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2208章 怨气之吊

对这地方,记忆特别深刻。

小时候肚子时常没有油水,有时候放学回来,高老师就会对我招手,神神秘秘的把我叫到了他的门脸来,从这个大柜子里,给我掏什么东西。

有时候是“油葫芦”——白面裹着时蔬,炸成金黄酥脆的蔬菜丸子,有时候是“婆婆馍”,栗子面裹着红糖,一咬一兜甜汁。

节日上,除了粽子和月饼,他还会给我预备端午的红布“虎小子”(音同护小子,保佑男童用的),中秋的平安圆符。

一样一样,都是从这里掏出来的。

高老师很疼我,要是有爹,也就是这样了。不过高老师出去收东西的时候多,留在铺子的时间少。

哪怕潇湘从杨水坪跟上我,带回来了之后,也是高老师给我找了探灵玉——那个探灵玉的钱,到现在也还没还给他。

不能让他这地方,出任何事儿。

我已经看见了,面前,一股子妖气。

一只手拉在了抽屉上,就觉出里面的东西在瑟瑟发抖,死死往里缩。

在抗拒我的手。

可抗拒不过。

金气隐现,我一只手就拉出来了。

抽屉一出,白藿香看清楚了,顿时就“咦”了一声。

满满当当,是一抽屉白色的东西。

好像一团子发面一样。

不过那团子“发面”,正在蠕蠕的动。

一个东西一闪而过——是一只黑色的眼睛。

看清了我,飞快的翻到了“发面”底下。

虽然只有一只眼睛,可也看出来了,那眼睛里,满是恐惧。

与此同时,身后冷不丁一阵响声,像是有什么东西,在疯狂的拍打窗户。

回过头,就看见了一个身影。

那个身影,吊死鬼一样悬挂在了窗户上,两只白胳膊,没有一丝血色,在疯狂的拍玻璃。

好长的头发,垂下来,盖住了整张脸,只露出了一个尖下巴。

尖下巴上,有一只鲜红的嘴。

白藿香看清楚,呼吸一滞:“那是——怨吊?”

所谓的怨吊,是介于死人和长毛的之间的一种东西。

吊死鬼害人,就一个目的——把环套在了别人的脖子上,换取自己重入轮回。

而长毛的害人,是图人的灵气,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强大。

怨吊是吊死鬼跟长毛的结合产生的,极为稀少,老头儿就给我讲过,说某旅店一个空屋子一直住不了人,因为有个吊死鬼。

老板很愁,有人献计——长毛的喜欢往人的空屋住,你可以打点祭品请“灵”(这个“灵”算是对长毛的尊称),“灵”肯来,就好办了。

用现在的话来说,只有魔法能打败魔法。

老板依计而行,在门口摆酒肉香烛,果然,半夜就听见敲门声——是“灵”接受邀请来了,感谢老板。

老板忐忑一晚上,第二天打开门,好么——一个貉子吊死在了梁上。

貉子化成人,被不识泰山的吊死鬼拉了替身。

这下吊死鬼和貉子算是两败俱伤,都倒了霉,这种极其稀罕的情形下,就会产生出“怨吊”。

这东西很强大,兼具长毛物的灵气和死人的邪气,不停地害人,那个旅馆后来成了鬼店。

那种东西跑这里干什么——这是个空屋子,无人可害。

除非,这东西是看中了空屋子里的某种东西。

那个怨吊盯着我和白藿香,散乱头发下依稀露出的血红眼睛里,都是恨意。

这东西似乎很着急啊。

我回头看向了那个抽屉——那个抽屉里的东西,抖的更厉害了。

是为这个而来的?

我就把抽屉转手合上了。

白藿香看着我,刚想说话,忽然外面“咣”的一声,那个怨吊跟疯了一样,对着窗户就撞了起来,接着,伏下身子,像是在嗅闻什么。

似乎,是在找能进来的方法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它还真发现,底下有个窟窿眼,奔着那个窟窿眼就进来了。

一阵阴风挤了进来,那东西奔着我就扑过来了。

一只手抽出斩须刀,金色龙气喷薄而起,寿衣旋,对着那个怨吊就下去了。

这个怨吊阴气极重,不知道吃了多少人了。

相见是缘,既然到了我这,那就送你一程。

那个东西眼里的狠厉倏然变成了恐惧,恐惧还没消退,金龙气霹雳一样的落下,把面前的一切,全部廓清。

斩须刀呛的一声回鞘,面前那一团黑雾才刚散开。

回头看向了那个抽屉。

白藿香也跟着我的视线:“这里面的……”

真龙骨里的记忆已经逐渐浮现出来了。

“这种东西,叫仙肉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