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229章 魁星踢斗

程星河就告诉我,说见多识广的老猎人见过这种东西,据说旧时代兵荒马乱,有人上山,偶尔会看见野兽在一个地方莫名其妙原地转圈,一抓一个准。

猎人们说野兽肯定是遇上什么东西才会困在这里,要是能找到原因,也如法炮制,那不是比设陷阱什么的实惠多了——野物的皮上没有枪眼儿和创伤,能卖出更好的价格。

可他们仔细一找,野物周围也没啥啊,难不成野物也遇上鬼打墙了?后来有天一个猎人赶上打雷,天上的闪电把地上照得雪亮,他又碰上了一个野物原地转圈,而在闪电光下一看,他就发现了,那个野物身边,有个大蛞蝓似得东西。

那个猎人长了个心眼儿,就把虫子抓住了,可他一抓虫子,那个野物跟冷不丁清醒过来一样,飞快的就跑了。

猎人这才知道,野物原地转圈,就是因为遇上了这种虫子,拿出去一问,有懂行的就说,这叫乱向虫——是兵荒马乱,活活饿死的人的精魄,收了天地精气变出来的。

它能让活物迷失方向,也活活饿死在附近,好给它吞吃精气,解解馋。

往乱向虫出现的地方挖地三尺,肯定能挖出饿死尸体,一挖出来,乱向虫的法门也就被破了。

程星河和我对看一眼,说挖就挖,还真从眼前的洞口下,挖出了几具白骨。

而那些白骨一旦出现,我们立刻就觉得方向感回来了——好像之前的错乱是因为什么磁场干扰了,而现在,那个干扰人的磁场消失了一样。

小黑无常一看管用,立刻站起来,二话没说,也开始刨。

我本来感觉这地方这么大,你刨也刨不了多少,谁知道小黑无常虽然体力衰竭,但救弟心切,竟然刨的飞快,眼前几乎都是泥土翻涌出的浪花。

程星河忍不住吐了吐舌头:“不愧是地阶,你瞅这个身手——比写网络的还能挖坑。”

也不知道他哪儿来这么多屁话。

我也跟着帮忙,没过多久,洞口前的土全被翻开了了,果然露出了不少的尸骨。

这地方是漏斗光,吸收了日精月华,能养尸,这些尸体虽然进地里很久,但看上去还是挺完整的,勉强能分辨出来,也都是饿死渴死的。

也不知道他们是一开始建造洞口的时候躺在这里的,还是跟翻山客一样,盗宝的时候倒了霉。

白骨一出来,我们的方向感全回来了,没用几秒钟,我就找到了我们来时的洞口。

太好了……不用渴死了……

小黑无常一把抱住了小白无常,就要出去。

程星河也奔着那边走:“我去找水,喝完了再来找白藿香他们……”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阵鼓掌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只见唯一的出口,走出来了一个人,连连点头:“这个万蟠洞设了这么长时间,还真是第一次有人能破开。”

我一眼就看见了他脖子上的白玉貔貅。

那个尸解仙。

小黑无常现在已经让小白无常的伤急红了眼,压着声音阴森森的说道:“好狗不挡道。我急着出去,不要你的命。”

卧槽,他没看出,这是个尸解仙!

也是……要不是我亲眼看见他吃月光,我都想不到他的来历。

不过仔细一看,这个尸解仙举手投足,确实跟我们这些普通人不一样,仙风道骨的,有一种很奇怪的气场。

那个尸解仙也不生气,微微一笑:“这么着急干什么——反正你弟弟,也活不了了。”

小黑无常本来就着急,一听这话,把小白无常放在地上,脸就阴沉了下来,带了一身的杀气,显然,是要跟这个尸解仙拼命!

我连忙让小黑无常别激动,把他的身份告诉给了小黑无常。

小黑无常一听“尸解仙”三个字,顿时就是一愣,难以置信的说道:“不可能……世上怎么可能真的有尸解仙?”

所以说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啊。

尸解仙看向了我,倒是有些意外:“就是你破了万蟠洞?”

面对比自己强大太多的对手,害怕也没用,我索性梗着脖子说道:“就是你抓了天师府的人,和我几个朋友?”

尸解仙一开始对我是饶有兴趣,一听我说的话,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你不怕我?”

怕有用?

尸解仙笑够了,也就说道:“那些人,确实是我抓的——不过,这都是他们求仁得仁,自找的。”

我还想起来了——山民拿了这里贵妃墓的宝物。

黑白无常也拿了,至于白藿香——她刮了黑煞的尸粉。

程星河也忍不住了:“这一整座山,难道都是你的?”

尸解仙竟然点了点头:“你说对了——不过,那些东西还在其次,我抓他们,是恨他们不守信。”

啊,对了,他曾经派了绿毛大鹅去救了那些山民,免于山崩之苦,作为条件,不许这里的人拿这个山上的任何一个东西。

他接着说道:“上次那些人,拿了贵妃墓里的东西,说是借两天就还,也有说借一个月就还的,日子我都记得很清楚,也就放他们下去了,可到了时间,没有一个人能上山还东西。”

说着他又叹了口气,声音却阴冷了下来:“我最恨不守信的人。”

所以,他一个一个的,把那些人抓来了?

我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:“那些被你抓去的村民,托梦说要收尸,他们现在……”

尸解仙抬头对我笑了笑,十分自然的答道:“对了,那些梦,是我帮他们托的,就是想杀鸡儆猴,让这些贪得无厌的人看看,背信弃义是个什么下场——不过嘛,收尸也是那些死人一厢情愿,背信弃义的人,只好尸骨无存了。”

我盯着他脖子里的白玉貔貅,难不成……是被他给吃了?

那白藿香他们……

还没等我追问,小黑无常已经没有耐心听这些事情了,对着那个洞口就冲了出去:“我不管你是个什么东西,耽误了我弟弟的命,我饶不了你!”

小黑无常虽然娇小,但是速度很快,我一下没拉住,他炮弹似得冲着尸解仙就冲过去了。

尸解仙还是笑的温文尔雅的,但是他稍微一翻那个骨节分明的手,小黑无常冷不丁就跟失去了重力一样,仰头对着后面就飞过去了,重重的摔在了珍宝堆上。

我后心一凉——这种本事,我只看见潇湘使出来过!

而小黑无常把身下的金器都给摔散了,尸解仙云淡风轻的答道:“那可不行——凡是这个山上的东西,谁也不能带走,你弟弟身上,可带了蜘蛛的毒。”

这特么的,不是不讲理吗?

小白无常小小的身体从金银珠宝堆上滚了下来,小黑无常一惊,就要去抓他,可他这一下,也歪头吐出一口血,显然也受伤了,手一慢,没够着,小白无常重重的就摔在了地上。

小黑无常见状,嘶声大叫了起来,奔着小白无常就扑了过去,小白无常低声说道:“哥,你走吧,我可能……用不上万寿丸了。”

小黑无常大吼起来:“放屁!你起来,哥带你治伤,哥带你找聚宝盆!你不是一直想娶左家那个老娘们吗?你吃了万寿丸,就可以娶她了!”

可小白无常摇摇头,低声说道:“我知道,你也喜欢她……”

说完了,小白无常头一歪,不吭声了。

我心里顿时提了起来——死了?

尸解仙还是笑:“你弟弟说的有理——而且,带毒的是你弟弟,不是你,你洗个澡,把身上的尘土也冲干净,我放你走——看样子,你们家再没人传宗接代,就要绝户了,你不也是为了这个,才想变成正常人,娶妻生子,延续家族吗?你弟弟死了,没什么影响。”

尸解仙连这个都知道!

这个笑毋庸置疑,非常温文尔雅,可说不出的,却让人觉得恐怖。

他是尸解仙,已经不是人了,就一点人性都没有了吗?

小黑无常看着小白无常,已经忍不住了,站起来,就要跟尸解仙拼命。

小黑无常当初打程星河的身手,我们俩是可望不可即的,可现在,就跟他当初打程星河一样,只要站起来,就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掀翻,听着动静,也像是有了内伤。

可他就跟感觉不出疼一样,歪嘴吐出一颗牙,一口血,还要继续站起来,奔着尸解仙扑!

一次,两次……空气里顿时弥漫了浓浓的血腥气,小黑无常为了小白无常,这是不要命了!

尸解仙却跟逮住了老鼠的猫一样,翻来覆去,玩儿的津津有味的:“多少年,没见过人的情份了……”

说实在的,黑白无常自从跟我们同行一来,对我们并不好,可这个情景,叫谁看了,心里都不可能舒服。

我们俩肯定是打不过尸解仙的,上去拼命也不现实,程星河忍不住就对小黑无常说道:“死一个,总比死两个好吧?你不是还得传宗接代吗?”

可小黑无常再一次爬起来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真要是只能活一个,我要我弟弟活!”

这一下,他也飞出去的更远。

程星河实在看不过眼去了,回头就想跟我商量,不行搭把手——见死不救不是跟杀人同罪吗?

可我跟他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让他去抓小白无常,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儿,跟我走。

程星河看明白了之后,有些纳闷,可他信得过我,懵懵懂懂的也就答应了。

我趁着尸解仙的注意力全在小黑无常身上,悄悄的从金山银山后面绕过去,扑上去就抱住了小黑无常,对着一个洞口就钻了进去。

程星河没明白我为什么要往陷阱里钻,骂了一句娘,也只好说话算数的抱住了小白无常,跟着我滚了进来。

尸解仙“嗯”了一声,显然也要追过来,可我举起七星龙泉,煞气奔着洞口就劈过去了。

洞口轰然倒塌,把尸解仙拒在了外面。

程星河跟看傻子一样的瞅着我,骂道:“你他妈的抽什么疯,老子还以为你找到出路了,怎么倒是把自己活埋了,以死明志吗?”

我摇摇头,说你懂个屁——刚才那些乱向虫一散开,我就察觉出来了,那些尸体的摆放顺序,是个阵。

风水上,叫魁星点斗。

这种阵自然能迷魂,但是这种阵法,最侧重保护的,是其中一个洞口,也就是说,摆这么多迷魂阵,其实就是怕人误入到这个洞口里面来。

这也就是那个“斗”了。

程星河立马反应了过来:“你的意思是说,他越不想让咱们进入到这个洞里,咱们就越要进来?”

这么严防死守,这个洞里肯定有东西,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当然是要进来看看的。

保不齐白藿香杜蘅芷他们的失踪,就跟这个洞有关。

果然,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传来了一阵挖洞的声音,那个尸解仙要破开洞口的石头,追进来。

我们连忙抱起了黑白无常兄弟往里跑,一边跑,程星河一边叹气:“那个尸解仙到底什么来历,这山怎么就被他给占了?”

我答道:“我没有证据,但是有个猜测——他说他是在这里守山的,那这个坟可能就是他的,这样的话,他就是是四大家族的荆南魏家那个祖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