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2180章 八荒诛邪

我翻过了沉在了肉球之中的那只手,之前跟龙母的胶着对抗,完全反转,那种巨大的力量,被我贪婪的反灌到了身上。

那力量太大,几乎要把这个肉眼凡胎给撑破,可我不管。

这个力量,和前所未见的强大与熟悉。

好像本来就是我的,现如今,不过物归原主。

我抬起了头,看向了面前这一切,远处,那些明神幸灾乐祸,近处,谪仙贪得无厌。

“多来一点,再多来一点!”

“能回去了!”

身上,一寸一寸的剧痛。

“他不行了!”

“那就快点!”

我的金麟终于出现,却开始分崩离析。

远处是明神们的叹息声: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”

“他躲不过——就从他在那个位置上残虐暴戾的时候开始,就注定这个灾祸,早晚要消亡。”

“不过,他要是不来咱们这里,也不至于像现在一样,尸骨无存。”

“还连累了大哥和卯明神……”

那些明神似乎看到大局已定,已经准备转身离去了。

“不对——”忽然午明神像是发现了什么,大声说道:“他身上的气息不对!”

其余的明神回过头,莫名其妙之后,忽然露出了满脸的惊骇:“他的鳞……”

那一层金麟,确实分崩离析,像是被挂下去的鱼鳞。

但是皮肤下,滋生出了新的鳞片。

比之前的残损薄弱的金麟,更坚固,更耀眼,金色龙气下,焕然新生。

“那是——五爪金龙的新鳞,有神气!”

“这——怎么可能?这里不是有困龙阵吗?按理说……”

什么叫理?

这种弱肉强食,就是三界的理?

那些谪仙却没觉出来,全部的神气,还是冲着我落下来。

一如当年在天河上。

好,那我,也守这个规矩。

身上那种看不见摸不着,却异常坚硬的东西,越来越强大。

之前的仁善宽厚,全部变薄弱,乃至消失。

你们欠我的,全得还。

那些谪仙的神气,忽然涣散。

他们愣了一下,对看了一眼,像是没明白怎么回事:“这是……”

但是下一秒,身上爆发出了极其强大的神气,一道金色以我为圆心,向着整个龙母山扩散,炸开,把附着在身上的谪仙,全部掀翻。

那种强大的力量,把面前一切,瞬间廓清。

像是很久之前,我一己之力,劈开整个混沌。

那些谪仙,被撞到了很远的地方,有一部分,挣扎不起来了。

还有一些挣扎了起来,死死盯着我,愣住了:“这个力量……”

十个明神也被那个力量震出了十来步,挣扎起来,看向了我这里,脸色全变了。

“神君……”

身后,哗啦啦全是石头坠落的声音,龙母山上的裂纹,越来越大。

“糟了……”

那十个明神,全僵在了原地:“龙母山……快,快把他给镇压住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!”

我已经站起来,居高临下,看着脚底下匍匐的一切。

只一道视线,就把那些谪仙和明神,给压的死死的。

没有谁,敢抬起头看我的脸。

甚至还有起来的谪仙,被我一震,重新坐在了肉质之中,接着,就是一声惨叫——注意力没放在自己身上,被广袤的肉质,直接吞噬。

其余的谪仙反应过来,纷纷站了起来——都是十二明神手底下的守卫,身上多少都有一些能避开肉质的东西。

可现如今,他们全慌了。

几个明神立刻大声说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一起上——咱们人多,不信镇不住他!”

可那些谪仙,已经不敢上前了。

别说他们,十个明神又怎么样——一样没有一个敢往前跨出一步的。

而且,作为大哥的子明神已经被拉到了肉质之中,剩下十个明神,群龙无首。

“那毕竟是敕神印神君……”

几个谪仙一咬牙,忽然就往后退,想从火圈逃出去:“我们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“那功德,我们不要了——哪怕回不了上头,至少,能保住神位……”

这一下,就把其余一些清醒的谪仙给带了起来,纷纷跟着那几个谪仙就要冲出去:“没错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——先保住神位再说。”

这地方,全乱了。

丑明神吸了口气,忽然就往前一步,挡在了火圈前面,厉声说道:“谁敢给我往后退!”

那些谪仙一下停住了,为首一个谪仙,已经在我的震慑下,失去了理智,依然对着外头就冲:“那是敕神印神君……”

可丑明神一把抓住了他,以跟外貌不符合的蛮力,直接把那个谪仙凌空提起。

那个谪仙一愣,面色死白,还想挣扎,可丑明神手上,一道神气亮起,那个想逃走的谪仙,神气四溅,瞬间跟捏在手里的土块一样,分崩离析!

所有的谪仙,全愣住了。

“养兵千日用兵一时,现在,正是拱卫东方天柱的时候,白让你们占着神位,吃着香火?”丑明神厉声说道:“你们自己选——是做逃兵,被我杀鸡儆猴,还是去把敕神印神君给镇压住,换取万世功德!”

那就是,怎么都是个消亡。

那些谪仙僵在了原地,露出了恐惧。

剩下的明神,默默站在了出口的方向,杀气腾腾。

那些谪仙,没有别的选择,既然怎么都是消亡——不赌也得赌。

他们犹豫了一下,重新回过了头来,看向了我。

不管三界什么身份的生灵,在死亡的威胁之前,怎么都会有一种求生的本能。

只要能镇压住我,这一场赌,就值得。

他们沉下了脸,神气大盛——被逼的大盛。

而且,这一次,他们也算有了经验,没有跟刚才一样,一拥而上,而是汇聚在一起,齐心合力,举起了一片强大的神气。

这像是个巨大的阵法。

十分巧妙,真龙骨里,有关于这个阵法的记忆。

这是专门用来围猎强大且恶劣的邪神的——八荒诛邪阵。

他们心里,全拿着我当妖邪!

四面八方,全被围的水泄不通。

就在那一大片浩渺星河一样的神气压下来的时候,我抬起了头。

消亡吧,这些敢阻挡在我前面的东西,全部给我消亡!

金色的神气席卷六合,冲着那一大片神气就撞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