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5章 灵龟抱蛋

啊……我想起来了!

我们这个行业,非常注重师承和派别。

每个派别弟子在出师的时候,就会从师门得到一个风水铃,上面就是自己的师门派别和等级,算是风水师独当一面的营业执照,我一个外孙承舅姥爷业的,当然不可能有那玩意儿了。

这种“野生”风水师,在他们这些名门正派眼里饱受歧视,低人一等,被称为野狐禅。

黑胡子看出来了,高高在上的冷笑了一声,他跟班也在后面狐假虎威:“我说怎么连韩先生也不认识,感情是个野狐禅?难怪干出了那种坑蒙拐骗的事儿,给同行抹黑,丢人现眼。”

这说的什么屁话?就算我是野狐禅,也轮不到你们上门泼脏水。

可还没等我说话,一个跟班给了我一个证件,原来他们还真是官面人物,专门管理业内纠纷的,而我被人举报了,说我无证经营,坑了别人二十万。

举报?我一错眼看到外面,心里就明白了——外面有个E级奔驰,正是安家勇那辆。

这王八蛋是跟我杠上了吧?还玩儿起阴的了!

说着那几个人就要把我给带走——让我配合调查,那帮跟班儿还冷嘲热讽,说我想钱想疯了,手这么黑,咱们这一行被人称为骗子,就是我这样的老鼠屎坏了一锅汤。

我是想反驳,可因为不和阴阳群,我真对业内的规矩不熟悉,上哪儿说理去?

正在这个时候,一辆加长林肯在门口停下,车门打开,下来一个人:“我看谁要调查我哥们?”

我一瞅顿时愣了——这不是和上吗?

和上现如今一身豪华定制西装,一身腱子肉重新长了回去,看着雄赳赳气昂昂的,妥妥是个霸道总裁啊!

那黑胡子一看和上,连忙说道:“这不是和总吗?你怎么来了?”

和上一把手搭在了我肩膀上,说:“这是我过命的哥们,他遇上了麻烦,天上下刀子我也得来,韩先生,你倒是说说,我哥们坑了谁的二十万?”

有个跟班儿不知道眉眼高低,立马说道:“他坑的是……”

“啪”,黑胡子一把打在了跟班儿头上,说道:“跟你们说了多少次了,调查事情要清楚,不能这么草率,要不是和总亲自过来,又有个人才被你们坑了!”

那个跟班儿显然是做惯了背锅侠,点头点的跟磕头虫似得,连声说是自己不谨慎,听信了举报人诬告,回头肯定好好跟那个举报人算账。

我远远就看见安家勇从奔驰上下来,显然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,但他赶紧就回到了车上,一溜烟的跑了。

黑胡子跟失忆了一样,完全忘记了刚才跟我横眉冷对的样子,十分热络的说道:“李家小哥,真没想到你是咱们和总的朋友,我跟和总交情很深,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吗!”

还说我要是刚入行,业内的事情有不清楚的,随时可以去紫金大街的和顺轩找他,可别弄这种误会,太伤感情了,说完又跟和上说,这事儿是他不对,千万别跟他有了嫌隙,新楼盘的事情可还是得想着他点。

和上爱理不理的答应了一声,黑胡子套了半天瓷才走。

目送着黑胡子的背影,和上呸了一声,这才拍了拍我肩膀,说:“北斗,我不是说了吗,你是我和上一辈子的哥们,遇上麻烦你咋不找我呢?”

原来和上家那个合作商跑路之后,神奇的拉到了一大笔投资,一下就把和上家给带起来了,之前讨债的那些人全换了面孔,声称钱不要了,就当入股投给和上家,不还也行,权当是个人情。

和上说的一点没错,穷在闹市无人问,富在深山有远亲,以前和上落魄的时候,对和上越疾言厉色的,现在对他越热络,和上一番感慨,说也挺感恩之前的事儿,让他认清楚了,啥叫人性。

说着拍了拍我肩膀,说患难见真情,一辈子就我这么一个真兄弟。

我让和上说的怪不好意思,连连摆手说那是因为你有富贵命,我只是顺水推舟,逆风翻盘的是你自己。

和上用肩膀子撞我一下说我深藏功与名,真是个高人。

我说咱也别商业互吹了,刚才那是咋回事?

和上脸色就凝重下来,说你是不是得罪安家勇了?

原来安家勇也不知道跟谁支了招,弄了很多材料,跑我们行业的管理处去举报了,材料弄得有理有据,还跟业内的大佬通了气,我要是被抓进去,别说开店了,弄不好还得判了。

而这一阵和上因为开了新楼盘,需要有人来看风水,所以不少看风水的毛遂自荐,想来给他做策划,他也就认识了不少业内人士,无意之中在里面听说的这件事。

姓韩的也在竞争这个活儿,对和上殷勤的了不得,当然给和上面子了。

真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安家勇对程序知道的这么清楚,背后显然是有业内人士撑腰。

和上大手一挥就说:“那傻逼的事儿交给我了,敢对我和上的兄弟下黑手,我看他是不想过了。”

我就让和上也别太露锋芒,谁也不知道安家勇背后是谁,惹上麻烦就糟了——有些做阴面术的,是些个不要功德的亡命之徒,实在是不好惹。

和上让我放心,接着就跟我挤挤眼,说我这次来也是一箭双雕,除了给你解围,还有一件事儿,好事儿。

原来那些风水师争着抢着要给他的楼盘看风水,不光是因为这是个肥活,能赚一大笔钱,还因为那地方的风水非常出名,谁要是能规划了那地方的风水,一旦成功,立刻就能在业内扬名立万。

接着他就问我,知道本地的水湾大厦不?

这大厦我当然知道,是前些年兴建的,在福寿河的中段,藏风引水,手挥一下山河动,撒土一把成蛋形,这叫灵龟抱蛋,是最招财的风水!只要能在这个地方行商,那必然日赚斗金,最适合商业区。

只不过没记错的话,水湾大厦一开始虽然确实生意兴隆,可后来闹了人命,不行了。

那人命案也特别离奇——每年都会死一个人,第一年是个保洁,据说死在了卫生间,好像是心脏病,第二年是个商户,卸货的时候被压在了车斗下整个扁了,这两件事都算是意外,也没什么大的影响,可第三年最出名,死了一对龙凤胎,小孩儿奔跑玩耍,从楼上掉下去一起摔死了。

这下本地人都起了疑心,要死也不能死的这么巧吧?就有人传言,说这地方邪,搞开发的时候,就挖出来了很多人骨头,只不过开发商财大气粗给压下去了。传言越说越厉害,搞得本地人都跟水湾大厦叫尸湾大厦。

等到了第四年,虽然生意还在做,但是里面的商户都不干了,好多人说卫生间里听见有人叹气,开门一看又没人,有认识那个保洁的,说像是保洁的声音,还有人运货的时候听见车底下有人喊:“好疼啊……”还有人晚上听见楼梯上有孩子跑跳的声音,别提多瘆得慌了。

所以第四年,水湾大厦宣告破产,那地方就成了一个鬼楼。

和上这次,就把这个位置的开发权拿到手了,打算整体翻新,重新开发,很多风水师想借机出名,他知道我是干这一行的,就想肥水不流外人田,能出名的好事儿当然是要给哥们留着的。

我则寻思了起来,既然这么多风水师都在盯着这地方,能不能从中打听到江瘸子的下落?

人财两收的活儿,傻子才拒绝呢,我就说你放心吧,这事儿交给我,保管给你弄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