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34章 肉眼凡胎

尸解仙盯着我,眼神越来越恐惧了——不,他不是怕眼前的我,是怕他脑子里浮现出的那个改局人。

我听见他喃喃的说的:“功亏一篑……那么多心血,那么多人命,功亏一篑……”

我脑子里飞快的转动了起来,到底谁会改四相局,又为什么要这么做?

景朝的覆灭,也跟改局有关?

那个应该躺在真龙穴的人,被弄哪儿去了?

最重要的是,而四相局跟我又到底有什么关系?

还没等我问出来,脖子又是一紧,尸解仙的声音恶狠狠的:“不要紧,你死了,把你重新放入真龙穴,事情也就解决了,我们魏家,照样能代代成仙……”

手死死钉在了地上,抬也抬不起来,浑身都疼,也没法行气,这个时候尸解仙忽然往后一倒——是被程星河的红线缠住了脖子。

我看见程星河在尸解仙身后拼尽全力,脑门上都是一根一根的青筋,可那些红线瞬间就全断了,程星河力气没收回来,不受控制翻了个跟头。

尸解仙的手一点也没放松:“生前死后,效忠你的还真不少……”

我眼前越来越模糊了,这样不行……

可就在这个时候,尸解仙身后又炸起来了一个声音:“妈的,你当我们都是死的?快把小神仙松开……”

接着,一个什么东西一下就扣在了尸解仙的脑袋上。

这个声音,是老三?

不是,老三就算有金刚钻命,那也是个凡人,程星河,不,甚至摸龙奶奶都没法把这个尸解仙给怎么着了,你怎么还来送死?

你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儿,不然,真没法跟张伟丽交代!

想到了这里,我不禁一阵自嘲,我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走出朱雀局,居然还有心情担心老三和张伟丽!

可没成想,我脖子一下就松开了。

空气重新灌入到了肺里,我猛然睁开了眼睛——虽然还是满眼冒金星,可我还是逐渐看清楚了老三和尸解仙。

一看清楚,我顿时傻了眼。

只见老三拿来扣尸解仙脑袋的,竟然是个金鼎。

这个金鼎哪儿来的?啊,可能是老三作为战利品,不知道从哪儿拿来一直带身上的。

他这一下,那金鼎正不偏不倚,把尸解仙的脑袋扣在里面,跟戴了个面具似得,把尸解仙的脑袋卡在里面了!

我也是服了——对了,尸解仙也不能算是人,老三能克一切不是人的东西,这不是,连尸解仙碰上了他都倒霉啊!

尸解仙顿时大怒,两手就要把那个金鼎从头上拔出来,我趁着这个机会,翻身滚到了一边,倒是看向了摸龙奶奶,脑子一转,立刻说道:“胡奶奶,你不是想把这个祖宗从朱雀局弄走,免得他妨害你们魏家的后人吗?现在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你现在不来抓他,等什么时候!”

摸龙奶奶刚才也一直在消化这个尸解仙说的话,到底是什么意思,听我这么一说,顿时犹疑了一下。

我立马接着说道:“我知道,这个尸解仙说什么,弄死了我,你们家代代能修仙,可是你们家那个宝贝小孙子,还能等到那个时候吗?他小小年纪,已经受了这么大的痛苦了,你忍心让他继续受这种折磨?”

这个话可以说一言点醒梦中人,她看了小孙子一眼,手里的红线对着尸解仙就飞过去了。

按着尸解仙的本事,就算一个金鼎套在了脑袋上,说弄开也分分钟就弄开了,可巧就巧在,刚才摸龙奶奶往外弹出天葵红绳的时候,天葵水正蹭到了金鼎上,有了天葵水这种秽物,尸解仙就没那么容易弄开了。

老三这个金刚钻,还真是什么活儿都能揽。

我趁着这个机会,跌跌撞撞的就从地上爬了起来,把程星河也拉起来了——尸解仙被老三碰了,现在时运肯定要走低,摸龙奶奶又是天阶的高品,保不齐,还真能把尸解仙给抓住!

眼瞅着,那些红线就要弹到了尸解仙身上了,可就在这分毫之差,尸解仙头上的金鼎轰然一分为二,狠狠的撞在了墙上,尸解仙一举手,红线虽然眼看就擦在了他身上,却整整齐齐瞬间断裂,摸龙奶奶也跟刚才的程星河一样,一个踉跄就被后作用力弹的倒在了地上。

这下坏了……

果然,尸解仙的脸色已经变了。

他死死的盯着我,咬牙切齿:“看来不快点弄死你,还真是不行……”

说着,他一张手,我忽然觉得身子就往前踉跄了一下,好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狠狠往前推了一把一样。

程星河见状,要把我给拉回去,可他还没够到我,我已经被他抓到了手里。

而这个时候,又一个小小的身体猛地扑到了尸解仙面前,小黑无常的声音撕心裂肺的响了起来:“聚宝盆在什么地方,聚宝盆到底在什么地方,把聚宝盆交出来!”

可尸解仙一抬手,小黑无常跟个球一样被扔了出去,重重的撞在墙上,吐了一大口血。

他之前就受了很重的伤,明知道自己不是尸解仙的对手,

这不是自杀式袭击吗?

可这个自杀式袭击,也一点用都不管。

尸解仙环顾四周,忽然一笑:“你们这些肉眼凡胎,这么拼命,倒都不是为了自己——为了别人送命,值得吗?”

小黑无常已经气若游丝,但还是倔强的吐出了一口血,说道:“你不配懂人情——你他妈的已经不是人了。”

尸解仙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嘴边,他的表情,像是特别孤独。

是啊,尸解成功之后,他一个人在这个山里守朱雀局,除了白玉貔貅,连个伴儿也没有——现在,白玉貔貅也叛变了,他自然成了孤家寡人了。

而他心心念念想要福泽的后代,也对他恨之入骨。

他是成了长生不死的尸解仙,可这么些年的孤独,又值得吗?

他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所以看向了这些“人情”,觉得格外扎眼,眼珠子都红了:“肉眼凡胎,又有什么资格懂什么成仙的滋味?既然你们都活腻了,我就做做好事,送你们一程……”

说着,他一只手死死摁在了我脖子上:“你先开始吧——黄泉路上,你给他们带路。”

咽喉一阵剧痛,可就在这个时候,几根针对着尸解仙就飞过来了。

白藿香。

她明明知道那些针没用!

而她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挣脱白玉貔貅,扑过来了,死死的抓尸解仙的手:“你放开他!”

尸解仙皱起眉头:“你想抢先一步,就成全你。”

说着,他就要抬起手!

他的能耐我看见过,这一下,小黑无常一个地阶一品都要受内伤,更何况白藿香了!

绝对不能让他伤白藿香!

这个念头一下在我脑子里面炸开,气和剧痛猛地从丹田之中炸开,我一把攥住了七星龙泉,对着他就劈了下去!

尸解仙没想到我竟然还有这种力气,猝不及防翻倒,抬手就要架住七星龙泉。

可七星龙泉已经带了一层淡淡的金光,顺着他就劈下去了。

他脸色一变,但是已经躲闪不及,一只手掌竟然被削下去了一半!

我心里一跳——这尸解仙,也会受伤?

尸解仙脸上顿时也是几分意外。

但是就在我眼前,那骨头碴子和血肉断口,竟然慢慢的生长了起来,很快,就恢复如初。

对了……这个尸解仙的尸解方法,应该是太阴炼形,太阴炼形,本来就是白骨生肉,重获新生。

他死不了,也伤不了!

我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……

尸解仙已经看出了七星龙泉的锋锐,忽然一把将白藿香拽了过去:“好啊,她愿意为了你死,我就帮她一把!”

他的手,死死的卡在了白藿香的脖子上!

而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熊孩子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:“死老婆子……死老婆子……”

摸龙奶奶立刻回头,怜爱的就要把小孙子抱在怀里:“乖孙……奶奶在呢,别看……”

可熊孩子一把就将摸龙奶奶的手给拽了下来:“那个怪人干什么呢?是不是要把人掐死!掐啊,快掐啊,我就喜欢看死人!”

妈的这个熊孩子,小小年纪心灵怎么这么扭曲,你他妈的浑身是病也活该!

尸解仙则回过头,像是想多看那个熊孩子一眼。

这时,我忽然闻到了一阵香气——刚被拖进来的时候,那个烤肉的香气。

据说,貔貅自己不捕猎,大嘴会散发出活物喜欢吃的食物的香气,引得爱吃这种东西的活物,自己走进它的嘴里……

再一抬头,果然,是白玉貔貅张开了血盆大口,一下就咬住了尸解仙!

卧槽……尸解仙不是这白玉貔貅的主人吗?叛变也就算了,现在竟然为了救白藿香,要把尸解仙给吃了?

尸解仙也不相信,白玉貔貅竟然做出了这种事情,瞬间松开白藿香,就要操控那个寄身符。

我看得出来,他脸上有杀气。

寄身符在他手上,白玉貔貅的生死,都是他说了算,这么一捏下去,白玉貔貅就……

我想也没想,起身拽住了尸解仙的手,就要把那个寄身符给抢过来,可这一瞬间,我忽然觉得天地翻转,眼前顿时就黑了。

我和尸解仙——都被白玉貔貅给吞进肚子里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