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31章 吃下肚里

我心里一揪:“什么意思?”

乌鸡就指着一个位置说:“勾图——说的是杜天师她们到过这里,但是遇上了麻烦,杜天师出事儿了。”

那个勾图,画的是一个八卦,被一拆为二。

难不成她已经……被那个尸解仙给害了?

我刚想说话,忽然心口又是一阵剧痛,不由自主就蹲在了地上,一口气都没提上来。

白藿香觉察出来,立马把我衣服撩开了,立刻皱了眉头。

我低头看见,那个红线,已经触及到了心脏下面了。

程星河也看出来了,脸色一白:“那个引灵针……”

马上就要引成了!

老三不懂这个,倒是看得不明觉厉:“还是大师这纹身有品位!是不是根正苗红的意思?俺村里那些前龙后虎的比这个俗气多了。”

我本来以为白藿香要骂我,可白藿香一言不发,拿出了金丝凤凰栀就给我熏烤了起来,脸色冷冷的。

乌鸡倒是炸了头皮:“不是,这怎么回事?师父,你什么时候又跟海家结上梁子了?那个海老头子,我爷爷都看不上他,偷了别人的灵气给自己儿子补灵——不行,师父你得坚持住,等咱们出去了,我就让我爷爷去找海老头子……”

能从朱雀局走出再说吧。

海老头子确实可恨,但是最可恨的,还是挑拨海老头子来坑我的马元秋。

真的要是能出去,那些新仇旧恨,一笔一笔算。

脑子刚这么一动,太阳穴也跟着刺痛了起来——对了,身上有引灵针,没法行气,也没法生气。

乌鸡连忙就跟白藿香说:“你一定要……”

“吵什么?”白藿香冷冷的看了乌鸡一眼:“我不会让他死的。”

乌鸡一下让白藿香的眼神给吓住了,张了张嘴,不吭声了。

程星河也站了起来:“得快点把朱雀局给搞定——咱们还得找海老头子报仇,不过那个狗日的聚宝盆,到底在什么地方呢?”

小黑无常的伤势比小白无常还好一些,已经爬了起来,观看这里的地形,却也皱了眉头:“聚宝盆,不就应该在这里吗?”

程星河想了想:“会不会……是杜蘅芷拿走了?”

乌鸡连忙说道:“那不可能,我们天师府是一定要把四相局给守好了的,杜天师来,也是要保护这里……”

对啊,她到底是结了什么梁子,被尸解仙给害了?

而她现在,又在哪里?总不能,也被这个白玉貔貅给吃了吧?

白藿香看着白玉貔貅,低声说道:“它在这里,应该也是受制于人,被那个人控制了,日子过得,应该也挺苦的。”

白玉貔貅被杜蘅芷给救过,所以对杜蘅芷一直是非常感激的模样。

不是人的,总比人有情义。

但就在这个时候,白玉貔貅猛地站了起来,用身体挡住了杜蘅芷,对着一个洞口,就低吼了起来,像是在戒备!

我顺着白玉貔貅的视线一看,心也提起来了,那个尸解仙已经悄无声息的进来了。

白玉貔貅真的见了他,反倒是激灵了一下,显然——非常怕他。

尸解仙却连看都没看白玉貔貅,只是越过它看向了我,眼神里的兴趣更浓厚了:“你是怎么找到这的?”

我凭啥要回答他,只是梗着脖子问道:“那个女的天阶天师呢?是不是你……”

一听到了我问杜蘅芷,尸解仙的表情瞬间就阴沉了下来:“你跟她,是一起的?那就好……”

啥意思?

尸解仙对着我们就笑了起来:“你们很快,就能跟她团聚了。”

乌鸡的脸顿时黑了:“难不成,她真的……”

而尸解仙已经看向了白玉貔貅:“料理了他们。”

白玉貔貅像是被打怕了,庞大的身体忍不住往后缩了一下。但它还是没照着尸解仙的话做。

尸解仙笑眼弯弯的看着白玉貔貅:“今天,你不大听话。”

白玉貔貅禁不住又是一激灵,但这一瞬,却像是下定了决心,猛地站起来,毅然决然的站在了白藿香面前,像是铁了心,就是要保护白藿香。

我心头一动,白藿香显然也有些感动。

尸解仙摇摇头叹了口气:“看来最近,对你还是太仁慈了。”

说着,他一只手,就放在了脖子上那个白玉貔貅的吊坠上,骨节一白,像是用了力气。

与此同时,眼前活生生的白玉貔貅猛地发出了一声震天动地的哀嚎,显然像是在忍受巨大的痛苦!

我立马就明白了——恐怕,那个吊坠,是个寄身符!

尸解仙盯着痛苦的白玉貔貅,眼里还是没有任何表情:“你不是人,讲什么人情呢?”

可白玉貔貅就算忍受着这么大的痛苦,也坚持就是守在白藿香身前,一动也不动!

尸解仙这才有些意外,手底下用的力气更大了:“既然这样,留着你,恐怕也没什么用了。”

白玉貔貅顿时又是一声哀嚎,站也站不住,竟然轰然就倒在了白藿香面前。

白藿香立刻去摸白玉貔貅,可这是寄身符的作用,她根本就救不了白玉貔貅。

老三也看出来了,忍不住说道:“它……为大夫肯吃这么大苦?”

程星河咬了咬牙,说它确实通灵——知恩图报。

一阵细细的破风声对着尸解仙就过去了,但是那些东西没碰到尸解仙,就跟被看不见的屏障挡住了一样,全掉在了地上。

金针是白藿香射出去的。

尸解仙皱起了眉头,显然已经不耐烦了,一只手举起来,要亲自对付我们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白玉貔貅忍着痛苦,猛地站起来,挡在了白藿香面前,一步也不让!

尸解仙越来越不耐烦了,手往寄身符上一摁,白玉貔貅轰然倒地,嘴角淌出了一摊子血。

我再也忍不住了,挡在了白玉貔貅前面:“它把寄身符给你,是信得过你,你对自己的寄身灵,是不是也太狠了点?”

尸解仙却跟看笑话似得:“哦?你要护着这个东西?你们不是来找聚宝盆的吗?”

是来找聚宝盆的,可跟白玉貔貅有什么关系?

但一个想法倏然就出现在了脑子里。

这里是风水眼,聚宝盆肯定是要在这里的,但是一直也没看见踪迹。

眼下别处都没有,那个聚宝盆……莫非,是给白玉貔貅吃了,现在在白玉貔貅的肚子里?

我头皮顿时一炸,难怪——这个地方,对设局的人来说,倒是最妥帖的,貔貅是没法把东西排出去的!

要取聚宝盆,除非把白玉貔貅给……

还没等我想好,忽然整个人像是被一股非常大的力道给掀翻了,一声巨响之后,接着一阵剧痛在背后狠狠炸开——我摔出去了老远。

这就是尸解仙的能耐……别说我身上有引灵针,就是没有引灵针,我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!

剩下的人也都没比我好多少,没有一个是能站起来的!

除了——被白玉貔貅护住的白藿香。

尸解仙对着我就走了过来:“你不像是什么普通人,你跟我说说,你姓什么,籍贯哪里?”

好端端的,你特么要查什么户口?

我伸手就要去抽七星龙泉,可白藿香大声说道:“你已经不能再行气了!”

不行气,等死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