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174章 龙母灵气

这句话,让我心里木了一下。

不是响雷,也不是心痛,好像心死死的缩了一下,缩的太紧,反而一阵麻痹,像是最惊惧的时候,是没有余裕惊叫的,人会呆在原地,脑海之中一片空白。

那是绝望,知道做什么挣扎,都没用。

“放龙哥哥!”小龙女一把抓住了我:“你怎么了?”

我拼命想把锁紧的心舒展开,可越是这样,那种感觉越深重。

不,不对,像是在黑暗之中见到了一丝光,我应该相信潇湘的。

我死死抓住了那个信念,就好像溺水的人抓住了稻草:“你这话是从哪里听来的?是不是,弄错了?”

也许,不过是流言——我就被人冤枉了多少次,哪一次不是有鼻子有眼?

万一,万一是有心之人,故意挑拨我和潇湘的关系,故意让小龙女听到什么呢?

小龙女皱起眉头:“我就知道,你肯定不信,可——那是我亲眼看到的。”

“亲眼?”

我反手握住小龙女的手:“你看见什么了?”

小龙女微微皱起了眉头,显然我用的力量太大了。

松开了手,小龙女把手藏在了背后,低声说道:“我和阿满,都看见了。”

我想起来,阿满也跟潇湘仇深似海。

那个时候,神君性格大变,闭门不出,谁去找他,都会消失。

小龙女担心,过来看我,正遇上了阿满。

两个人一起顺着天河过来,小龙女想起了上次去天河找我,丢过一个小东西,顺手就要去找,结果,在天河接天的荷花里,见到了潇湘和天河主,正在天河深处。

天河主,握住了潇湘的手。

阿满和小龙女都愣住了。

平时,潇湘是天河最孤傲的神灵,除了敕神印神君,她对谁都不会多看一眼,更别说这种接触了。

可那一次,潇湘没有避开。

小龙女大怒,可阿满拉住了她:“白潇湘放着神君不要,偏要对不起神君——那倒是好事儿,我来做神君身边的人。”

小龙女则长了心眼儿,奔着神君所在的神宫就过去了,要第一个告诉神君这件事。

结果神宫已经被九重监围住了,她们没能进去,比起这件事来,神君的安危更要紧,她们哪儿还顾得上,可不长时间之后,神君在她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大婚——就在婚礼上,被打回了五爪金龙的元身。

别的神灵都说,神君镇压了祟,开始残暴自满,屠戮神灵,不配为神,可她们俩却认定,哪怕神君出了什么变化,也肯定跟白潇湘和天河主有关。

她们去要说法,要不出来,眼看着神君被镇压锁龙井,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她们没别的法子,只有跟九尾狐商量,帮着神君“越狱”。

这下,金龙坠落额图集,跟这件事情有关的神灵,全被重罚。

小龙女出身最为高贵,被压到了摆渡门,阿满贬谪成了随时会消亡的土山神,九尾狐出力最大,受罚最重,被九雷锁大江困住。

直到,我这一次,重新回来。

“所以,我和阿满,就认定是她勾结天河主害你——见你成了国君,她怕你想起以前的事情,故技重施,不过被国君发现,压入青龙局,直到,你再一次以现在这个身份回来了,她依然缠着你不放,放龙哥哥,你清醒点吧!你是尊贵的神君,你的选择太多了,何必非要选她?”

我点了点头,看向了夏季常。

“你带着夏季常,到安全的地方去。”

小龙女皱起眉头:“那你呢?”

“我去找龙母。”

我想知道的,还有很多,可事分轻重缓急,双烛蜡不够了。

“龙母山危险,我陪着你!”

“双烛蜡照顾不了三个人。”我摸了摸她的长发:“听话。”

小龙女愣了愣。

我转身,就奔着那个隆起的肉球过去了。

“放龙哥哥,”小龙女显然还是担心:“你……”

“我没事。”我摆了摆手:“双烛蜡快坚持不住了,你快走,我得,赶紧去找龙母。”

“那你万事小心!”

“知道。”

我生来胆子就大,因为知道,其实遇上危险,恐惧反而是绊脚石,人最需要的,是清醒。

可现在,我不敢去害怕。

我不敢去细想,那天在天河,潇湘和天河主,到底说了什么。

还有,有些事情,我必须得亲手查出来,亲眼看清楚。

既然如此,不如专注于眼前。

摒除一切与脱胎换骨无关的事情,我看向了那个大肉球。

没错,上面是有被啃咬过的痕迹。

金毛犼能啃咬这里,就说明,这是龙母山灵气最重的东西。

江辰当初,是不是也到这里来了?

越逼近,困龙阵带来的影响也就越大,而手里的双烛蜡,烧的也就越快,可地上肉质的抗拒,也就越小。

脚底下,开始从如履平地,到开始发粘,再到,那种吸吮的感觉,再次出现。

如果没有猜错,这个地方,应该是龙母被钉住的创口,这些肉质,是龙母的伤。

江辰当初,是怎么做到的?

放眼望过去,四处依然是没有程星河他们的身影。

尽快脱胎换骨,能力更强大,也许就能找到他们了。

而我吸了一口气,再一次,把手放在了那个肉球的齿痕上。

之前手放上去,整个人就差点被龙母山给吸进去。

可就从那一次,我就猜出来了。

就跟同气连枝的道理一样,这像是一个天平,谁的力量大,那天平就朝着谁倾斜。

要想脱胎换骨,除非,力量比龙母还大,才能从龙母这里得到真正的龙族血脉。

当然,这是一场赌注,赢得了,皆大欢喜,赢不了,自己就要成为龙母的粮食了。

不过,就连江辰都做得到,我怕什么。

我忽然想起了程狗之前跟我说的一句话——有钱的能氪金,没钱的,就只能氪命了。

触手,上面的质感,依然是柔软滑腻,而双烛蜡的光,也越来越小,像是缺氧情况下的蜡烛。

果然,那股子被吸吮的感觉,再一次出现了。

我调整了气息,正要反手用出同气连枝,可这个时候,一个声音从身后响了起来:“李北斗,你等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