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36章 至秽之物

朱雀局是个大穴,躺在里面,自然可以修行有成,但是魏祖光一开始并没有想醒过来——他尸身放在这里唯一的意义,就是给子孙后代带仙缘。

醒了也没法离开这里,一个人孤孤单单的,也没什么意思。

除了他,江仲离还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白玉貔貅来守聚宝盆,一死一活双保险。

可后来,偏偏貔貅山上来了一伙盗墓贼,盗墓贼还挺懂行,来的时候,就看见他是这里的墓主。

这地方金银财宝到处都是,按理说乖乖拿走,算你们占了大便宜,可那些盗墓的发现这个墓地不是凡地,金银珠宝倒是还在其次,有可能墓主是修仙的。

既然是修仙的,那尸骨上肯定有文章——要是能弄到什么长生不死的仙药,那不是比金银珠宝还值钱。

他们弄开了魏祖光的棺木,发现了魏祖光的尸骨。

修尸解仙的方法是很多的,魏祖光这一派,是炼制精元。

所以几个盗墓贼开了棺,看见一具枯骨上,有五个亮晶晶的小圆球,光华璀璨,倒像是传说之中的放佛宝舍利。

他们当然把这五个精元给收走了。

离开的时候,靠着精元,他们竟然还真找到了出去的路——不过有一个掉队了,死在里面,我们看见了。

剩下的那些翻山客出了山,就商议这些精元到底是什么东西,商议好了之后,有个人说,这恐怕就是内丹,咱们吃了,可能也得长命百岁。

几个翻山客都觉得有道理,就把尸身上拿出来的这些“内丹”给吃了。

谁知道,这些内丹下了肚,倒是把几个活人的精气吸了进来,重新回到了枯骨上。

尸解仙的白骨山有了肉,尸解成功。

他睁开了眼,先叹了一口气——醒过来了,但是活着无聊。

他实在没法子,就把白玉貔貅也唤醒了——有个伴儿也好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他发现这个山要有山崩,而山下正好有平民在搞中元节的活动,所以他才让这里的山精绿毛大鹅下山,帮他们逃过了这一劫。

先人做好事儿,是可以福泽后代的,他想着尽量给魏家后人多留一些功德。

但是后来山民请愿,要让他吃香火,他却不大愿意——这个地方,来的人越少越好。

所以他才回了话,说别的不要,唯独约定一件事情——千万不要拿走山上的任何一样东西。

这是他跟江仲离的约定。

就这样,相安无事过了这么多年,但是今年再次出了意外——天上掉了天雷。

可能是青龙局被破,连带着朱雀局受到了牵连,朱雀局动荡,贵妃墓开了,来了不少的山民,拿走了这里的东西。

他对不守约定这件事情是深恶痛绝的——他老是想起来无辜惨死的夫人。

活人不遵守约定,总得受到点教训。

于是他让白玉貔貅下山,把那些山民全吃了。

说到了这里,我还想起了杜蘅芷——她当初就是听见白玉貔貅几个字,才知道朱雀局有了变动,特地赶过来的,就连忙问道,那上这里来找人的女天阶杜蘅芷,是不是也被白玉貔貅吃了?

我还记得,这个魏祖光一提起了杜蘅芷,模样深恶痛绝的。

果然,听了这话,魏祖光脸色一沉:“你倒是挺关心她。”

但马上,魏祖光就释然说道:“也没什么……她见我杀人,要把我重新镇到了棺材里去,说是要保护四相局——四相局,还轮不到她来保护。”

杜蘅芷挺聪明一个人,怎么非跟这个尸解仙硬碰硬,完全得不到什么好处啊!

看出我着急,那尸解仙叹了口气:“不过,她运气好,有个很厉害的帮手。”

我顿时高兴了起来:“这么说,她没事儿?”

早就听说杜蘅芷出身于西川名门世家,还有个叫杜海棠的大风水师是她堂姑母,难不成,是杜家来人把她救走了?

这我就放心了。

可谁知道,尸解仙摇摇头:“这你得问问她那个帮手了。”

我的心刚放下,又给提起来了——怎么个意思,难不成杜海棠在这里还受了重伤,生死未卜?

我刚想问,忽然一只手就不小心陷入到了那些金银财宝之中,触碰到了什么东西。

那个感觉……竟然特别熟悉。

好像……我以前摸过一样!

我下意识就把那个东西抓住,抽了出来,就看见了一个小盆。

那个盆跟洗菜的差不多,颜色非常古怪——是非常亮的紫金色!

再一观气——那个东西的宝气,简直亮的扎眼睛!

我还没从来没见过这么亮的宝气……

可与此同时,那个熟悉的感觉再一次出现,就好像,很久之前——是我亲自把它放在这里的一样!

虽然没验证,但我清清楚楚的就感觉出来——这就是聚宝盆!

尸解仙漠然说道:“这个东西人人想要——但是,我劝你一句,能不用,就不要用,这是亏本的买卖,付出的代价,比得到的收获要多。”

啥意思?也就是说,这个东西虽然能复制出任何东西,可使用者也……

还没问出来,我忽然就觉得,这地方跟地震一样——那个白玉貔貅,走动起来了?

对了……白玉貔貅把我给吞下去,程星河和白藿香他们,一定是会想法子把我救出来——他们要拿白玉貔貅怎么样,横不能……杀了它?

这让我的心一下就揪起来了,立马站了起来——貔貅可是灵兽,杀貔貅,必定是要遭天谴的!

可我还没站稳,这个摇晃的感觉就更厉害了,我一下坐在了地上。

尸解仙盯着我,说道:“没用……白玉貔貅受到了惊吓,那消化的会更快。”

果然,话音未落,我忽然觉得脚底下一阵焦灼,低头一看,顿时倒抽一口凉气——我的鞋底子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不见了——像是被什么东西整个融化,露出了脚底板!

地上……不,应该说是白玉貔貅的体内,分泌出了一种液体,跟下了小雨似得,把这里全浸湿了。

那个液体的颜色,也是紫金色的。

我迅速爬到了那一堆珍宝上,但是我马上就发现,底下的金器碰到了那些紫金色的液体,也跟进了铁匠铺似得,慢慢就融化了!

卧槽……这种消化液连金器都能融化,更别说人了!

刚才只知道这里的东西都是珍宝,也没留心它们的形状,现在一看,这些东西的形状都像是溶解过再次成型了一样——这些消化液,会把这个整个淹没,踩在金银珠宝最上头也会被漫过去!

可尸解仙还是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似乎根本就不怕这些液体。

卧槽,不愧是尸解仙,这是金刚不坏之身还是怎么着?

不对……他身上的衣服,也慢慢腐坏,身上开始有了伤!

他也怕这个!

我连忙让他上来……就算要死,少受一会儿罪算一会儿。

可他摇摇头,说道:“我能做的,也就这么多了。”

啥意思?

啊。我瞬间就明白了——他现在是尸解仙,根本是死不了的。

而他也没法离开朱雀局,眼看着如果杀了我放回真龙穴,可能还有点用处,可我也被困在这里,救他们魏家出水深火热就没戏了。

这样的情况下,唯一的方法,就是让他这把老骨头消失——他一旦被白玉貔貅消化掉,尸骨无存,这里也就不是魏家的祖坟,魏家后代,也就不用受那种罪了。

为了后代,他真能一而再,再而三的做这种牺牲?

还说什么我们肉眼凡胎,为了其他人而拼命,到最后,他不也是一样吗?

他看着我,竟然微微一笑:“你也认命吧——只能死在这里了。”

我这辈子,最不认的就是命。

眼看着这个局势,引灵针已经扎进了心里,再行气直接就得爆血管送命,再说了——我给潇湘攒的功德还没到位,就算我有这个能力,诛杀灵兽还得倒扣功德。

眼瞅着那些紫金色的液体越来越多,四面八方一起漫进来,还有不少直接滴在了我身上。

这一滴,就能烫的人出个窟窿,我赶紧拿了聚宝盆挡在了脑袋上——聚宝盆在这里这么久还是完整的,可见并不怕那些消化液。

可聚宝盆不是雨伞,也挡不了全身,眼瞅着那些紫金液体越来越高,要把我这里淹没了,我禁不住也慌了起来——这不是跟火山熔岩差不多吗?我就要跟那些山民一样,尸骨无存了?

但冷不丁,我忽然想起来了,貔貅虽然不能排出东西,但是它有嘴——可以呕出东西!

活人呕,可以吃药,抠嗓子眼儿,但貔貅这么大,怎么让它呕?

除非我有貔貅厌恶的东西……

我下意识就浑身上下乱摸了起来,一边摸我一边还寻思,我都觉得自己病急乱投医。

可这一摸,还真摸到了一个小盒子。

我忽然想起来了,有一次我和程星河洗澡,他说那个东西值钱,让我替他保管,要是我弄丢了,他就把我给劈了。

那是……

我立马打开了,没错……是九曲大坝上,水夜叉的心!

这水夜叉是至秽之物,一口口水,都能把人阳气给封住,她的心当然就更污秽了。

貔貅是灵兽,按理说,最讨厌污秽!

我立马把那个还在跳动的心扔在了那些紫金液体里面。

只听“兹拉”一声响,紫金液体瞬间就把那个心给吞没融化了。

尸解仙的脚已经没入到了紫金液体之中,但他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,盯着那个东西,倒是一皱眉头:“你竟然有水夜叉的心……”

我跟心有缘分,还弄到过大山魅的心呢。

可也许是我想的太美,眼瞅着心已经没了,可白玉貔貅除了紫金液体越来越多,一点要呕吐的意思都没有。

那些液体已经淹没到了脚面上——看来这下算是完了……

脚上本来就没了鞋底子,这下更是一阵灼的慌,而尸解仙已经被淹没了一半——我没敢想,被淹没的那一半,已经成为什么样子了。

尸解仙看着我,像是看出了什么端倪,忽然说道:“你出去以后,我魏家就托你关照,作为回报,我送你一句话,什么时候,见到了死人跳河,公鸡下蛋,自有你的机缘。”

不是,都要死了,还送毛线的话?再说了,死人怎么跳河,公鸡怎么下蛋?

可这个时候,我忽然就觉得天旋地转,像是再次被卷入了滚筒洗衣机,不受控制的就没了平衡——真的,像是被白玉貔貅呕出去了!

我回手就要抓尸解仙,想把他一起揪出去,可就差一下,够不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