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186章 天钺碎片

我盯着淳于晖。

淳于晖上前了一步:“关于天河主的——你一定想知道。”

其余的九重监看向了淳于晖,都露出了惊疑不定的表情:“淳于大人,你……”

有些九重监忍不住了:“刚才信誓旦旦,说要对天河主尽忠,可现在,他第一个倒戈,这……”

其他九重监拦住,看向了淳于晖,声音也带了几分不屑:“这种两面三刀的小人,咱们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。叛主一次,就会叛主二次。”

想必,他们都认识齐雁和。

淳于晖谁也不看,只盯着我:“对你有用。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淳于晖上前,压低了声音:“其实,当年天河主……”

话没说完,他一只手,忽然对着我陷入到了龙母山的右手腕就削了下去。

一阵厉风,对着我就卷了过来。

他手里,不知道什么时候,抓到了一片斩天钺的碎片,不大,但是寒芒不减。

“当”的一下,那片斩天钺的碎片,就砍到了我手腕上。

一阵剧痛,龙气猛然溅出。

那些九重监本来跟看叛徒一样的看着他,可没想到,他抱了这样的心思,全愣住了,有反应快的,厉声就喊了一声好。

“不愧,是淳于大人!”

淳于晖眼里有了得色,嘴角露出一丝狞笑:“当年天河主做了什么——你永远不会知道。”

说着,手上神气爆发,就要把我的右手腕砍断。

“淳于大人,快!”

其他九重监看着胜利在望,都急了——分散在四处的正神,想必也已经把擒龙锁给准备好了。

可他面色一变。

因为他终于觉出来,斩天钺是削到了我手腕子里,可是,锋芒只是卡在中间,根本没法继续往下一分一毫。

淳于晖抬起头,难以置信的看着我的眼睛。

我缓缓说道:“我用同样的法子,罚过你。”

淳于晖的眼神一凝。

当年,淳于晖上了九重监,处理一桩野神伤人的事情,却犯了难。

那个野神,他认识——当初他得道,就是因为那个野神一念之差,点化了他。

他认定那个野神是自己的恩人,下不去手,偷偷放了那个野神。

我重罚——敕令斩须刀削他元身,一层石质。

那跟凡人的剐刑差不多——唯一的区别,是他死不了,只能活着受罪。

我告诉过他:“九重监最要紧就是公正,如同秤的秤砣,自己都做不到,怎么敕令其他人?”

九重监的人,只认公正,自己的好恶,一定要置之度外。

那个野神,还是消亡了,他从此恨我。

“我已经叛主一次,就不会再叛主第二次,可是……”淳于晖的声音,竟然带着几分苦涩:“以后,再也没人信我。”

这不能怪别人,是你自己,把应得的东西抛弃了。

而他抬起头,手上还要用力气:“这一次,我非得让他们知道……”

为了表明忠诚,重新获取其他人的信任。

可我的公道,谁给?

斩天钺还要往下陷,可一股子金龙气,猛然炸起。

淳于晖抬起了头。

那道龙气,是前所未有的强大。

那个斩天钺的残片,在手腕上,碎成齑粉,淳于晖盯着那一道光,眼里有了迷惘。

一瞬间,他的身体,被强大的力量整个掀开。

那片金色,照亮了整个龙母山。

那是我的龙气。

以暴虐闻名的龙气。

淳于晖的身体,消失在了龙气之中。

剩下那些九重监,一声不出,像是全被那道龙气给震慑住了。

但是与此同时,龙母山再一次发出了一阵响声。

巍峨入云的东方天柱上,出现了第二道裂痕。

“坏了……”

有九重监吸了口气:“不能再这么下去了,不把他拖入虚无宫,三界就完了!”

剩下的九重监虽然是被淳于晖给震慑住,但转过脸,死死盯着我:“这个灾……”

他们身上的神气,再一次炸起,数不清的九重监一拥而上。

“消邪祟,保三界!”

他们豁出了自己的一切——跟淳于晖说的一样,他们每个人,都不愿意我回去。

屠神使者紧随其后。

没谁对我的冤屈有兴趣,也没谁要帮我回答之前提出的那些问题。

看来,这还不够。

龙母山的力量,源源不断的从右手之中涌入,身上那种坚硬的东西,越来越强大。

数不清的金色雷电,接天触地,再一次对着他们劈了下来。

组成了一重密不透风的帘幕,谁也进不来。

数不清的九重监消失,有九重监忽然大声说道:“我们是九重监——是你,是你当年一手创立出来的!没了我们,三界将会大乱!九重监,是你自己的心血!”

我自己的心血?

“可你们当初,是怎么对待我的?”

有九重监一边躲闪,一边梗着脖子回答:“我们是为了三界!”

三界?

那我不是三界之中的一员吗?

九重监说是公平公正,为什么,不把我身上的事情,彻查清楚?

九重监的秤砣,已经不准了。

“你敢……”还有九重监色厉内荏的喊道:“我们代表了上头的权威,你要是敢把我们……那是万死莫赎的罪孽,永生永世,别想回去!”

笑话。

哪怕我放过你们,可你们会放过我吗?

你们的生死存亡,对结果来说,并没有改变,我又何必在意?

我能看到你们的未来——我也能决定你们的未来。

面前神气四溅——犹如自己亲手制作出了什么特别精美珍贵的东西,却被自己亲手打碎。

很残忍,也很痛快。

面前是一片一片的惨叫——我一早,也许就不该把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。

我要的,只能自己争。

暴虐的龙气贯穿七窍。

这些消亡,这还不够。

我要把更多东西屠戮掉,我要把遮在了眼前的混沌,全部廓清。

就跟很久很久以前那次一样。

躲在最远处的明神,已经没有任何声息了——面对无法战胜的恐惧时,谁也说不出话来。

而这一瞬,身后轰然就是一声巨响。

是龙母山,进一步崩塌的声音。

毁灭吧,不破不立。

也许,这种残虐决绝,才是真正的我。

而这个时候,隐隐约约,我听见一个喊声。

像是,在叫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