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206章 抽屉的手

没有人能躲在那么小的抽屉里。

那不是人。

高老师是不是,在房子里,留下了什么?

回到了门脸,果然满满当当摆着一桌子菜,有几样真是不错——鲜笋,粉丝豆皮煲,金针菇卷,都极为精致。

是江采萍做的——照着江采菱的说法,江采萍其实什么都知道,除了关于她自己的事儿。

食指大动的同时,心里空落落的,现在程狗要是好起来,肯定会想方设法,去夹走最大的那块。

白藿香面前也放了几盘菜,一如既往是黑漆漆的。

她注意到了我的视线,立刻眼巴巴的给我介绍:“这是葱爆羊肉,那是烧茄子……”

都是一个色的,团团黏黏在一起,根本看不出头尾。

白九藤偷偷拉了我一下:“算了,致癌。”

没人敢吃白藿香那几分焦炭。

白藿香颇有些失落。

我一低头,却看见白藿香手上,有一串燎泡。

苏寻摇头叹气:“你平时不是挺聪明的吗?干嘛为了自己不擅长的事儿,把饭碗搞砸了呢?这也不值得啊。”

白藿香却鼓起了腮帮子:“怎么不值得?人这一辈子,只要做了自己想做的事儿,那就值得!”

话虽如此……

其他人互相看了一眼,都没多说——除了白九藤,大部分人都怕被她给毒哑了。

我则把筷子伸过去,夹了一块。

白藿香的眼睛瞪大了。

其他人看着我的眼神,仿佛在看一只自愿献祭的羊。

别说,这玩意儿看着跟焦炭一样——吃着也跟焦炭差不离。

白藿香盯着我,眼里全是光——她已经很久没这么高兴了。

我吃过的苦受过的罪不少,这算什么程度?能忍,就是不好咽——拉嗓子。

白藿香今天吃得格外香,也格外多。

只可惜,一餐饭还没聚完全,程狗和哑巴兰,到现在也没醒。

潇湘和河洛就更不用说了,她们不食人间烟火。

倒是齐雁和被锁在了个地方,看着我们吃东西,似乎是有些羡慕——他是个墙头草,哪里强大往哪里倒,也有一样,他很爱热闹。

最怕的,好像就是孤独。

他的成长历程,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,总之,肯定不甚温暖,不甚光明。

到了房里,潇湘正在摆弄一些小东西——哦,是那个铁皮盒子。

装着我小时候那些玩具的。

潇湘用心的摆弄了起来,其实那些东西很旧,锈迹斑驳的。

“脏,”我说道:“我给你擦擦。”

“不用,”潇湘摇头:“这些东西很有趣——通过这些东西,似乎能弥补我心里一些缺憾,我跟你分开的时间,实在是太长了,错过的,也太多了。”

“还有以后,来日方长。”

潇湘摆弄着一个塑料飞机,难得的露出了几分笑意,那个笑,美的像是春风吹走了腊月,满眼全是温柔:“真想看看,你玩儿这个东西的时候,是什么模样。”

不愧是三界最美丽的神灵,不管看了多少次,总是惊艳如往昔,难怪,大山魅就因为看了她一眼,自惭形秽,深知这辈子都赶不上,堕入了魔道。

那个时候,虽然没什么人跟我玩儿,不过,摸爬滚打,上树下河,虽然灰头土脸,倒是十分快乐。

是一个普通人的快乐,不,应该说,是个比一般小孩儿倒霉一点的普通人。

潇湘摸了摸我的手,眼里全是遗憾。

“虽然还有以后——过去的,终究是回不来了。”

她靠在了我怀里。

我轻轻摸了摸她的长发,是熟悉的冰冷的香气。

人要往前看嘛——我刚想说话,忽然就从镜子里,发现潇湘的眼睛,看向了斩须刀。

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。

那跟刚才的绝美不一样,是个陌生的眼神。

那个以后——也许,迷雾重重,危机四伏。

但那眼神不过是转瞬之间,她抬起头来,盯着我,眼里全是缱绻温柔,完美的手划过了我的脸,依恋的说道:“看你,总是看不够。”

我对她笑。

不管是什么迷雾,我都能拨开,我必须拨开。

我想起来了高老师的房子,看向了那个方向。

潇湘也觉出来了,从我怀里抬起头,看向了那个位置,缓缓说道:“你也看出来了?”

“高老师的房间里,我看像是藏着什么奇怪的东西,”我看向了潇湘:“你知道是什么吗?”

“你想去看?”潇湘微微一笑:“那咱们,一起去看看。”

她带着我下了楼,一低头,就看见楼梯转角,隐隐约约,像是有一个人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