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37章 养引灵针

对了,他被老三给碰过一下,时运走低。

我最后看他那一眼,觉出来,他像是如释重负。

眼前倏然一亮,我就觉出有人一下接住了我,接着就是程星河的声音:“七星,还认识爸爸吗?”

白藿香一下将他的头推开:“滚。”

接着,就给我检查身上的伤:“这都不死,你……”

她肯定是想骂我,但是眼圈子红了,没骂出来。

我刚想对他笑,忽然就觉得有个小小的身影一下扑了过来,把我手里的聚宝盆给抢过去了。

我都不知道,自己是怎么把这个东西给带出来的。

回头去看那个白玉貔貅,只见白玉貔貅垂头丧气的就趴下了,地上都是一些早就被融了的金器,空气之中散发着一种焦灼的味道。

摸龙奶奶也看那个白玉貔貅,接着就回头看我:“那个……”

她想形容,但是没想出什么形容词来。

我把事情说了一遍。

摸龙奶奶叹了口气,看向了白玉貔貅,表情十分复杂。

唯独熊孩子不知道什么一二三四,还在乱踢乱跳,嫌这里无聊,要回去坐摇摇乐,在摸龙奶奶身边一个劲儿的扭:“死老婆子,你等雷劈呢!”

摸龙奶奶叹了口气,喃喃的说道:“这事儿,还真是要遭天打雷劈的罪过。”

把自家祖宗逼到了这个份儿上,确实。

乌鸡知道了杜蘅芷的事儿,也皱起了眉头:“杜天师的帮手?会是谁呢?”

这个时候,程星河用肩膀撞了我一下,示意我快去看看身后。

我一瞅,小黑无常已经抱住了聚宝盆,我冷不丁就想起了那个尸解仙说的话,大声说道:“你先等一下,这聚宝盆,好像不能随便用……”

说是有代价。

可小黑无常充耳不闻,倒像是怕谁拦着他,已经把那个小小的黑药丸放进去了,脸上的表情满是祈求。

程星河说道:“你没看见他见了聚宝盆跟打了鸡血一样?不管什么代价也好,你拦不住。”

我们几双眼睛,眼睁睁的就看着那个盆里,竟然真的变出了两个黑药丸子!

程星河一下就激动了起来,俩手搓的跟苍蝇似得:“这下好了,终于能让儿子当富二代了……”

可药丸那么一拿出来,我忽然觉得小黑无常的面相,冷不丁就不对了。

可小黑无常迅速转头,我也没看清楚不对在什么地方。

小白无常就剩下一口气,小黑无常把那药给他喂了下去,小白无常气若游丝的还在说:“哥……我吃了,你……”

“你放心!”小黑无常立马大声说道:“聚宝盆哥已经拿到了——你看!”

说着,他拿过了那个万寿丸,自己也吃了下去。

小白无常这才放了心:“太好了……哥,咱们能……”

可说到了这里,小白无常一歪头,就吐出了一口血。

白藿香皱起了眉头,低声说道:“恐怕……”

我知道她的意思,小白无常,怕是活不长了。

小黑无常自然也能看出来,但是他不愿意相信,只是继续把小白无常抱的紧紧的。

不长时间,这兄弟俩忽然一起哆嗦了起来——毒发了。

对了,万寿丸本来是剧毒的东西。

接着,我们就听见了衣服撕裂的声音——他们俩的身体,真的开始逐渐变大,直到把衣服都给撑破了!

摸龙奶奶显然也知道他们俩的事情,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不长时间,他们真的变成了成年人。

别说,这俩无常当小孩儿的时候凶巴巴的,现在倒是眉目清朗,看着颇有人样——很像是现在小姑娘们都喜欢的大叔。

小白无常瞅着小黑无常的样子,高兴的摸着小黑无常的脸:“哥,你长的还怪俊的哩。”

小黑无常其实快哭出来了,但他还是努力做出了一个笑容:“你也是,走,咱们回家,跟那个老娘们提亲去……”

小白无常一脸憧憬:“走……”

小白无常的手,一下垂下去了。

小黑无常还是假装没看到,一下就抱住了小白无常——但是小白无常现在是成年人的模样,根本就抱不起来了。

他自己身上本来就有内伤,何况还吃了剧毒的万寿丸,两个人非但没起来,还一起倒在了地上。

乌鸡忍不住说道:“你弟弟他……”

我拉住了乌鸡,这小子怎么就这么没眼力见儿呢?确实是欠教育。

乌鸡只好退回来,小黑无常转头看着我,说道:“李北斗,我玄家记你这个人情——以后有用的上的,来玄家找我们哥俩,刀山火海,义不容辞。”

我只好摆了摆手:“也不用这么客气……”

被程星河在身后踹了一脚:“我看你怕是有点虎,天上掉的人情,不要白不要。”

小黑无常把聚宝盆放在了地上:“说话算数,这聚宝盆,我们哥俩只用一次。”

程星河连忙就把聚宝盆给接了过来,爱惜的用脸擦聚宝盆:“这下可真是……”

白藿香看不管他那个样子,冷冷的说道:“你说,聚宝盆会不会复制出一个你?”

这话一下把程星河说的后心发凉,赶紧把脸挪开了。

我还是放心不下那个“代价”,就看向了小黑无常的面相——这一下,才察觉出来,刚才是哪里不对。

他长大成人之后,保寿宫冷不丁就缩短了几分——像是,少了十年左右的阳寿!

卧槽了,我的心顿时就是一紧——这么说,使用聚宝盆的代价,是自己的阳寿!

我一下想起了那个传说之中的沈万山,难怪他死于非命了呢,这些钱,真的是拿命换的啊!

不过……看着小黑无常这个样子,你告诉他这是拿命换,估计他也愿意。

小黑无常喘了口气,还是背上了小白无常,一步一步就走出去了。

摸龙奶奶在他们身后叹了口气,抱起了那个一会儿也不闲着的熊孩子,也往外走了出去了,

乌鸡回过神来,忍不住说道:“不是,胡奶奶,您别急着走,您这一次,不是来帮我们天师府找杜天师的吗?可现在,杜天师还没找到呢……”

摸龙奶奶冷笑了一声:“我要做的事情,已经做完了,剩下的,你们自己处理吧。”

这把乌鸡气的够呛,可又不敢对摸龙奶奶怎么着,气的跺脚,动作比哑巴兰还娘炮。

我看向了摸龙奶奶祖孙俩的背影,忽然想起了尸解仙的话,他要我帮他照顾魏家。

可人家是天阶的高品,我连人家的气都望不出来,说什么照顾人家,这不是笑掉人大牙吗?

而这个时候,摸龙奶奶回过头来,就对我说道:“李北斗,以后,咱们还会见面的——可能,我会有求于你,请你到时候,不要嫌弃。”

有求……于我?

我没听错吧?

乌鸡一双眼睛瞪的跟乒乓球似得,低声说道:“乖乖,我还觉得,我一个地阶认黄阶当师父,就够古怪的,真没想到,天阶还能有事儿求玄阶?师父,你跟徒弟撂个实底,你到底什么来历?”

程星河答道:“你应该也听说了吧,首席天师可能就是他爹。”

乌鸡皱着眉头,说道:“我却觉得不像……说句大逆不道的话,我看首席天师都未必有资格当我师父的爹。”

乌鸡这小子别的没学会,拍马屁的功夫倒是见长,自学成才还是怎么着?

这个时候,身后的白玉貔貅像是缓过劲儿来了,对着白藿香还是十分依恋。

白藿香拍了拍他的脑袋:“送君千里终须一别,我们要走了。”

可白玉貔貅拖着杜蘅芷,就是不让她走。

白藿香拿出了一个东西——正是之前尸解仙挂在了脖子上的白玉貔貅吊坠,它的寄身符。

她说道:“从此以后,你可就自由了。”

程星河没忍住,跳过去就想把寄身符给揪回来:“现在它原来的主人也别消化了,它自己留在这里,孤零零不是也怪可怜的吗?再说了,它要是再攻击山下的人,那可就太作孽了,与其这样,不如换个主人,以后跟着我过,我保管它吃香的喝辣的……”

白藿香却一把将吊坠抬了起来:“凭什么?它好不容易才自由……”

白玉貔貅也听懂了程星河的话,一下就把程星河给掀翻了。

我看着想笑,但是一笑就扯的浑身疼,没笑出来。

不过,白藿香也听明白了程星河的意思——这白玉貔貅确实吃人,万一留它在这里造孽,那就不好了。

乌鸡答道:“这个白玉貔貅显然是喜欢上你了,既然这样,不如你亲自收下寄身符,让它跟着你嘛。”

末了他又欠欠的加了一句:“对吧师娘。”

白藿香的脸一下红透了,瞪了乌鸡一眼:“再胡说八道,信不信我毒哑了你?”

乌鸡缩了脖子不吭声了,对我投过了个求助的眼神,我也没搭理他——活该。

白玉貔貅等的就是这句话,十分期待的看着白藿香。

白藿香一寻思也是这个道理,就把吊坠挂在了脖子上:“什么时候你想自由,我就放你自由,进去吧,小白。”

白玉貔貅不见了。

程星河在一边直撇嘴:“好么,上次七星收了个人脚獾,起名叫小黑,你弄个白玉貔貅,起名叫小白,你们俩什么品位?寄身符还起个情侣的。”

不过白藿香一瞪他,他也不敢吭声了——他还得靠着嘴皮子做买卖,绝对不想被毒哑。

说起小黑来——上次在哑巴兰家,我把小黑借给了兰建国了,后来潇湘出事儿,我一直没见到兰建国,也不知道小黑怎么样了。

更不知道,哑巴兰怎么样了。

我们抱着东西出去,走的比较慢——乌鸡那还好,我和程星河这次可以说伤的千疮百孔,活像两个烂柿子。

老三挺殷勤,还架着我走,我跟老三道了个谢,把老三说的满脸通红的:“小神仙你这是哪里的话,要不是你,我老三这条命都搭进去了——再说了,我也没做啥啊。”

没做啥?说出来,恐怕他自己都不信——这次进朱雀局,功劳最多的就是他。

程星河瞅着那么些个金银珠宝,恨不得全给搬到身上,可他一身是伤,沉东西也带不了,就一直死死的抱着聚宝盆,嘀咕着那些也不算啥,有了聚宝盆,其他的不在话下。

要是让他知道聚宝盆得用寿命换,看他还笑不笑的出来。

出了这个洞口,外面正是大亮的天,刺的人睁不开眼睛——我忽然觉得,我活了二十来年,还真是第一次这么累。

手下意识的就摸在了逆鳞上,朱雀局也破了,潇湘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?

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在了耳边。

“小心。”

我挡住眼睛的手,一下就给僵住了。

这是……潇湘的声音?

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又一个声音在我们面前响了起来:“咳咳……李北斗,可算等到你了。”

程星河的声音一下就紧了:“海老头子……”

暴发户的声音也十分兴奋:“爹,他身上的引灵针,可让儿子一番好等,快取出来,给儿子传灵气吧!”

我忍不住咬紧了牙——妈的,才刚觉得现在运气好转了,死老头子真会挑时候,偏偏是我们现在这个状态下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