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50章 万寿鼋血

这个大龟,他还真见过。

这种龟不常见,学名叫万寿鼋。

古代传说,说吃了这种龟的肉,能万年不老。

当然,万年不老是不现实的,又不是鲛人肉。不过据说效果跟千年人参有一拼,是可以延年益寿的。

所以这种万寿鼋早年间被狂捕滥捞,存世量不多,物以稀为贵,一个小小的万寿鼋都能卖个天价,这种大个的万寿鼋更是有价无市。

当初还是雄霸叔一个早年帮助过的朋友下海捕捞,无意之中抓住,觉得是个稀罕东西,特地给雄霸叔送来的。

这个万寿鼋一到了酒楼,瞬间就引起了轰动,不少有钱的主竞标,要吃这玩意儿一口。

这东西个头又大,随便一卖就是个天价。

开门做生意,哪儿有不赚钱的,雄霸叔也雄心勃勃,想着大赚一笔。

可那天晚上,雄霸叔就做了个梦,梦见有人跪在地上求他,说我就还最后一天了,你放我一马,我欠你个人情,一定厚报。

啥叫最后一天?雄霸叔在梦里就问他是谁啊?

那个人说明天你就知道了,有人会砍我一刀,但是第一刀死不了。

雄霸叔这叫一个莫名其妙——这是混黑社会的还是怎么着?可人家砍他,他一个半老头子有什么办法?

梦醒了之后,心心念念的要杀万寿鼋赚大钱,也就把这个梦给忘了。

结果第二天,他正在安排客人,就听见后厨房里有动静,他过去一看,原来大师傅要操刀杀了万寿鼋,结果等万寿鼋的脑袋出来,第一刀下去,竟然没砍中,脑袋缩回去,只砍到了龟壳上,万寿鼋从案板上翻下来了,砸了不少家伙。

雄霸叔瞅着龟壳上的刀口,忽然就发了愣。

昨天托梦的,莫不是这个玩意儿?

大师傅在旁边道歉,说第二刀肯定来个干脆利落,可雄霸叔摆了摆手,说算了。

酒楼里的人以为雄霸叔要亲自操刀——毕竟他也是红案的一把好手。

可雄霸叔抱着那个万寿鼋就出去了。

工作人员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以为他有啥别的杀鼋招数,其实雄霸叔是想着把这个东西给放了。

可这个东西个头这么大,你抱出去,保不齐就会被人给盯上,前脚放生,后脚就让人捞走了。

于是他就拿了一个不要的皮帽子,还弄了个不用的皮袄,把这东西给包住了。

一出门,有人问起,他就说家里孩子病了,捂严实了看病。

这么着,偷偷摸摸的把万寿鼋弄到了野外适合放生的地方,还拍了拍万寿鼋的大壳,说你赶紧走吧,算你命大,以后小心着点,下次再让人捞上来,那就只能做羹了。

等回到了酒楼,客人们还等着万寿鼋的肉呢,雄霸叔就挺不好意思的说,一个没看住,万寿鼋给跑了,实在对不住。

不管是顾客还是工作人员听了,都气的摇头,说那么值钱的东西怎么说丢就丢了,损失多少钱哇?

可雄霸叔乐呵呵的,也没往心里去,很快就把这事儿给忘了,看见大皮帽子大皮袄都没想起来。

说着他就摸了摸那个万寿鼋。难以置信的说:“这东西还真的有灵是怎么着?从楼上掉下来,是他……”

没错,就是这个东西接住了雄霸叔,才免得他摔下来。

我仔细看了看龟壳,就知道这东西托梦的时候,那句最后一天是什么意思了。

万寿鼋的龟壳跟树木的年轮一样,能看出它的岁数,俗话说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,这个万寿鼋活了也有一千年左右了。

千年成灵,在成灵之前,一般也都会遭遇到一个劫难——这个万寿鼋的劫难,应该就是被捕鱼的抓住了。

就差一天,它就能有灵了,所以才会托了那么个梦。

难怪雄霸叔的功德光那么高,小吴都靠近不了,救了这个有灵的万寿鼋肯定也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
而它成了灵之后,一直是很想报答雄霸叔的,但是雄霸叔功德光很盛,它也没什么机会。

但这几天,它机缘巧合就发现,这个店里有不干净的东西——就在厨房。

可是进了厨房之后,怎么也找不到。

其实这个万寿鼋,就是怕雄霸叔看不出来,把他吓着,才把皮帽子皮袄穿戴上了。

可谁知道,雄霸叔早就把这码事儿给忘了,一墩布就把大皮帽子给打掉了。

这龟类遇上危险,本能会把脑袋给缩回去,所以雄霸叔一看,看见它像是个无头人。

说到了这里我还想起来了,小吴是靠着头发潜入进来的,那头发到底在什么地方呢,怎么连我也没看出来?

可这个时候,被关在哑巴兰身上的小吴忽然就笑了起来:“你们找不到……你们找不到……”

我看出来了,哑巴兰头上冒了青筋。

他没有兰建国那么厉害,撑不了多长时间了。

和上连忙说道:“找不到也没什么吧?这东西不是都被抓住了吗?把他解决了绝后患吧!”

哪有这么简单,那些头发留在这里,它就有了凭附的地方,就跟在这里有个分身一样,打散了,也能靠着凭附重生。

把那头发烧了,再解决小吴,就一劳永逸了,不然也是无用功。

不过……那个女婿现在不知道跑哪儿去了,也问不出他到底把头发放厨房什么位置了。

什么位置……是连我也找不到的?

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反应过来了:“酒楼里,有动物下水没有?”

雄霸叔连忙点头:“有!在冰柜呢!”

那就对了……能让我看不出气,除非是被什么秽物给包住了。

要是藏在猪尿泡,猪大肠之类的东西里面,秽气会把邪气遮挡住。

我赶紧就跑到了厨房。

结果打开了冰柜,我头皮顿时就麻了——这么多的下水?这得找到猴年去?

和上连忙就说:“那要是把这些全烧了呢?”

这儿么多东西怎么一起烧,除非放火葬场焚尸炉里。

这时哑巴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那小吴毕竟是个灰灵鬼,必须得抓紧了。

这些东西腥秽扑鼻,一通翻弄搞得人肠胃不舒服,

这不是大海捞针吗?

但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想起了一个人来。

汪晴晴。

汪晴晴也是被养鬼的养出来的,她会不会知道怎么找?

我立马就把寄身符拍了出来:“汪晴晴,帮忙找找这个阴灵鬼寄身的头发。”

汪晴晴的能耐还不算太大,我没法仔细的看清楚她的模样,话音刚落,只看见了一团雾气似得影子——影子的姿态也十分婀娜。

那影子往冰柜上这么一扑,一坨东西冷不丁就自己飘出来了,落在了地上。

还真是一坨子猪大肠。边缘用红线扎着,

而哑巴兰似乎再也控制不住小吴,眼看着那团雾气就要扑过来。

我立马打开了燃气灶,把那团猪大肠扔了上去。

小吴冷不丁发出了一声尖啸,我觉出一阵疾风对着我盖了下来,也没手软,七星龙泉一横,把浑身行气压在了上面,对着那团子冷风就劈下去了。

这一下,面前的冷风被干脆利落的斩成两段,我耳朵边还听到了一个声音。

“我没错……都是他们害我……我不甘心……”

行气太强,用着还是不习惯,把我带了一个踉跄。

重新站稳了,看见厨房一片狼藉——都是被我给劈的。

雄霸叔眼瞅着眼前的一切,呆若木鸡,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:“这……这就结束了?”

还有一些,需要收尾。

果然,就在这个时候,雄霸叔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
他接起来一听,脸色顿时惨白惨白的:“你说什么?”

果然,雄霸叔闺女怀的是个鬼胎,小吴这么一灭,她流产了。

而女婿不知道藏到哪儿去了,她一个人连医院都去不了。

雄霸叔瞅着我,手直哆嗦:“我闺女以后是不是……”

我答道:“不要紧,那个万寿鼋给你留东西了。”

一个大碗搁在了案板上,上面是半碗鲜血。

万寿鼋确实能延年益寿,得了灵的万寿鼋就更别提了,半碗下去,身体的损伤都会平复下来。

雄霸叔一听,感激不尽,就差给我磕头了,我拦住他,说闺女要紧。

和上已经把电动车骑来了,腾腾腾带着雄霸叔就上医院去了。

哑巴兰这才睁开了眼睛:“哥,弄完了?”

说着,他就想站起来,可一低头才发现自己身上的红绳还没解开。

程星河给他解绳子,我忽然就听到了那个尖尖细细的声音:“这么久没见到水神娘娘,不知道水神娘娘现在竟然遭受到了这样的磨难,可惜,可惜……”

这是那个万寿鼋的声音,他还没走?

我立刻回过头,果然看见那个戴着大皮帽子的身影躲在了柜子后面。

对了……他身为水族,活了这么长时间,当然应该知道潇湘的!

我脑子一动,就问道:“你也认识水神娘娘?”

它点了点头,说道:“在东海,也受过水神娘娘的恩典——谁知道,水神娘娘现在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,可惜,可惜……那东西难得……”

一口一个可惜的,我忽然反应过来了:“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能救潇湘的方法?”

果然,它犹豫了一下,答道:“是有所耳闻,不过,太难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