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223章 我认识你

贵妃毕竟是个血魃,现如今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我,声音也阴森了下来:“主上,又来骗我?”

她脸上的凶气骤然爆发,看意思要是能下来,非要活撕了我。

程星河歪头也往身后看,那小孩儿已经凑过来了,不愧是名门之后,对着个血魃也毫无惧意,反而对着程星河连撕带咬:“给我!给我!”

真要是松了手,血魃反扑,我和程星河非交代在这不可。

程星河狗脾气也上来了,大难当头哪儿还顾得上尊老爱幼,一句“走你”,一脚就把那小孩给踹飞了。

“奶奶!”熊孩子落地之后半晌才反应过来,扯着嗓子大叫了起来:“他们欺负我!”

摸龙奶奶的声音冷不丁就逼近了:“那是他们不想活了……”

前面是满脸凶光,摇摇欲坠的贵妃,后面是摸龙奶奶,真可谓是乌龟趴在门槛上,进退都要摔一跤。

不偏不倚,这时程星河骂了一句娘,我一瞅,脑瓜皮都炸了,小孩儿刚才这么一抢,好几根红线缠在了一起,眼瞅那个贵妃就直接掉下来了。

越坏的情形越不能慌,我抄起了棺材板子,对着那个贵妃拍了过去,想把她直接打在棺材里。

可这个时候,一个东西从身后啪的掉在了我手上,我还没看清楚是什么,“啪”的一下,我眼前就被一道光灼的发了白,接着手上瞬间一阵剧痛——日了狗了,那个小孩儿扔过来了一个炮仗炸我!

而摸龙奶奶的声音愉悦了起来:“乖孙干得好!炸他们!”

我实在是想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操作——天阶就可以随便把人推虎口里?

手指头应该是受了伤,条件反射就松开了,棺材板子跟贵妃同时落地,耳边就听程星河嘀咕了一句:“这下是薄荷味棒棒冰——凉透了。”

果然,一股子阴气对着我就扑了过来,瞬间把我压倒在地,肩膀上先是一凉,紧接着就是一股剧痛,卧槽,开始咬人了!

那个声音响在了我耳边:“咱们说好了,生同衾,死同穴……”

这也太让老子愁肠百结了,跟你说好的不是我啊!

程星河跑过来想把贵妃拉开:“你他妈的认错人了……”

贵妃猛地回头,皱起了眉头,一只手奔着程星河的嗓子就卡过去了。

她这么一抬,我这里倒是有了一点空间,我直接把七星龙泉抽了出来,对着她就砍了过去。

丹田剧痛到爆炸的程度,但是疼的时间长了,也习惯了——潇湘以前也没少训练我。

七星龙泉的煞气瞬间炸开,贵妃想不到我还带了这么个杀伤性武器,脸色顿时也是一变,翻身就往后闪避,我早看好了,一脚挡在了她绣花鞋下,只听“当啷”一声,她不偏不倚,就摔到了神柏定尸棺里。

老天有眼,我终于能走运了!

肾上腺素让我脑子里一片发白,接着抄起了棺材板子,一下扣在了棺材上。

在棺材板被合上的最后一瞬间,她忽然嘶声说道:“我要你心里只有我一个,有错吗?”

我看着她那张绝望又怨恨的表情,心里忽然一动。

这句话……好耳熟,是不是以前有人跟我说过?

但是没等我想起来,程星河往前一扑,三长两短五个镇魂钉就结结实实的楔在了棺材板子上,里面一开始还在剧烈挣扎,但是很快就没声音了。

我这才松了一口气,可算是搞定了。

可这口气还没出匀,忽然觉得一个“嗤嗤”燃烧着的东西掉在了我屁股上,我顿时虎躯一震,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刚才那个好险害死我们的鞭炮。

果然,还没等我回头,那个鞭炮已经在我身上炸开,这一下把我皮都炸麻了,刚才对付血魃已经用了全部的力气,不由“哎呀”一声从棺材上滚了下来。

那熊孩子恶狠狠的看着我:“叫你们欺负我,活该,炸死你,bang!”

程星河实在是受不了了:“我他妈的从来不打小孩儿,看来今天要破例了……”

可话音没落,我就看见五团黑影奔着程星河就扑过去了,是上次那种五鬼搬运术!

一句小心还没喊出来,程星河“哎呦”一声,蜷缩在地上成了个虾米,抱住了肚子,脸色一白脑门上都是汗:“卧槽……”

他刚才踹了熊孩子一脚,摸龙奶奶这是要报仇啊!

一股子火涌上来,欺负我也就算了,特么欺负我哥们,这事儿就没那么好办。

熊孩子一看高兴极了:“不够!不够,我还看!给他弄哭!”

摸龙奶奶宠溺的摸着孙子的头:“乖孙想看,奶奶这就让他哭!”

可我已经把七星龙泉攥住了,看清楚了那几团子黑气,也不管毛线的引灵针不引灵针了,对着那黑气就横着削了过去。

那几团子东西一下就被我劈开了,小孙子见状气的横蹦:“他扫兴!他扫兴!”

而摸龙奶奶脸色一沉:“他还真是活腻了……”

话音未落,我忽然觉得一只手就死死的卡在了我脖子上,直接把我怼在了墓室墙上。

我心里顿时毛了——好快……

面前对上了一张老脸,刚才摸龙奶奶还在棺材附近,她是闪电侠,会瞬间转移吗?

我听见了自己脖子在她手下发出了“格”的一声。

程星河见状立马大叫了起来:“死老婆子,你他妈的松开他!”

说着就往这里扑,可他没扑起来,人就被绊倒了,摔出去了老远。

我立刻行气,可才刚搭上了摸龙奶奶的手腕,眼前慢慢就白了,摸龙奶奶那张脸在我面前左摇右晃,快成了三重了。

这感觉——像是喝多了,快睡过去一样……

隐隐约约,我听见程星河喊:“据说他是首席天师李茂昌的儿子,你要跟天师府作对?”

摸龙奶奶的声音离我我虽然近,但是跟信号不良似得,已经带了微微的杂音:“那个毛头小子算什么东西?再说了,我把你们俩全杀了,谁会知道?”

好一个心狠手辣的老太婆……你这么大岁数了,打打杀杀有啥意思,特么不能跟普通老太太一样去跳广场舞吗?

这个时候,我只觉得嗓子里又腥又甜,一股子铁锈味儿就不受控制的从嘴角客流出出来了,落在了摸龙奶奶的右手上。

我已经看不清东西了,只略微听见程星河在吼。

妈的,被个老太太掐死,这算他娘一个什么死法?老脸丢尽了,英勇的形象被这老太太彻底毁掉了……

可就在这个时候,摸龙奶奶的手猛地松开了。

我顺着墙就滑了下来,抬起眼,视线逐渐清晰起来,发现面前的摸龙奶奶竟然一脸惊惶——像是,被什么给吓住了一样。

奇怪,发生什么事儿了?

岁数大了就是岁数大了,难道她紧要关头犯了心脏病?

不对……我还注意到,她一只手摸着自己那个摸过龙的右手,甚至还后退了一步,嘴唇都哆嗦了起来,喃喃的就说道:“你是……”

这表情跟认识我一眼,怎么地,你也有熟人长得跟我很像?

我这大众脸到底大众到了什么程度了?

程星河已经扑过来,一看我没事,回头对着那个老太太就吼了起来:“死就死,老子闭上眼也得跟你拼了……”

他这点跟我一样,可以打不过,但绝对不能怂。

而摸龙奶奶还没从惊疑之中反应过来,竟然还真让程星河一膝盖顶在了肚子上。

我心里当时就一提,卧槽,这老太太这么大岁数了,这一下把她打死,我们俩就真的得上梁山了。

但是老太太桐皮铁骨,非但没事儿,一翻手腕子,竟然倒是把程星河掀出去老远。

怎么也是个死,真还不如跟这个死老太太拼了,我立刻行气,要抽七星龙泉,忽然觉得不对——摸龙奶奶非但没反抗,还往后退了好几步,一双眼睛都瞪大了,倒像是……害怕我?

那个熊孩子跑过来,大声说道:“死老婆子,你怎么这么没用,弄死他!弄死他!”

摸龙奶奶反应过来,一把捂住了熊孩子的嘴,声音都哆嗦了:“好乖孙,莫要胡说八道,得罪了他,要天打雷劈的……”

天打雷劈?你这牛逼也吹的太大了吧?

我越来越纳闷了:“老太太,你……认识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