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255章 胳膊疤痕

哑巴兰跟着说道:“哎,哥,你说会不会跟雄霸叔一样,是老爷子生前干了什么好事儿,救了什么灵物,灵物知道他死了,过来给他报仇啊?”

没看见那个浑身是鳞,四处爬行的东西是什么,谁也没法给个定论,只能看看那东西是什么再做结论了。

而且还有一件事儿挺奇怪,那个东西,为什么只抓了老板娘的脚呢?

我回头看向了老板娘和老板,只见老板还真的跟喝了迷魂汤一样,就算得知了老板娘给他带了绿帽子,也一句都不敢问。

程星河也跟切诺基上那个少妇打听出来了,说那东西半夜出来,我们就跟老板说好了,晚上在这守着看看。

老板顿时是千恩万谢,老板娘撇嘴,低声说:“看还不肯早点看完,我看就是想多骗咱们家一顿饭。”

老板怕我们听见,立马大声咳嗽了起来掩饰尴尬。

我本身也不想救这个老板娘,只是对那个东西好奇,就冷冷的看了老板娘一眼。

老板娘白天被我看穿了包养男人的秘密,接触到了我的视线之后,不由是一阵心虚,不敢接触我的视线,就摇着轮椅上一边去了。

之后我们试了试车,程星河别提多满意了,说那个切诺基就是他的真命天车,绝不放手。

而这个切诺基战功赫赫,整死三个人,车行的销售都不敢跟着试车,还是老板亲自上来陪了我们。

一边开,老板还小心翼翼的瞅着后视镜和窗户玻璃,我问他这个车到底啥情况,老板才嗫嚅着说,也瞒不过大师,就直接告诉你了,这个车确实闹鬼——开这个车的,老听见后座有人敲玻璃的声音,而且一上驾驶座,就头晕眼花的,就跟鬼遮眼似得,很容易出事故。

说着在胸口画了个十字。

不过我带着七星龙泉在上面,煞气一镇,那几个死鬼十分老实,也没什么动静。

程星河一问切诺基上三个死鬼,这车为什么弄死这么多人也弄清楚了——这车第一个主人迷信,买了新车之后,找了人给上了一道茅山符,意思是把邪魔外道统统拒于车外。

谁知道他把茅山符给贴反了——变成了邪祟跟车一粘边,就会被困在车里出不去。

所以,第一次撞死了小孩儿之后,小孩儿被囚禁在车上,想走走不了,急的天天敲窗户,司机迷信啊,大着胆子撒了糯米粉看看车里什么东西闹。

一瞅糯米粉上的痕迹,知道坏了,这不是小孩儿的手印儿吗?撞死的那个小孩儿阴魂不散!

这把他吓得立马把车给卖了。

第二个主人是个二把刀,本来开车技术就不行,结果在后视镜看见了后座上坐着个小孩儿,把他吓的魂飞魄散,回头一瞅,后座又是空的,吓的好险没犯了心脏病,这个时候也是那个五十来岁的大伯倒霉,直接被撞飞,不偏不倚从天窗落入后座,给小孩儿添了一个伴儿。

第二个主人吓的神经出了问题,更不可能开车了,第三个主人,也就是八卦少妇得到了这个车,八卦少妇平常没啥脑子,后面闹腾也不多想,不过毕竟车里阴气重,会影响人的判断力——甚至跟鬼打墙一样,扰乱人的方向感,少妇有一次油门当刹车,也把自己交代进去了。

从此三个死鬼天天敲玻璃急着出去,搞得这车跟开了交响乐演唱会一样,辗转落到了二手车行里。

老板盯着程星河对空气说的这么有滋有味的,脸色更苍白了,连声说我们真是能人异士,他是真服了。

等回到了车行,老板就亲手给我们准备了不少饭菜,瞅着色香味俱全还挺像这么回事——老板娘十指不沾阳春水,家里的家务都是老板自己一个人全包了。

说着还给我们介绍,说一道山笋炒腊肉是他们家乡菜,还是他爹生前教给他的——他老爹舍不得吃腊肉,每次光挑笋子自己吃。

说到了这里,老板的眼圈子红了一下,但他马上擦了擦,赔笑说让油烟子熏的。

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你现在怀念起来了,你爹还不是等于你自己害死的。

而一边说着,他看向了墙上一张照片。

那是泰山上的留念照片。

照片上是个老人,皮肤黧黑,表情局促,似乎第一次照相,还有点紧张,确实是个老实巴交的模样,身上穿着常见的白背心,左手胳膊上有一道很长的疤痕。

老板就告诉我们,说他爹有一年上山给他掰笋子的时候,不小心遇上了个大野猪,被撞了个好歹,那个疤痕就是让野猪弄出来的,回来之后,胳膊血糊淋淋十分骇人,他挺害怕,可他爹也不说疼,只是自责,说怪自己没本事,不然抓住了野猪,又能给他做更多的腊肉了。

既然你记得这么清楚,怎么对你爹干出那种事儿的?

说到了这里,我就趁机旁敲侧击的打听道:“你爹没了之后,你有没有梦见过你爹?”

死人死的不甘心的话,一般都会跟儿孙托梦的——我们老家就是,这种梦叫望乡梦,说是人死了之后,能上望乡台,跟家里人再以这种形式见一面。

望乡梦里,老人会告诉儿女棺材漏窟窿了,冷的很,或者鞋不合适,勒脚走不快,要是孝子贤孙真的开坟查看,往往跟望乡梦里梦见的一模一样。

老板一听这话,愣了一下,显然还想着躲闪,但他也想出来了,我们这帮人是“大师”,躲闪也躲闪不过去,于是就硬着头皮说道:“倒是确实做了个梦,不过,也就是个梦……”

原来,他梦见他爹被困在了一个很狭小的地方,怎么出也出不来,一边叫他的小名二筒子,一边求他帮帮忙把他放出来,这地方太憋屈了。

老板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我爹活着的时候,实在是太委屈他了,这不是,心里不安,做梦也梦见他在那个箱子里……”

不安?你也好意思说。

我接着问道:“老人在梦里,穿的是什么?”

老板没想到我会这么问,想了想,才说道:“是……寿衣啊。”

既然是寿衣,那梦里的狭小空间,就不是什么箱子,而是棺材。

我接着就问,那丧事上,给老人的棺材大小怎么样?

老板犹豫了一下,这才说道:“是我老婆给置办的,我听说……”

原来那个棺材,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木料,貌似还是民国年间留下的,在棺材铺子里放了百十来年了,因为又小又破,一直无人问津,棺材店老板清扫库房发现了,也认不出什么木料,寻思怕时间长了生虫子,更糟蹋了。

正这个时候,老板娘过去买棺材,声称要一个最便宜的,大小无所谓,反正一堆骨头,说烂就烂,这跟棺材铺子老板的意思不谋而合,他立马就把那个破棺材擦了擦,卖给老板娘,装殓老人了。

不过那个棺材确实太小了,老人进去的时候,竟然是窝着腿躺的。

我们几个互相看了一眼,都寻思起来,有这么个儿子,老人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了。

到了夜里,我们都涂上了燃犀油,光留着老板娘当诱饵。

哑巴兰和白藿香早睡着了,我这一阵子夜猫子惯了,倒是还有点精神,程星河知道炉子上还炖了夜宵,坚持不睡。

老板心疼老板娘,也睡不着。

这个时候万籁俱寂,程星河刚要去看看夜宵能吃了不能,忽然就回过了头,飞快的给我打了个手势,意思是让我留心,那个八卦少妇前来打报告,说那个东西又来了。

我点了点头,就看向了老板娘。

老板娘虽然刚硬,但到底有了车底下那一番经历,也有了阴影,脸色顿时煞白煞白的。

老板就更别提了,可怜巴巴的看着我们,双手合十是个央求的表情。

涂了燃犀油就不能说话,老板夫妻倒是也知道规矩,就一门心思瞅着我。

果然,不长时间,我们就听到了一个扑簌簌的声音——像是有个东西爬进来了。

那个东西,个头还不会太小。

我越过老板娘的肩膀,还真看见了一个四肢着地,爬行动物似得东西。

有……一个人那么大。

我不禁一愣——入行这么久以来,白玉貔貅八尾猫这种奇珍异兽都见过,可还真没见过这路东西——还真像是个巨蜥!

可是这个东西,绝对不是巨蜥——倒像是一个长了一身鳞的人。

而那鳞片……我顿时皱起了眉头,竟然有点眼熟。

它缓缓的爬了过来,眼珠子确实血红血红的,对着老板娘就爬了过来,老板被抹上了牛眼泪,亲眼目睹了这个东西,吓的浑身就颤抖了起来。

但是紧接着,他的表情就变了,像是从这个东西身上看出了什么线索。

接着,他跟受了惊似得,拼命给我比划,让我去看那个东西的左前爪。

那个东西的左前爪上,有一道很长的疤痕。

那个形状,跟照片上他爹身上的,一模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