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54章 狗窝老人

我入行以来,见到的怪事儿也不算少,怎么就不信了?

她偷看了正在跟老板瞪眼的老板娘一眼:“那是给老板他爹住的。”

老板他爹?

我刚才望气,光看了老板娘的灾厄部分,压根没往老板那想,但是现在一看,老板的父母宫确实不怎么好——上面一道横纹截断,带黑气,说明他父母应该全没了,走的恐怕也不怎么好。

哦?我连忙问道:“这地方也能住人?”

珠子耳朵叹了口气,说道:“那谁有办法?谁让老板怕媳妇呢!”

我忍不住过去看了看,那个箱子口也不大,超过八十斤根本就挤不进去。

不过,还真看出来了,棉絮上隐隐约约还残留着人躺过的痕迹。

我心里不禁直发毛——这二手车行这么大,就住不下一个老人了?街上流浪汉都不可能住这种破地方。

珠子耳朵接着说道:“今年夏天那么热,一天没空调,人就受不了,老板他爹就在这里面住了一夏天,浑身都是痱子——痱子痒痒,挠的浑身都是血道子,谁见了都可怜。”

一提到老头儿,我条件反射就会想到自己家老头儿,他含辛茹苦把自己带大,孝敬都孝敬不过来,怎么就至于这么虐待?

我立马就问:“老板根本不管?”

珠子耳朵低声说道:“老板哪儿敢管啊,疼媳妇还疼不过来呢!”

原来老板他爹今年七十九了,是年初的时候,从农村老家过来的。

老人年轻的时候就没了老婆,但是怕老板吃苦,所以一直不肯给老板找后妈,含辛茹苦把老板给养大了。

老板自己倒是也挺争气,赤手空拳到了城里,也闯荡出人样来了。

按理说这个时候,是应该把老板他爹接过来享福的,但是老板他爹一开始不想给孩子添麻烦。

可今年年初,农村老家占了高速路的地,要拆迁,老人住了一辈子的院子没有了,老板娘知道了这个消息,立马买了飞机票去了老家,把拆迁款全领来了。

老人没有钱,没有房,横不能真的流浪大街,只能上这里来跟儿子媳妇一起生活。

老人是农村来的,爱干净,也勤快老实,到了这里生怕给儿子媳妇添麻烦,力所能及就给车行里打扫卫生,看门打更,顶的上个老保安——老保安一个月还得几千块钱工资呢!

可老板娘一看见老头儿就黑眼(本地话不给好脸色),从来没对这个老头儿叫过一声爸,天天赶狗养鸡似得“喂喂”的,一会儿说了老头儿地扫的不干净,一会儿说老头儿眼瞎没有眼力见儿,把老头儿折腾的跟个陀螺似得。

而房子白空着,也不给老头儿住,什么想法呢?说老头儿这么大岁数了,万一死在哪个屋子里,屋子不就成了凶宅了吗?多晦气,自己住着膈应,卖房也卖不上价,反正这么大岁数了,在哪儿凑合不是凑合,就找了一个箱子,让老头儿住箱子里。

老板不吭声,算是默许了。

老头儿一辈子什么苦都吃过,有着旧社会特有的隐忍,车行里的人都给老头儿打抱不平,让老头儿报警或者上法院告这俩人不尽赡养职责,哪怕送老人院都比这个强吧?

可老头儿摆了摆手,说自己也没多长时间活头儿了,住哪儿都一样。

其实,是老头儿心疼儿子——他知道,闹起来,儿媳妇不会放过儿子,儿子吃苦,比他自己吃苦还难受。

这些话听得我心里都跟着难受——老一辈子的人一辈子窝在山里,没接受过现代化教育,你也不可能说他们蠢,他们根本不跟现在人一样,知道给自己争取合法的利益,只知道自己忍忍,不能给孩子添麻烦。

要骂,就只能骂老板和老板娘没有人性。

老板娘看老头儿逆来顺受,老板装聋作哑,更是猖狂了起来,天天颐指气使的,也有人隐晦的问,这么虐待老头儿,传出去是不是也不太好?

可老板娘说,这死老头子一辈子没本事没出息,好吃懒做,也不知道打拼打拼给儿子留下点什么基业,养着这种老废物,不也就是浪费粮食吗?要恨就恨他自己没本事,跟着她过日子,这就算不赖了,有种早死早超生,她还懒得伺候呢!

她也不提农村老家巨额拆迁款的事儿。

终于有一天,她又折腾着,说老头儿擦地恶心,让他擦十遍,那天高温,老头儿一个人默默地墩地,头晕眼花的,正巧有个熊孩子撒了一地的雪碧,他又过去重新墩,结果没看清楚雪碧在什么地方,一脚滑下去,把腰椎摔断了。

儿媳妇热饭都不可能给老头儿吃,当然更不可能让老头儿治病了——有新农合也不行,新农合报销误工费和油费吗?

而且她那一阵子正忙,珠子耳朵说着就让我看二楼一个房间:“你猜猜,那个房间是干什么的?”

隔着阳台也能看出来,那个房间挂着很多小彩灯,靠着落地窗的,还有很多的毛绒玩具,一看就精装修,非常温馨,窗户外面还有个空调外机。

我说她忙着装修自己房间?

珠子耳朵摇摇头:“那可不是,那个房间,是给她的白狗准备的——她说天太热了,怕狗热的生病,给狗装了空调。”

老人养一辈子儿子,结局不如一条狗。

老头儿就默默躺在那个箱子里,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断的气,直到箱子里的恶臭让人无法忍受,才被发现。

我叹了口气:“老人就这么被扔出去了?”

珠子耳朵摇头:“大师你还是太年轻。这么扔出去,不是太吃亏了吗?”

老板娘立马叫来了丧葬公司,给老人整理仪容,接着就大宴宾客,丧事大操大办,她自己披麻戴孝,跪在水晶棺材前面大哭大叫,说什么爸爸你走的好早啊,你起来看媳妇一眼啊,八十大寿还没办,儿女孝心没尽完之类的,别提演的多像回事了。

她把认识的人全请来交份子钱,据说礼金没少收。

而躺在水晶棺材里的时候,想必是老人进城之后最凉快的享受了。

我越听心里越揪的慌,恨不得摁住那老板娘在地上揍一顿:“这特么还是个人?”

她受眼下这个罪过,我看都受轻了。

珠子耳朵叹了口气,说道:“大师,这事儿你自己心里有谱就行了,我倒觉得,她纯属恶有恶报——连这个车行也是,本来以前车行挺火的,但是她接手以来,除了罚款就是扣钱,把老员工都逼走了,效益也全下来了,她不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,还说我们好吃懒做,现在老员工就剩下我一个了——要不是我缺钱,我也早不在这里干了。”

我知道珠子耳朵的意思,也看她不惯很久了,就跟珠子耳朵道了个谢:“这事儿我记住了,你是个好人,也听我一句劝,别从垃圾堆里捡男人。”

珠子耳朵一听我这话,先是一愣,眼眶子顿时就红了,背过身擦了擦眼泪,这才跟我道谢,说她记住了。

珠子耳朵面相也不怎么好——夫妻宫也有若隐若现的横纹截断,现在的老公,恐怕好吃懒做不挣钱,公公婆婆也不是善茬,一家子应该全在压榨她一个,这种男人,可别指望他能回心转意,只能及时止损。

程星河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过来了,听了个七七八八,问道:“这事儿是老爷子作祟?”

我则问道:“你看着呢?”

程星河摇摇头,低声说道:“我刚才跟切诺基旁边那几个死鬼打听了一下,他们也看见了那个满地爬的东西,少妇比较八卦,拉着我聊了半天,说那个东西确实一身是鳞片,像是大壁虎一样,不像是人。”

是啊,就算老人寻仇,也不可能长一身鳞片,那个抓老板娘脚脖子的,到底是什么玩意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