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33章 改局之人

自欺欺人?啥意思?

摸龙奶奶接着就说道:“你是怎么成为尸解仙的,我们没人知道,但是祖坟安在这里,你觉得后代还能再有你这种机缘?”

对了……我还想起来了,确实有这么一说。

这在阴宅风水上,叫“独占鳌头”。

也就是说,有一些人把祖宗葬在了得天独厚的风水之中,确实会得到相应的好处——比如暴富,长寿等等。

但是一个人受益,会把几代的资源全吸走——大家应该都听说过,有时某个人权势滔天,可他子孙后代不是疯,就是傻,根本没法继承他的衣钵,也有的人富甲一方,可子孙偏偏就是败家子,把祖宗的积累一年半载就挥霍一空。

这就是“独占鳌头”的负面因果——就跟现在的信用卡一样,你把钱花了,但后代得帮你还钱。

这么说……尸解成功的机缘是非常小的,这个魏家老祖尸解成功,是把后代人尸解的机缘用尽,所以后代不管怎么想法子,也都得跟嫁女地那个尸首一样,功亏一篑。

难怪摸龙奶奶这么骂他呢——这跟凤啸九天的老人精差不多,把子孙的东西抢过来,自己用了,害的子孙倒霉,确实该骂。

可没想到,尸解仙一听这个,却露出了一脸意外:“那不可能,就是因为这个穴得天独厚,会给子孙后代带来无数的仙缘,我才一直守在这里,就是为了子孙后代,每一代都能尸解成仙,你们怎么反而会失败……这其中不对……”

摸龙奶奶一听这个,表情更是咬牙切齿的:“什么时候了,你还不承认……”

可这个时候,那个小孙子忽然一头栽倒在了地上,浑身哆嗦了起来,尖声叫道:“死老婆子,我疼!我疼!”

我们都看得出来,这小孩儿那个伤痕累累的后背,虽然惨不忍睹,但还是白皙的正常肤色,可这一下子,顿时紫黑紫黑的,像是中了毒一样!

摸龙奶奶见状,立刻慌了手脚:“奶奶这就帮乖孙,这就帮乖孙……”

说着,她拿出了一些怪模怪样的东西,对着熊孩子的后背就扎了下去,一股子黑血立马涌出来了。

那个熊孩子尖叫的声音撕心裂肺——虽然这小孩儿挺欠揍,可眼瞅着他那个模样,也叫人心里怪不舒服的。

我们这种外人都会有同情心,就更别说那个魏家老祖宗了,他几次上前想看看那个小孩儿,可摸龙奶奶跟护犊子母老虎似得,怎么也不让他上前。

终于,等那个熊孩子身上的紫黑色退下去,他也挣扎的筋疲力尽,在摸龙奶奶的怀里睡着了。

那个熊孩子,也就睡着了之后,才有孩子特有的可爱。

摸龙奶奶冷冷的盯着尸解仙:“魏家世世代代都在找你,就是想把你这一把老骨头挖出来,挫骨扬灰,扔到了别的地方去,可世世代代,都没成功。”

摸龙奶奶看了我一眼,接着说道:“我想尽了法子,才跟着他们找到了朱雀局,要不然,还任由你这个老妖怪在这里自在逍遥——现在,你们魏家独苗的模样你也看见了,为了让他脱离苦海,是你自己离开朱雀局,还是要我把你这把老骨头折断了,扔出去?”

可尸解仙的表情越来越怪了,嘴里是不停的自言自语:“这里肯定出了什么差错……你先让我想清楚,到底是什么差错……”

差错,能有什么差错?

而摸龙奶奶根本也不信,更不容这尸解仙想什么,那只摸过龙的右手忽然对着尸解仙就扬起来了——一串红色丝线对着尸解仙就束缚了过去,像是想把他给捆结实了,拖出去。

这个味道……这些丝线浸泡过天葵水。

这种秽物,雷公爷都忌惮,更别说尸解仙了,她是想把尸解仙抓走,活埋到别处去。

程星河顿时兴奋了起来:“这可太好了——他们老魏家窝里反!哎,咱们加快速度,找到聚宝盆,赶紧走。”

我倒是想把聚宝盆找到——可是聚宝盆很有可能,被安放在了白玉貔貅的肚子里面,难道我们得把白玉貔貅……

而且,关于这个尸解仙,算是四相局唯一的活证人了,我还有很多事,想从他嘴里问出来。

这个时候,身后一阵响动,一回头,是小黑无常趁机站了起来,疯了一样的四下寻找聚宝盆。

再一看小白无常,我顿时一愣——小白无常已经没什么出去的气了,眼瞅着……可能快死了!

难怪小黑无常命都不要了出来乱窜,是想着——死也要把那个万寿丸复制出来,给小白无常吃了,了却长大成人的心愿。

我忽然心里一阵发酸——人人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,有的人,却视若心愿,要拼了老命,才能做到。

程星河捅了我一下,示意我回头去看尸解仙,只见摸龙奶奶天阶的本事,出手确实狠厉,可对方是更高一层的尸解仙,那些天葵红线虽然又狠又准,可尸解仙心不在焉的抬抬手,就全断在了地上——他应该还在琢磨,他所说的差错是什么。

我一寻思,立刻问道:“那你告诉这个奶奶,四相局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,真龙穴,又到底是怎么回事?还有那个什么景朝……你们这四个人,又为什么牺牲自己的命和子孙后代的前途,来做这个局?”

摸龙奶奶听见了,往外抛天葵红线的手也松了下来,显然也有几分兴趣。

可尸解仙微微一愣,脸色冷了下来,显然并不想说:“这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我倒是希望跟我没关系!可谁知道我怎么就成了破局人了?

为了这个身份,我特么吃了多少苦头!

尸解仙皱起眉头,像是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:“破局?你知道四相局花了多少心血才成?自然会万年永固,怎么可能会破?”

但这个时候,他视线落在了我身上的逆鳞上,眼神顿时就变了:“青龙局的水神……”

我心头一跳:“你认识潇湘?”

他就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,重新打量起我来,难以置信的说道:“难道……你是四辰龙命,出生的时候,北斗星亮的厉害?”

我倒是一愣,他连这个都算得出来?

他张了张嘴,低声说道:“这不可能……”

我刚想问他我这出生怎么了,忽然脖子就紧了起来——他把我的脖子揪住了!

他的声音恍然大悟:“四相局一定是被人给改了!”

改了……对了,我冷不丁想起来,凤啸九天那个大丹房里,也留下过一句话,说四相局被人改过!

这一下我眼前都白了,嗓子里都是铁锈味儿,耳边传来了程星河他们的喊声,还有这个尸解仙飘飘忽忽的声音:“你不该转世,这是错的,就因为这样,魏家才会有这种变故……”

转世?

“杀了你,这个错说不定还能弥补……”

我一只手就抓在了他的手上,想把他甩开,可这么一摸,他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,也从我手上,流进了身体里。

先是魏秋霞,又是棺材魑,现在是尸解仙,程星河之前还说我是属电蚊拍的,怎么现在,倒像是属吸尘器的了?

从他们身上吸出来的,到底是什么?

尸解仙觉察出来,脸色一变,就要把手拿走,可这一下,竟然没能缩回去。

他双眸顿时深了下去,竟然还夹杂了一丝恐惧。

但马上,他就反应过来,另一只手狠狠的拍在了抓我的手上,高低从我手上挣脱了出来,接着紧紧往后一退,退出去了三尺多远。

程星河大声说道:“七星,你没事吧?”

我剧烈的咳嗽了起来,好不容易缓过气,想说话,但是张嘴倒是吐出了一口血——妈的,引灵针已经扎进心里了!

白藿香再也忍不住了,对着我就要跑过来,可白玉貔貅死死的挡住白藿香,就是不让她过来。

我只好摆手:“我没事……”

可这句话还没说完,我的手就剧痛了起来——像是被什么东西贯穿在地上了!

这尸解仙够狠的——是怕我再抓了吸他?

尸解仙倏然走近,眼神越来越阴冷:“你应该躺在真龙穴,你不在,四相局当然会出大乱子,我魏家……”

真龙穴?转世?难不成……他也把我认错成谁了?

四相抬真龙——这么说,那个人,要躺在真龙穴里,四相局才能发挥真正的作用,而老魏家也就会得到代代成仙的好处。

所以,老魏舍身进穴,这是以命换命,给后代谋福利。

而他自己,也因为朱雀局的风水,成功成为尸解仙。

可四相局的某处却被人偷偷改了,“那个人”也离开了真龙穴,导致四相局本来该发挥的功能没有发挥出来,老魏家因此子子孙孙都没有了仙缘,反倒是落了一身毛病。

要是这样,那就解释的通了!

我说四大家族的祖先,为什么要舍身点这四个局,搭上四条命,看来都有各自的好处,是以命换命,让后代有好处。

但四相局后来被人改了,这四家子才全倒了霉。

这样看来——他们是被那个改四相局的人给坑了,程星河他们这些四大家族的后人,也不是被祖先坑,而是被改局的人坑了!

而四相局设局就那么磅礴,谁能轻轻松松的改了局呢?

有这种本事的人,一定不多!

设局的江仲离,就是千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,改局的又会是谁?

我想到了这里,尸解仙也想到了这里,喃喃的就说道:“难道是他?”

我一下急了眼:“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