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52章 二手车行

对了,我还想起来了——是听安家勇在群里骂过,说启悦车行从父辈开始,就是他的竞争对手,经常故意抢他的客户,还在外面造谣说他们家各种不好,早晚要把他砍了。

班里不少捧臭脚的还跟着起哄,说安少一句话,哥们儿们都给你搭把手。

我当时就心想,安家勇这种烂屁股事儿也没少干,只许你放火不许人点灯,玉皇大帝又不是你爸爸。

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,能被安家勇恨的,估计坏不到哪儿去,于是我就把衣服套上,跟着出去了。

出来的时候,老头儿正在吃白藿香买的泡芙,吃出了一嘴的奶油胡子,我还长了个心眼儿,问白藿香:“对了,你看我三舅姥爷这老年痴呆,你能给看好了吗?”

白藿香看也没多看一眼:“看你表现。”

我的表现跟老头儿的痴呆有什么关系?

程星河就用肩膀撞了我一下:“”女孩的心思你别猜,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。”

莫非这一阵子把她哄开心了,她就能帮我看病?看来得努把力了。

路上我把逆鳞拿出来对着阳光看了看,最近积累了功德,潇湘确实更大了一点。

但是……大皮帽子说得对,这么下去,潇湘什么时候,才能恢复成以前那个翱翔九天,气势凌人样子?

那个水神印信,怎么也得想想办法。

到了那个启悦车行,只见地方占地面积不比安家勇那小,门口彩旗招展的,也确实像是在搞活动。

还有好几个穿着高开叉青花瓷裙子的迎宾来招徕客人,举着的牌子也都特别勾人——17年的天籁几万块钱就能买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

不过这地方门前冷落鞍马稀,除了我们还真没几个客人。

门口一个迎宾看见了我们,别提多高兴了,赶紧把我们往里招:“几位贵宾,你们可是来对了,老板不在,我们瞎卖!”

进去一看车和价格,程星河的眼睛顿时贼亮贼亮的:“这价格相当可以了,比我之前那个破别克可划算多了……”

哑巴兰一辈子不缺钱花,也不懂,就跟着折腾要买个越野,走山踩穴方便,程星河则说你懂个屁,越野多少油钱,何不食肉糜?

白藿香对这些不感兴趣,看向了我:“怎么,有什么问题?”

倒也不是……只是这个地方阴气很盛,像是有不好的东西。

我就四下里看了看,不过没看出什么来。

想来也是,跟安家勇那个车行一样,这里有很多车肯定是凶车,人死的怨气都附着在车上,不可能没阴气。

而这个时候,程星河嘴上说不买越野,却看向了一个半旧的切诺基,就问销售,这个车多少钱?

销售看过去,顿时犹豫了一下。

我看得出来,这个销售一双耳垂圆润如珠,眉毛又浓又长,这种人直肠子,心里是憋不住事儿的。

不过,她还没说话,另一个坐着轮椅的销售把她推开了,笑眯眯的说道:“先生你的眼光真好,这个切诺基车况特别棒,走山路稳当,舒适度也好,关键价格也便宜,打完店庆折扣,十八万就能买。”

这个销售坐着轮椅还上岗,真是身残志坚。

而这个销售虽然坐轮椅,可模样尖脸薄嘴唇的,一看就是伶牙俐齿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确实很适合吃这碗饭。

不过,比坐轮椅更怪的是,这个销售虽然扑了很厚的粉,还是能看出来她鼻青脸肿的,而且新伤叠着旧伤,像是遭受过家庭暴力一样。

可看着她的的夫妻宫,隆起红润,说明老公很听她的话,家庭生活她说了算,也不知道咋弄的。

程星河没在意这个,听见价格,瞬间就动了心,回头就瞅我:“确实划算——而且,十八万,可够巧的,跟给咱们量身定做的一样,可以。”

量身定做个蛋,这些钱是我们兜里的全部钢镚了。

我还没说话,余光却发现,刚才那个珠子耳垂的销售欲言又止,像是有什么想说,又不方便说一样。

我冲着这个切诺基一望气,还真看出来了——这个车的车头上有明显的黑气压红气,铁定出过血光之灾。

我就问道:“撞死过几个人?”

那俩销售一听我这话,脸上的表情顿时就给僵住了,珠子耳垂的销售不由说道:“也不多,只……”

薄嘴唇的销售连忙说道:“贵宾您开玩笑呢,这车车况……”

程星河摸了摸车头,说道:“先是撞死了一个八岁小姑娘,后来换了主人,还撞死了一个五十来岁的大伯,再后来——又换了主人,主人也死了,是个三十来岁的家庭主妇?死的人可不少,这是凶车啊!你们再便宜点。”

说得这么清楚,那几个死人估计就在车旁边飘着呢。

那俩销售的脸色顿时更难看了。

这个时候,好不容易来了几个看车的,一听他们这竟然卖凶车不提示,脸色发白就走了。

那个薄嘴唇的销售顿时急了眼了,脸色一变,声音也拔高了:“你们是来砸场子的吧?谁让你们来的?”

程星河连忙摆手:“我们可不是……”

那个薄嘴唇的销售凶巴巴就说道:“我看就是!”

说着就跟身后喊道:“老板呢?”

说话间,一个胖的跟球似得男的就从后面出来了:“吵啥呢?咱们的企业文化,就是以和为贵,和气生财……”

哑巴兰忍不住来了一句:“不是老板不在,他们瞎卖吗?”

也就你相信。

薄嘴唇销售摇轮椅过去就添油加醋的打了半天小报告,说我们不诚心买车,还把看车的客人都给吓跑了。

老板一听,看向了我,忽然脸色一变:“你……叫李北斗?”

我顿时一愣:“你认识我?”

那老板一把就抓住了我,一张油脸喜滋滋的:“哎呀,想不到李大师光临,我们小店蓬荜生辉啊!李大师还记得我不?”

这把我问的很尴尬——我还真不记得。

胖老板也不生气:“李大师这是贵人多忘事!上次李大师在灵龟抱蛋地那事儿上一战成名,我也跟喜洋洋超市和锦绣家园的管理一起去找您看看风水,可您实在太忙了,也没轮到我们……”

他在人潮里排过队?那次算是我生意上的人生巅峰了,不过就看了罗教授一个,乌鸡就抢了我风头。

程星河一听高兴了起来,低声说道:“哟,七星,还真有人记得你这个过气网红呢?你趁机套套近乎,让他给咱们便宜点。”

我只得尴尬的点了点头:“你这,也要看风水?”

那个薄嘴唇的销售过去掐了胖老板一把:“我都跟你说了,他是来捣乱的……”

我还看出来了,这个销售其实不是一般人物——她田宅宫上带光,显然也是这里的主人,也就是老板娘了。

不过,这个老板娘人中细窄,搭配薄唇尖下巴,一看就是刻薄之相。

老板跟她刚好相反,眉毛软淡,脸上也没什么轮廓,显然是个优柔寡断怕媳妇的主儿。

果然,老板跟老板娘央求了几句,老板娘这才不耐烦的摇轮椅走开了,这么一走,正看见那个珠子耳垂的销售打了个哈欠,上去就捅了那个销售一下,骂道:“你还有没有把工作放在眼里,这不是抹黑企业形象吗?扣你半个月全勤奖。”

珠子耳朵一下慌了:“赵姐,我儿子要上幼儿园,我还得交学费呢,求你网开一面,下个月再扣行吗……”

老板娘瞪了她一眼:“企业是讲人情的地方吗?我跟你讲了,谁跟我讲?爱干干,不爱干回家看孩子去。”

珠子耳朵眼眶顿时就红了,可她显然很需要这个工作,也没敢说什么。

打个哈欠都要扣钱,这哪儿是老板娘啊,分明是个老板狼。

而老板已经一把拉住了我,低声说道:“大师你来的正好,我这正好有件事情,需要大师帮忙,只要能帮忙好了,那个破车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”老板娘大声的咳嗽了起来:“那个车十八万,少一分不卖。”

老板只得说道:“不是,我也是为了你啊……”

说着就看向了我:“大师,你帮我老婆看看,她这一阵子,可能是中邪了。”

我刚才就对她脸上的伤疑心,一听“中邪”俩字,更来兴趣了:“怎么回事?”

老板叹了口气,就喊道:“老婆,你把裤腿撩起来,给大师看看。”

老板娘有点不耐烦,老板自己过去,亲自把老板娘的裤子撩开了,我们一瞅老板娘那个腿,顿时都是一愣。

只见老板娘的腿上,竟然有很多青紫色的痕迹——像是被人掐过一样。

程星河本来看老板娘就不顺眼,明知故问:“哟,原来老板娘喜欢刮痧啊。”

“不是。”老板连忙说道:“我老婆这一阵子,可能真的是撞鬼了——她就是因为邪事儿,才站不起来的,大师,我就这么一个老婆,你们可一定要帮我想想法子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