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190章 三界神谕

四面八方,全是呼应的声音,震耳发聩。

接着,源源不断的神气,四下汇聚,犹如奔向海洋的河流,对着龙母山,汹涌而至。

那些神气一起,巨大的裂缝,停止了往外扩散,数不清的山石,延缓了下坠的速度,接着,裂缝在他们手下合拢,收紧,山石被归拢,神气跟带来生机的春风一样,空缺的位置,生长出了新的山石,偌大的龙母山,收住颓势,裂纹被逐渐填平,山体重新稳固!

叶大人盯着那些茂盛的神气,眼神闪闪发亮。

这是极其恢弘的画面,若不是亲眼看见,谁也不会相信眼前的场景。

而剩下的九重监盯着眼前这一切,你看我,我看你,忽然就往后退了几步。

我已经能用敕神令了。

他们不可能再是我的对手。

可刚要转身,我对着他们要离开的位置,就抬起了手。

一道金色霹雳坠下,落在了他们面前。

那几个九重监,被巨大的力量,重重的撞到了后面,一路落在我面前。

叶大人盯着他们几个,眼神复杂——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:“我早告诉你们,三界总有个公道,你们自作聪明,就是不听!”

原来,叶大人回到了九重监的时候,开始清查关于敕神印神君坠地,和四相局相关的证据,可瞒不过其他监正,他们知道了消息,找到了他。

叶大人据理力争,可其他监正摇头——这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,而且牵涉这么大,你查?你有几个神位能顶,几块神骨能挨?

叶大人的脾气上来,谁也不怕,那几个监正也知道,拦也没拦——直接把他压在了九重监里,罪名,是挑动三界灾祸。

叶大人气的几乎要砸了九重监——可惜砸不开,

机缘巧合得到了帮助,就已经知道下头发生了什么事儿了。

三界将要有一个大祸患——跟神谕之中说的一样。

“真龙归位,三界必毁”。

所以,上头都认定了,绝对不能让我回来。

至于所谓的冤屈,一个“大灾”,能有什么冤屈?有冤屈,也没人在意,大家在意的,只是切身平安。

那几个九重监抬起头,梗着脖子:“我们是为了……”

“你么为了谁,我不管,”我盯着潇湘:“欠我的,就得还。”

那些九重监脸上,都露出了惧色。

潇湘的眼睛还是闭着的,我一只手摸在了她头上。

她的神气,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。

“神君……”叶大人盯着潇湘,犹豫了一下:“节哀。”

那几个九重监对看了一眼,也梗着脖子说道:“白潇湘本来就是戴罪之身,这不关我们的事——这是天劫。”

“对,要怪,且怪她在东海自己做的孽……”

我盯着他们,没说话,只是笑了笑。

可他们看着我的眼神,分明肝胆俱裂!

他们怕我,这是十分熟悉的感觉——我以前,见到的全是畏惧。

他们还没回过神来,忽然就发觉出不对,低下头,看向了自己身下。

那些肉质,重新颤动了起来。

龙母山,把他们身上的神气,贪婪的吸吮了下去!

那些九重监变了脸色:“你敢……”

我一只手,也陷入到了肉质之中。

找到了龙母的力量,把他们身上的神气,转成了龙气,重新灌到了潇湘身上。

叶大人瞪大了眼睛:“神君,他们……是最后的九重监了,要是真的有个好歹,那以后……”

那几个九重监立刻说道:“不错,要是我们出了事,那些神灵,谁来监察——你伤了我们,造下了大孽……”

“哪怕造下大孽……”我抬起眼睛看着他们:“谁来罚我?”

那几个九重监眼神定住了。

诛杀九重监,当受九重雷劫。

可我现在,已经重新想起执掌九重天雷的法子了——你倒是试试看,哪一道九重天雷能打我?

“再说,谁说他们是最后的九重监?”我回过头看着叶大人:“不是还有你吗?”

叶大人一愣。

“以后——九重监,你来做大监正。”

九重监是监察机构,九个监正互相监察,大监正,就是一个人独揽大权,能掌管整个九重监!

叶大人瞪大了眼睛,冷静惯了的表情,也慌乱了起来:“我?那不行,我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叶大人身上,神气的颜色,就出现了变化——青色神气,往上澄澈了一层!

相当于吃阴阳饭的,升了阶。

那些九重监的盯着叶大人身上的神气,瞠目结舌:“敕神印……”

难怪——天河主想方设法,要把敕神印给拿回去。

我身上有这种能力,他怎么可能不畏惧。

生杀予夺,全在我一念之间。

我没抬头,只全心全意,把那些九重监的神气,归拢到了龙母山,转化成了龙气,源源不断供给潇湘。

很快,那几个九重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终于,有九重监忍不住了:“神君,请你看在我们是为了三界的份儿上——这些年,我为九重监尽心尽力……”

“对,”剩下的九重监接着说道:“而且,我们是听令而行——我们能有什么办法!”

“那好,”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:“你们告诉我,之前,天河主对我做了什么,现在,他又在什么地方?”

日子够久了,到时候了。

他们几个互相看了一眼,说不出话来了。

哪一方,他们都不敢得罪。

所以,你们,没有为了公道尽心尽力,只是为了天河主尽心尽力。

他们还想张口,可实在不知道说什么,眼看着自己的神气越来越黯淡。

他们消亡了。

看来,天河主是个很可怕的存在——比我,还要可怕。

而这个时候,叶大人看向了潇湘,又看了看我,满眼担心。

他跟潇湘是没有交情的,只是,他在害怕——怕我会因为潇湘出了什么事儿,做出更可怕的事情来。

这个时候,一个身影推开了火焰,闯了进来。

小龙女。

“放龙哥哥,我刚才听见……”她盯着潇湘,也怔住了:“白潇湘……”

潇湘的神气,得到了龙气,也依然一片晦暗。

可我没放弃,手上的龙气,依然源源不断对着潇湘灌过去。

九重监的不够,就用我的,我的不够,就跟龙母借。

可小龙女拉住了我的胳膊:“放龙哥哥——没用了,白潇湘怕是熬不住了……”

我没有表情:“我不许她熬不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