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48章 亏心之事

还没等我开口,程星河猛地就冲我扑了过来,狗血绳腾的一下弹了出去。

我听到了重物落地的声音,回过头,先看见地上了落了一个厚重的大皮帽子,接着,就看见一个人蹲下,摸索着要把帽子戴回去。

这个“人”,确实没有脑袋。

元凶?

而这个元凶,捡起了帽子之后,似乎感觉出了这里不平安,奔着窗口就跑了出去。

就是为了它来的,怎么可能让它就这么跑了。

我也没来得及望气,拔出七星龙泉,对着它就划了下去。

这一声“哗”的一下,直接把木头窗框整个切断,附近的锅碗瓢盆断的都整整齐齐的。

而这个大皮帽子竟然侧过身,躲过了七星龙泉的锋芒。

我顿时一愣,卧槽,这货不显山不露水,这么快?

程星河一看那些碎了的东西,大声就说道:“七星,你特么你悠着点,别买卖还没做成,咱们倒是得赔人家钱。”

本来听故事听着了的哑巴兰也被惊醒,一睁眼看见了大皮帽子,二话不说也扑了过来,一个拖把,就把快要出去的那皮帽子,跟棒球似得打回来了。

程星河更不用说,周围早就围了一圈狗血红线,那个大皮帽子被我们三个包抄,就直愣愣的站在了厨房中间。

七星龙泉煞气太大,这一下它可能会死,我就让程星河用狗血红绳收它,

程星河会意,结果狗血红绳一收,那个大皮帽子就软软的倒下来了。

哑巴兰一瞪眼:“哥,这玩意儿是什么啊,怎么这么容易就死了?”

我还想知道呢,就瞪程星河:“你他妈的下这么狠手干什么?”

这可把程星河给冤枉坏了,连忙说道:“哎你别逮谁喷谁啊,我看保不齐是你刚才砍死的。”

也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了,我就把那个大皮帽子摘下来,里面果然没脑袋,再把那个大皮袄解开,我们三个这才傻了眼。

这个大皮袄里面,竟然是空的!

程星河连忙说道:“还真是小鬼乔装打扮的?特么比明星还注重隐私……”

“不是。”我把大皮袄挪开,让他们看地面:“那东西不仅跑的快,刨的也挺快。”

他们俩一看,原来厨房的洋灰地面,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破出了一个大窟窿,新鲜的泥土气息扑鼻。

哑巴兰探头下去看:“那……到底是什么?”

我回头就要去看那个女婿,结果刚才这么一乱,那女婿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跑了。

难怪瞅着他那个面相,像是要大祸临头的样子……这货自以为聪明,应该是怕小鬼报复,找地方藏着去了。

傻哔,要是他留下跟我们在一起,我可能还可以想想办法,说不定还能让他躲过一劫,但他这一跑,可躲不过血契小鬼。

我就想出门去找他——还有一件事儿没问,那就是雄霸叔的头发,到底被藏在厨房什么地方了?

可不偏不倚就在这个时候,楼上忽然响起了一声惨叫,听上去,像是和上的!

之前让和上送雄霸叔上楼,难道雄霸叔那头儿出事儿了?

也罢,人各有命,那个女婿也是自己找的,我把腿从门槛上收回来,奔着楼上就跑了过去。

进去一看,只见雄霸叔一手拿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,好像要砍和上,而和上一手抓住了雄霸叔的手,胳膊上是很深的刀口。

我立马上去拉他,可和上大声说道:“北斗,你别过来,雄霸叔怕是疯了,要拿刀砍自己,刚才是我拦住了他!”

我现在已经看出来了——雄霸叔的脸上,重叠着一个若隐若现的影子。

撞邪了。

而程星河大声说道:“雄霸叔身上的——就是女婿脑袋边那个年轻男人!”

雄霸叔死死的盯着我们,忽然反手就把和上的脖子卡住了,嘶声说道:“你们过来,我就弄死他们两个!”

这个声音……跟雄霸叔自己的,完全不一样,而且,还带点锦江府口音。

哑巴兰的同乡?

那个东西的力气竟然这么大……连和上都制服不了他。

不是什么普通的邪物——仔细一看,妈的,真是死人不可貌相,这东西等级竟然这么高,是比阴青鬼还高一等灰灵鬼,能耐快赶上魏秋霞了,再这么下去,就要化煞了。

怎么也得地阶一二品才能处理……

我立马就说道:“你让人做成了小鬼,确实可怜,不过这些人是无辜的……这样吧,你松开他们,有话好好说,有冤情,我们给你做主。”

这个年轻男人,显然是被人练成了小鬼了——一个普通的死人,怨气多大,也很难到这个等级。

成人炼制出来的小鬼,跟婴胎炼制出来的还不太一样——婴胎是靠着没能出生的怨气,也还没懂事儿,不怎么讲道理,但是成年人做成小鬼,一般是因为他有很强的怨恨,九成是冤死的。

这种冤死鬼的怨气疏通出来,就好解决一半了。

“你知道什么?”谁知道那张套在了雄霸叔脸上的灰色“面具”大声就说道:“我别的不要,就要这个死老头子的命!”

多大仇多大怨这是。

硬碰硬的话,有可能会把和上和雄霸叔给搭进去。

而且,听这个意思,这个年轻男人,难道跟雄霸叔,还有什么积年恩怨?

正在这个时候,他忽然一脚踹开和上,拿起菜刀,奔着雄霸叔的脖子就砍了过来。

我一瞅后心都凉了,立马往上抄了一步,一脚踹在了雄霸叔的膝盖上。

雄霸叔不由自主就踉跄了一下,瞅着我恼羞成怒:“你敢坏我的好事儿……”

说着,就把菜刀从雄霸叔的脖子上拿起来,对着我砍了下来。

等的就是这一瞬间。

我一下把七星龙泉抽出去,引了行气,对着他就顶了过去。

可那会儿我还忘了——我身上现在有海老头子的一半行气,一用出来,用力过猛,是把他手里的菜刀给打下去了,可我自己也被行气带了个大跟头,对着雄霸叔就撞了过去。

好巧不可……雄霸叔身后,正是卧室的落地窗!

酒楼的大厅非常高,卧室虽然是二楼,实际却有三四层楼的高度,这一摔下去,撞到了要害,人可就完了!

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窗户破碎的声音在我们耳边炸开,扑脸就是午夜冰冷的风。

身子一坠,我一把抓住了雄霸叔,另一手就用七星龙泉卡在了空调外机的缝隙里,勉强抓住了。

程星河他们三个吓的不轻,从破窗户里探出身子就要把我们捞上来,可那个位置偏偏很难够到,而那个年轻人抬头,以雄霸叔的脸,对我露出了一个阴森森的笑容。

与此同时,我就觉出,拉住雄霸叔的手一阵剧痛。

他要强行让我松手。

我还要行气,好把他给甩上去,可还没来得及,我听见手的关节“咔哒”一声响,雄霸叔的手就从我手里松开,整个人坠到了楼下!

卧槽,这下坏了……

和上也吓坏了,可就在这个时候,雄霸叔忽然停在了半空之中。

像是……有一只手,凌空伸出来抓住了他。

那个年轻男人歪头,像是看到了什么,脸色越来越阴沉了,刚想动,就被那只手直接拽了进去。

那是……什么东西?

我们几个立刻下楼,见到了雄霸叔趴在了地上,手里在撕扯什么东西,我脑子一转,立刻说道:“程星河,和上,把哑巴兰给抓牢固了。”

这一声把他们三个给说愣了:“啥?”

但他们知道我说话肯定有原因,立马就照做了,我接着说道:“哑巴兰,念引鬼咒,把那个年轻人引到你身上来。”

我倒是要看看,这个东西,跟雄霸叔到底什么仇什么怨。

他们三个顿时恍然大悟,哑巴兰一张嘴,雄霸叔猛然回头,就看向了我们,但是他听到了引鬼咒,脸色的表情顿时就扭曲了起来,回身要跑,可身子一坠,就直接趴在了地上。

而那股子灰气,像是被吸尘器吸的雾霾一样,笼罩在了哑巴兰的身上。

这下我算是有经验了,早把七星龙泉搭在了哑巴兰的身上。

七星龙泉连灵龟抱蛋地的大将军都能镇,更别说一个灰灵鬼了。

果然,哑巴兰猛地睁开了眼睛,死死的盯着我,漂亮的大眼睛满是怨毒:“你到底……为什么要坏我好事儿?”

我答道:“你先说……你跟这对父女有什么仇?”

这个时候,和上已经把雄霸叔给扶起来了,死命给雄霸叔掐人中,和上那个手劲儿,骨头都能掐裂,雄霸叔被瞬间疼醒。

他听到了哑巴兰说的话,身子禁不住哆嗦了一下。

我眼尖,已经看出来了,立刻问道:“雄霸叔,你听得出来这是谁的声音?”

雄霸叔一个激灵,这才点了点头,犹豫着说道:“像是……像是以前我们酒楼一个学徒,小,小吴的声音。”

说着,他看向了哑巴兰:“你……你是小吴?”

哑巴兰冷笑了一声:“想不到,你还认识我……那你还记得,我是怎么死的吗?”

雄霸叔脸色立马暗了下来,喃喃的说道:“我,我这辈子,就这一件事情亏心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