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40章 我救了她

这一下出去,一阵风擦着我头发就拂过来了,猝不及防,把我整个人都带了个跟头--好像人牵马,反而被马拖走了一样。

眼前天地倒转--我还真被自己的行气掀翻了!

回头一看,倒是一阵失望--黄花斛木还是完完整整的,并没有跟我预想的一样留下什么手印子。

可程星河和白藿香的表情,却同时变了。

回过头,过了没两秒钟,我头皮才炸起来。

只听"咔"的一声响。整个黄花斛木轰然倒塌--这还不算,黄花斛木周边三米以内的灌木也"轰"的一声,全朝着后面倒了过去。

这??是我打出来的?

老三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,喃喃的说道:"小神仙??你,你会隔山打牛?这是硬派气功啊!"

说着还挑起了大拇指。不住嘀咕着我比他们村擅长劈砖的老四还硬。

我刚想站起来,却觉得头重脚轻,有点站不稳当,好险没栽在这里。

白藿香一把扶住了我:"你引过来那么多的灵气,不是现在这个品阶能消化的了的--还得慢慢适应。"

程星河也反应过来了:"狗屎运--这绝对是因祸得福的狗屎运啊!"

乌鸡这会儿挣扎过来了。瞅着我直叹气:"师父,你果然不是什么一般人!"

我现在跟刚坐完过山车似得,直发晕,这才回过神来,运气真是触底反弹了。

而且??生死关头过去,我还想起了潇湘来。

之前,分明就是听见了她的声音,她是不是回来了?

而且,引灵针分明就是来吸我灵气的,为什么能逆吸其他人的灵气?

这时身后传来了一声惨叫,回头一看,原来程星河带出来的金器都用来砸海老头子的金钟罩了,现在不知道散哪里去了,他准备回那个灵隐洞再弄点东西出来。

可惜那个洞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轰然倒塌,根本进不去了。

虎货,这镇物都没了,局自然会塌下来,这还用说吗?

看这程星河揪着头皮那个表情,几乎要满地打滚。

半晌他才反映过来,拼命四处找丢失的金器--照着他的话,有聚宝盆也得有本钱啊,总不能把手放进去复制出一把指甲吧。

可这里长年累月人迹罕至,四处的杂草都有半人深,想找那些金器实在太难了。

他就求白藿香把貔貅借给他,貔貅以金银珠宝为食,能发现宝物的踪迹。

白藿香捉狭一笑:"你也知道小白是以金银珠宝为食的,你不怕??"

程星河这才反应过来,赶紧摆了摆手:"算了,正气水,你当我没说。"

接着,他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又过来捅我:"你不是会看宝气吗?快帮我找找!找好了,我给你买个劳斯莱斯。"

你就吹吧,你给我买啥型号。泡影还是幻觉啊?

不过得到了这么多的行气,凝气上目,说不定真的能看到新东西,我也是跃跃欲试,就凝气看了起来。

这一看不要紧,确实比以前更清楚了,看出来四周围有很多散乱的宝气--但是都很零碎,肯定全砸坏了,我刚想给程星河指,忽然发现一个地方的气不对。

微微的紫气。

这种紫气跟贵妃墓那种地势的场气不同,带着微红的光晕,是活人的气。

而且,那个紫气是功德光,不是普通印堂光,说明不是江辰或者城北王那种贵人。而是一个天阶。

难道是摸龙奶奶没走远?

不对??摸龙奶奶的气我根本看不清。

那是其他的天阶。

那种紫气也不大,跟海老头子差得远,我心里一提,顿时就猜出来那是谁了!

程星河看我对着那边就跑过去,别提多兴奋了:"七星,你这么激动,是不是看见什么大宝贝了?"

乌鸡他们看见我们往这里跑,赶紧跟了上来:"师父,什么情况?"

那地方周围都是各种藤蔓,乍一看。一年半载没有人踏足进来的痕迹。

可我绝对不可能看错,这里肯定有人。

这一道气越来越明显,应该就在这里。

程星河还要追问,去举起七星龙泉一扫,这里的藤蔓齐刷刷斩断,里面是个洞穴--洞穴规规整整的,倒像是人工开凿出来的。

乌鸡还算是见多识广,脱口而出:"这是坐化洞?"

所谓的"坐化洞",其实是旧时代的人独自修仙的场所,是能吸收日精月华的宝穴,所谓坐化,就是立地成仙。

古代的修行者观气,看好了一个位置,就会开凿出一个洞口,在里面修行,据说宋朝的时候就有个人,夜里望气,发现一个山上有个位置气色不同凡响,立马抛妻弃子就要去修行,说那地方是天造地设的坐化洞。

从此他就在那住下了,让家里人千万不要去找他。

家里人放心不下,后来还是去找他了,这一看不要紧,他已经被重重白色茧子包围住了,家里人见他修仙有成,真的坐化了,还挺高兴,后来才有道士告诉他们,这地方有蜘蛛精,占据了仙人的坐化洞,专门幻化出幻象吃人,你家人可能就倒霉了。

他么家人一听,剥开那个大茧子一看,发现里面还真的只剩下一具尸骨了。

我们进去一看,里面果然有一些道教的风水符,再往里走,程星河就开始防御了:"这里别是也有什么怪物把??"

话音未落,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:"你们可算来了。"

这个声音??竟然十分耳熟。

我们一瞅,顿时一愣,程星河脱口而出:"要饭的??"

我从后面踹了他一脚--当时那个公孙统对付海老头子时的能耐,我们都看见了,他不可能是个真正的叫花子。

但是公孙统也不生气,只是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,冲着里面一努嘴:"等你们等的花儿都快谢了。"

等我们?他早算出来,我们会上这个地方来?

这不禁让人后心发凉,我们这一行,确实能比普通人窥探到更多的天机,可能准确的看出未来发生事情的时间地点,这是??真正的未卜先知!

顺着他的视线往里一看,我不由又是一愣--里面有个石头床。上面躺着的,真的是久违的杜蘅芷。

我瞬间恍然大悟??公孙统费尽力气,去找大山魅的九窍玲珑心,要给自己侄女治病--那个侄女,竟然是杜蘅芷?

而尸解仙说。杜蘅芷有个厉害的帮手--就是公孙统?

世界可真小--不对,是高阶的世界真小。

乌鸡哪儿知道里面这么多事儿,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:"杜天师,可算找到你了??"

可还没靠近,公孙统一把拦住他。摇摇头,反而跟我努努嘴,意思是让我过去叫她。

这倒是把我弄的很尴尬,我跟杜蘅芷面都没见过超过三次,远远没有乌鸡跟她熟悉,我去算怎么回事?

不过??公孙统虽然模样不羁,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威慑力,好像??一个长辈,让你不得不听他的话。

我只好就过去了,而公孙统拉住了我的后脖领子,说道:"还有一件事儿,我想请你帮个忙。"

我?这公孙统是个什么样的人,比天阶还高,我能帮上什么忙?

公孙统有点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,对杜蘅芷那看了一眼:"等我侄女醒过来。你千万不要说事情跟我有关系--她要是问起来,你就说是你救的她。"

"啥?"我更不明白了:"为什么?这不是骗人吗?"

公孙统的脸色更加不自然了,一只手在后脑勺上不停的挠:"这是陈年旧事,我不想提了--总而言之,绝对不要跟她提起任何关于我的事儿。再说了??"

他盯着我。强词夺理似得说道:"这也不算是骗人--九窍玲珑心,确实是你弄到的,说你救了她,也实至名归,你帮我这个忙,我欠你一个大人情。"

毛线的实至名归,想也知道,公孙统为了从尸解仙手里救出杜蘅芷,得花了多大的功夫,就凭我,我做得到?

可程星河抬脚就踹了我一下:"这种人物的人情,你不要白不要!"

对了,他外号叫什么不欠人情。

公孙统不由分说,就把我往里面推:"快点快点,你等雷劈呢!"

我只好过去了。

说也巧--我才刚蹲下,不偏不倚,杜蘅芷就睁开了眼睛。

新年掐点放炮都没这么准!

而杜蘅芷一看见,一下就坐起来了,大眼睛映出了我来:"李北斗?"

我讪讪的点了点头:"你??没事吧?"

杜蘅芷点了点头,问道:"是你救了我?"

她这眼神,说不出的,竟然有点期待。

我其实说不惯谎话,不过已经答应了公孙统了,也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。

她大眼睛一弯,一下就抱住了我:"谢谢??"

她身上,有春日桃花的味道。

我心里没底,就回头去看公孙统,可公孙统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不见了。

乌鸡像是忍不住了,就在一边咳嗽,咳嗽的还特别浮夸。

我想问他是不是喝了漂白水了,一抬头,就发现他给我使眼色。

有啥事儿?

手机阅读请访问『』无弹窗在线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