉香——老鼠仓里掏出来的若是成色好,还要放到囤里呢!”

难怪这么精打细算。

可说到了这里,夏季常有些出神:“可惜……”

可惜,那些他们这些米铺子主人,一辈子也么吃过的“高尖”,“香粳”,在那场大乱里,被西狄的兵士砸开,全抢走了,不说好的,剩下的红米,糙米,也被蜂拥而来的饥民抢走,一粒也没剩下。

那一年饥荒,贩米的钱是借来的,他爷爷说,咱们是干这行的,不去贩米,好些人就饿死了。

他们家被逼债的人烧掉,他不明白,不是为了那些人不要死吗?

为什么,那些人,却要他们死?

他被祖父和父亲从火中推出,逃走,他想活下去,可他慌不择路,跌到了河里。

是国君给了他第二次命。

夏季常还是敦厚:“兵马未动粮草先行,臣下看中了七里地外那个稻子地——国君打赢,咱们的人,就饿不着了。”

那一次,大胜。

国君高兴。

“赐给夏季常,一个金算盘!”

哔哔啵啵,还是算盘响,但那是距离抢粮仓很久之后的事情了。

“五彩琉璃金砖,西蜀进攻,八宝莲花檐,南帝城紧一紧裤腰,总能送来……”

那个时候,他开始皱起眉头了。

四相局的花销,实在是太大了。

他鬓角,开始有了白发。

“辛苦了。”

“臣下爱打算盘。”夏季常微笑,盯着自己的腰间:“只愿不负厚望,给国君分忧。”

他跟江仲离,一左一右,是两个神算子。

从记忆之中回过神来,我见到,他的腰上,现在还依稀有一抹金光。

那个,金算盘。

多少年了,光洁如新,他一直没忘记当年的事情。

他一直都戴在了身边。

我抬起头盯着他:“是谁把你给害成这样的?天河主?”

他本应该,在摆渡门里等着我回来!

是天河主把他给……

这笔账,一笔一笔,我全要讨回来!

“臣下无能,只能捡要紧的说。”夏季常摇摇头,虚弱的声音接着说道:“拿着双烛蜡,一路往龙母山走,见到了一个大球,就到了,在双烛蜡烧完之前,离开这里。”

大球?

我抬起头,看向了面前。

视线虽然在火焰和困龙阵的双重压迫下,极为模糊,可也看见了,前头有个球形的轮廓。

“赔本的买卖,臣下不做,国君——也千万不要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