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23章 老鼠偷油

三角脸女人尖叫:“灰家的,你要是敢动慧慧,我小金花死了也不会放过你,我去找东岳大帝告状!”

黑衣青年露出个很凛冽的笑容来:“告状老子也不怕,因果循环,这都是她自找的!我说小金花,你干嘛为了一个区区人类跟我作对?你是修仙修腻,想死了?”

说着,那黑衣青年蹲在了三角脸身边,一下把手插在了三角脸的伤口里,跟刚才程星河一样搅动了起来:“别说,这一阵子老跟那个吃不饱的小骚货颠鸾倒凤,吃你个蛇胆补补也挺好。”

我听了这话,恨不得跳起来揍他!

三角脸痛的抽搐气的发抖,可做惯好人,骂的也只是一些“混蛋”之类无伤大雅的话,根本没啥攻击性。

黑衣青年一边摸蛇胆,一边喃喃说道:“人就没一个好玩意儿,贪嗔痴妄爱欲恨,五毒俱全,还不如我们做畜生的讲情义……你也是猪油蒙心了,就跟那个贱女人一样,自己送上门,老子不要白不要。”

这时慧慧又是一声惨叫,我余光甚至扫到她肚皮上出现了血……那些妖胎要钻出来了!

黑衣青年又发出了“嘻嘻嘻”的笑:“使劲儿,自己钻出来,吃你娘的肉,喝你娘的血!”

我再也熬不住了,一下就想起来,有一年元宵节,下了很大的雪,晚上慧慧捧着个盖碗一瘸一拐的进了门脸,说是给我们爷俩的汤圆,红糖的,趁热吃,接着就急急忙忙要回去。

我叫住她问她怎么了,原来路上在雪里摔了一下,为了护着汤圆,把腿和手全摔了,手上有血,棉裤也摔破了。

我说你咋这么傻,汤圆重要还是人重要?她来了一句,这是我自己包的,撒了就没了,就让哥尝尝我手艺,不行啊?

说完她一瘸一拐的走了,我要送也不让,非让我先吃,看着她单薄的背影消失在雪里,我眼窝一下特别酸。

事儿不大,但除了老头儿,从来没人对我这么好,她在我心里,就是我亲妹妹,无论如何,我不能让她就这么被折磨死。

我得救她,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得救她!

这时,潇湘的声音倏然在我耳边响起来:“为了救她,你真的什么都能做?”

我立刻在心里答应,对,只要能让她活下来,我干什么都行!

她的声音似乎很愉悦:“你答应我一件事,我帮你。”

这个时候,别说一个条件,十个条件都没问题!

这个想法刚浮现到了脑海里,影子上那个小黑点忽然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碎了,“啪”的一下爆裂了开来,炸了一地黑血,原来是个小老鼠,而那小老鼠一死,我瞬间就能动了。

“卧槽……”

我看见程星河直勾勾的盯着我,像是不敢相信我有这个本事。

也不用你相信,这不是我的本事!

与此同时,慧慧的肚子一下就平复了下来,妖胎再也没有乱动。

三角脸翻滚起来,也难以置信的盯着我,黑衣青年更别提了,盯着慧慧的肚子,死死的望着我:“难道你是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灰百仓的身体就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提到了半空之中,接着就暴出了一声惨叫,只听“咔哒”一声,灰百仓的四肢被反扭的翻转了过去,关节的骨头一定全碎了!

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——潇湘不用动手,就能把三角脸都打不过的灰百仓整治成这样?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?

“滴滴答答……”随着灰百仓的尖叫,他耳朵,鼻孔,嘴角,眼睛,都开始往外冒血,一滴滴的落在地上,打湿了一片地面!

耳边响起了潇湘的笑声,她看到了血,似乎心情很愉悦,那个笑声真的很美,可是……也邪气的让人害怕!

“我知道你是谁了……”灰百仓受了这个折磨,像是恍然大悟,接着破口大骂起来:“你凭什么管老子的事儿?真以为你还是以前的身份?你是逃出来的,随时会被抓回去,我告诉你,现在坐你那个位子的是……”

什么身份?我刚想问,可我眼看着灰百仓的舌头被拉出了一截子,一阵寒光闪过去,那舌头就掉在了地上,溅了我一脸黑血!

我忍不住倒退了一步,四肢百骸全冷了下来。

灰百仓又是一声哀嚎,像是再也坚持不住了,大着舌头,哆哆嗦嗦的喊道:“摇命……窝,窝黑百仓也是怕不得已……”

对了,人跟精怪之间产生关联,里面肯定涉及因果,既然是这样,弄明白他跟慧慧什么仇什么怨也好,我就壮着胆子让他说。

原来一个月前,灰百仓的老婆要生产,但是住的地方正好被拆迁,他老婆大腹便便没地方躲,就躲在了这个城中村。

众所周知,老鼠都爱吃油,而这里油最多的,就是卖炸串的慧慧家。于是灰百仓就安家在这里,天天偷吃油。

终于,他老婆下了一窝小的,熙熙攘攘粉嫩嫩别提多可爱了,灰百仓心里高兴,就去找下一个窝,等找好了回来一看,当时就傻了——老婆和小老鼠们全肚皮朝天,死透了。

尸体上鼻子眼儿蹿血,显然是被毒死的。

灰百仓哪儿受得了这个,一查就知道了——是慧慧发现自己家的油被老鼠偷了,在一碗油里放了老鼠药。灰百仓家每天吃油吃惯了,不疑有他,灭了一家。

说到这里,灰百仓声嘶力竭的就哭了起来:“她撒了我妻鹅,我让她赔我一条命和几个孩子,不应该吗?佛祖说众生平等,可老鼠的命,活该比人低一等吗?”

三角脸咬了咬牙,说道:“活该,谁让你偷?”

“窝们老鼠是偷东西,可古往今来,这就是窝们老鼠的活法!”灰百仓悲愤的说道:“猫可以吃鱼,狗可以吃又,我们凭什么不可以偷?”

我还想起来了,慧慧家之所以卖了这么多年炸串,都不如其他人家赚钱多,就是因为吴奶奶坚持每天都用好的新油,成本比其他用地沟油的小贩不知道高了多少,也有人劝她,反正卖给别人吃,糊弄糊弄得了,可吴奶奶不,说这东西是要吃进人肚子里的,做人可以没钱,但不能没良心。

就是因为吴奶奶的这个劲儿,居委会才请了她去收水电费。

慧慧每天给奶奶帮忙,肯定是发现油被老鼠偷吃了,心疼那些好油——一旦发现油被糟蹋,那是不可能再拿去炸串的,只能白扔掉。

世上好多事儿,其实没法分成对错黑白,也没谁有资格去分——慧慧没做错,灰百仓觉得自己也没做错。

这时,慧慧的肚皮忽然又动了起来,好像那些妖胎压不住了!

三角脸立马说道:“现在要想救慧慧,我去慧慧身上咬一口,把那些妖胎毒死!”

灰百仓一听,怨毒的盯着三角脸:“肖金花,你要是敢,窝跟你不共戴天!”

程星河也点头:“要救人,也只能这样了,小哥,你可别妇人之仁啊。”

我什么时候妇人之仁过?慧慧的脸上灾厄缠身,眼看着青气蔓延命宫,要死于非命——她要活下去,必须给自己积累一些功德,如果这次杀死胎儿,那她逃过这一劫,也会有其他的厄运。

于是我就问:“有没有什么法子,可以让慧慧正常生下妖胎,而不是被开膛破肚?”

灰百仓一听这话,像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顿时愣住了,我瞅着他:“我问你呢。”

灰百仓这才回过神来,说:“口以是口以……窝亲自……”

“那你还愣着干什么。”我说道:“给你的孩子接生吧。”

灰百仓立刻爬到了慧慧身边,不长时间,慧慧身边便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哭声——也像老鼠,也像孩子。

灰百仓抱着那一堆粉嫩嫩的东西,犹疑的看着我。而慧慧虽然还是昏迷状态,但肚子已经恢复原状了。

我说道:“你走吧。”

不光灰百仓,三角脸也把眼睛给瞪大了:“你……你就这么放了他了?这也太便宜它了!”

我之前就看了灰百仓的气——这灰百仓印堂上的青气发乌,显然是因为作孽,修为受到了影响,新起的黑气截在了它的人中下,说明他马上会因为这件事情遭到报应。

老天既然已经降了灾,我就不能再插手了。

其实,灰百仓应该也会对自己即将遭到的劫难心知肚明——精怪一旦害了人,必定会遭到天劫,就跟蜜蜂蜇人一样,是两败俱伤的事儿,他对慧慧,就是奔着鱼死网破的心情来复仇的。

虽说众生平等,但人毕竟是万物之灵,精怪就算修成了人形,跟人也是有差距的,天地万物没有绝对的公平,谁也没办法。

那些“小孩儿”还给他,让他能延续后代,就当替慧慧做的功德吧。

灰百仓费了很大功夫才相信我说的是真的,颤颤巍巍的坐起来,抱着那些粉嫩嫩的东西就要走,但他没过门口,不知道为什么就摔在了地上。

潇湘不让他走!

接着,我就听见了潇湘的声音:“他可以走,但得留下点东西——你以后用得着。”

我很纳闷,什么东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