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22章 柏木神棺

贵妃盯着我:“主上果然还记得。”

这个丹凤朝阳穴,原来还是那个江仲离给点的,这顿饭可真没白请——搁现在,你给人点这么好的穴,没几百万都下不来,更何况这种穴还是可遇不可求的,你想找都没地方找去。

而且,一个被处死的妃嫔,自然是不可能拥有殉葬奴婢的,只怕这些金银财宝,也是那个江仲离找了什么借口,才给她留下殉葬的。

这么知恩图报?我倒是对这个江仲离越来越感兴趣了,也不知道我跟他到底有什么缘分,他设计的四相局,要我来破。

看他这个本事——我忽然觉得后心一阵发凉,他会不会几百年前,就算出了四相局的下场了?

莫非也是当年的天阶?

天阶只怕都没有这么神!难不成,世上有比天阶更高的等级?

但我马上回过神来,接着就想跟贵妃打听打听四相局和江仲离的事情,可惜贵妃跟城北王一样,死的早,没见证景朝是怎么覆灭的,更不知道江仲离后来的下场。

哎,可惜……

这时程星河捅了我一下,低声说道:“我瞅着,这个贵妃好像还是挺爱你的,你看她冤屈也说的差不多了,煞气有没有少一点?”

程星河这话说的倒是在理——在很多地方,现在还有这个风俗,要是死人咽不下一口气闹事儿,可以想法把死人招到了神婆身上,借助神婆的身体吐露冤情,吐露完了怨气消散,事儿也就了了。

老头儿在我们前街也处理过这种事情——一个儿媳妇长期虐待婆婆,把婆婆活活打死了,谎称婆婆是自己摔的,但是他们家一直家宅不宁,这就请老头儿去看看风水。

老头儿二话没说找了个神婆,神婆被婆婆上身,把元凶指出来大骂,虽然儿子爱媳妇,并不肯追究媳妇的责任,但婆婆吐出一口恶气,也就不闹了。

这事儿倒是把我气得够呛,想不通怎么那儿媳妇就白把婆婆打死了,一点报应也没有,还偷着砸了他们家玻璃好几次。

我就观察了一下,可惜十分失望——这个贵妃,脸上还是凶气密布,看来这事儿对她来说真是没完。

于是我就壮着胆子问道:“我也知道你死的惨——那,那些村里人,和那些天师,也都是你吃的?”

这话问的提心吊胆——怎么也跟杜蘅芷相识一场,真要是知道了她的死讯,给她收尸,那心情肯定也是不好受的——尤其是见了那个“淘气”的尸体以后。

谁知道,贵妃皱起眉头,问道:“天师?什么天师?”

啥玩意儿?这贵妃不知道天师的事情?

我不由跟程星河对看了一眼,贵妃犯不着骗我,真要是跟她没关系,那杜蘅芷和那些村民上哪儿去了?

我赶紧又问了一句:“那……白玉貔貅呢?”

贵妃显然没听明白这句话:“何为白玉貔貅?”

不对啊,那些村民,不是托梦说自己是被白玉貔貅给吃了吗?

但是现在看来……我还想起来了,当初老三被抓的时候,我看到了一个带着宝气的巨大黑影,那个黑影的气息,跟这个贵妃血魃并不一样。

这就有点乱了,横不能把她冤枉了吧?

我连忙问道:“那你醒过来之后,吃了多少人?”

没想到,一听这个,那个贵妃的柳眉瞬间就竖了起来:“只有一个,敢侵犯妾身的,妾身也不能杀吗?”

侵犯?

原来当初那个江仲离把她存在这里,知道这里是个风水宝地,应该也是怕这个贵妃怨气大,又有贵命,有可能会起尸,所以用了几重方法来压她。

第一用了翡翠定尸珠——那东西辟邪,能镇住行尸,塞嘴里行尸动不了。

第二用了神荼郁垒定尸咒——用朱砂画在了尸体的身上。

第三用了神柏定尸棺——这个棺材,是北海千年神柏木做出来的,不管是什么行尸,进去就出不来。

可偏偏天雷那天把墓穴给打了,墓地的宝气露了出来,引来了淘气和老三等人。

而愣头青那天偷走了定尸珠不说,背着大家偷偷摸摸的回来了,其实是想着把贵妃的朝服也扒下来——这些金银珠宝都是有价的,但是那种朝服是无价的,当着那么多人,他也知道这事儿王八蛋,没敢吭声,后来才抄回来,想独吞了朝服。

结果他剥朝服的时候,有了两件倒霉事儿,一是太着急,手被贵妃头上一个金凤衔珠簪划破了,第二是朝服上的神荼郁垒咒被他给撕坏了——淘气自己是童男子,都说童男血辟邪,但是在行尸这里,血腥气倒是能把行尸给激的起了尸。

贵妃本来就饱含怨气,一下就变成了血魃,把淘气给吃成了骷髅架子。

卧槽,这么说来,杜蘅芷和其他村民的失踪,跟贵妃竟然没关系,那所谓的白玉貔貅,到底是什么玩意儿?

特么还另有真凶?

还没等我想明白,贵妃忽然对着我就过来了,含笑说道:“主上到底还没忘了妾身,想必,是来常伴妾身左右的……”

快拉倒吧,你害了那么多无辜女人,那个景朝国君要是还活着,忘不了你也是因为恨你。

而她说着,忽然露出了一脸凶相,对着我就扑过来了:“且请主上,践行前言,今生今世,只对妾身一个人好……”

我清清楚楚的看见,她对着我张开了一排尖牙!

程星河也毛了:“啥意思,要吃了你,跟你合二为一啊?刚才还说得好好的,现在怎么说吃人就吃人?女人心海底针,真是一点错也没有!”

我拽过了程星河就闪开了,立马跟程星河使了个眼色——这东西太猛,咱们对付不了,只能智取。

程星河脑子很快,也看了一眼柏木定尸棺,意思是知道了。

我们是打不过她,但是要是可以绊倒了她,说不定有点希望。

于是我挡在前面,引那个贵妃,眼角余光就看见,程星河飞快的地上弹出了不少的红线。

也不知道这一招是他在哪里学来的,跟小女孩翻花绳一样,用的很熟练。

不过我现在也不能行气,引了不长时间,体能就支持不住了,忍不住就想催他快点,可这个时候,程星河大叫了一声:“七星,跑!”

我侧身一翻,程星河死死用了劲儿,只见地上的红线从四面八方迅速收拢,瞬间束在了贵妃的脚腕上,把贵妃给倒提了起来!

贵妃哪儿想到我们能玩出这一招,挣扎着就要抓我。

我赶紧躲开,说程星河真是厉害了!你比套马杆的汉子还威武雄壮!

程星河得意洋洋的就说道:“我以前上山,就靠这个独门绝活才没饿死——不管狍子小鹿,一套一个准。”

我还真是第一次看见程星河这方面的本事——这要是以后不干这一行了,跟他上山也饿不死。

我连忙就引着程星河,跟操纵起重机一样,把不断挣扎贵妃给吊到柏木定尸棺里。

看她这个样子,其实挺凄凉的,不过……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呢。

我自己就去找棺材板,好把她关在里面——这事儿得争分夺秒,程星河的线支撑不了多长时间。

但就在这个时候,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兴奋声音:“好玩!好玩儿!”

我一皱眉头,这是……摸龙奶奶那个小孙子的声音!

紧接着,一个小小的脚步声奔着我们这里就过来了,对着我们又踢又打:“你们松开,我要翻这个花绳!”

而摸龙奶奶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:“听见我孙子说什么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