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2183章 九重天雷

万钧雷霆,满天霹雳,顺着我的心念,轰然打在了八荒诛邪阵上!

他们猛然抬起头,盯着那个屏障,僵住了。

“这是咱们九重监的八荒诛邪,无坚不摧……”

可是,众目睽睽之下,“哄”的一声巨响,那“无坚不摧”的诛邪阵,宛如一层脆玻璃,根本承受不住这种天雷,霎时间,分崩离析!

而那一道雷霆,穿破屏障,落在了踩在长发男人身上那个九重监身上。

哑巴兰——那是我的兄弟,哑巴兰。

那个九重监抬起头,盯着雷霆,眼神滚过了一丝迷惘。

下一瞬,被九重天雷直接贯穿。

而这些神气,是从那些要用天雷诛杀我的人身上支撑起来的,屏障一碎,他们之前的得意,全部凝固,还没等反应,已经被天雷的光芒,全部掀开,落到了远处。

而一些离着近,比较弱的,那丰神俊逸的身影,被雷霆打中之中,神气倏然炸裂,就此消失,什么都没剩下。

那几个明神离得远,可盯着眼前这一切,也全愣住了:“那是九重天雷——他又能号令九重天雷了?”

杂乱的神气被肃清散尽,面前,是一股子硫磺的气息。

十分熟悉的味道,似乎以前,不知道闻过多少次。

我抬起了头,冷冷的盯着那些神灵。

漫天的乌云,依然交错在头顶,遮天蔽日。

但是,没有再按着九重监的心愿,对我落下来。

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
一个戴秤杆簪子的九重监挣扎着站起来,盯着我,满眼难以置信:“这地方,有困龙阵,而且,他明明还没完全脱胎换骨,怎么可能操控九重天雷?”

“你忘了,他以前是谁?”又有一个九重监站起来,满眼惊怖之色:“以前,他亲手平息了多少大灾,谁都知道,三界之内,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!更何况,这九重天雷以前……”

他看向了身边人,声音有了不受控制的后悔:“咱们是不是,不该这么做?”

可是,其余的九重监全愣住了,没有一个能回答他的。

难怪,刚才有九重监感叹,用雷打我不妥。

摸龙奶奶,屠神使者那两个兄弟,还有很多其他人都说过一句话,得罪我,当心天打雷劈。

因为,我以前,是能操控九重天雷的——九重监的执掌者,以前,是我。

记忆越来越清楚,当年,我在螭龙的代替下,遍体鳞伤逃出锁龙井的时候,也遇上过九重天雷。

可当初,我失去了控制天雷的能力,我身上,某个部分,在潇湘抓住了我之后,被锁住了。

我失去了最大的力量,才坠落额图集,转世为景朝国君,又从四相局借着江夫人的身体逃出,到了这里。

可是刚才,那个坚硬的部分,完全复苏——是龙母,帮我把那个力量重新生长了出来。

极其强大的气息,在我身上蒸腾而起——是前所未见,最澄澈的金色。

主极贵——世上除了我,没谁有资格拥有这种颜色。

“五爪金龙的上金气……”一个九重监的咬住了牙:“都给我打起精神来,他得到了龙母的力量,再不压,就压不住了!”

而陷入到了肉球之中的右手上,感觉到了龙母的意念:“区区一个三界,他们敢对你不敬!我儿,你只管去闹——哪怕将天捅出一个窟窿,母亲给你撑腰!”

三界最初始的平安,是怎么来的?

是因为我,是因为我们龙族。

我们挑起苍穹,平稳大地,护佑风调雨顺,让万物繁荣安宁。

我们理应站在最高的地方,这是我们应得的!

可现在,他们把我当成灾!

我盯着领头的那个九重监。

“淳于晖。”

那个九重监猝不及防,颀长的身影,猛然一震。

剩下的九重监,悚然变色:“他——想起来了?”

“可他的身体……”

我的声音,居高临下:“你忘了,你是怎么来到上头的?”

淳于晖胸口剧烈起伏了起来,眼神阴晴不定。

他以前,是个石头修成的散仙。

有两个精怪相争,一个恃强凌弱,一个忍无可忍,是他冒着自己被牵连的风险,帮助了弱者。

我喜欢他正直不阿,亲自破例提拔他到了九重监的。

其余九重监,都看向了他。

他低下头,眼里有了几分羞惭。

有句话,叫“磐石无转移”,其实,未必。

“你说过——他日若是叛我,天打雷劈,粉身碎骨。”

我接着看向了其余的九重监:“还有你们。”

有不少,低下了头。

他们都是因为我,才到了上头。

当初,我执掌敕神印的时候,他们对我唯命是从,忠心耿耿——他们都说,神君圣明,有神君坐镇,是三界之幸。

可是后来,人人说我是灾,他们作为九重监,冲在了最前面——要镇压了我,立功升迁。

“神君无道,暴虐成性,九重监得而诛之,保三界平安!”

口号喊得很响亮,把我拉到了锁龙井里。

淳于晖抬起头,忽然叹息了一声:“今非昔比,当初的神君,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,已经消亡了,你现在,是个肉眼凡胎——还是个为害三界的肉眼凡胎。我们九重监,你说过,三界为重,对事不对人。”

“好一个对事不对人——”我微微一笑:“只是,你们问心无愧吗?”

他们全不出声了。

当初,为什么镇压我,你们自己清楚。

而为首的淳于晖忽然抬起头,冷冷的大声说道:“这个神君,跟神谕之中一样——开始为祸三界,为保众生,九重监的,都起来!”

那些九重监的挣扎起来,身上的神气重新蓬勃燃起。

“可是……”有九重监靠近,看了看我,对淳于晖压低了声音:“这地方,有龙母的灵气,困龙阵加固,也压不住他,天雷,会为他所用,咱们——怎么办?”

而这一瞬,龙母山再一次发出了一阵轰鸣。

他们悚然抬起头,淳于晖咬了咬牙,像是下定了决心:“要想除掉他,只能用那个法子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