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56章 九鲤湖地

果然……跟那个屈死的老头儿有关系。

可一个普通人,是怎么长出一身鳞片的?我盯着那一身鳞片,忽然想起来了一个很古老的传说,心顿时就提起来了。

难道我运气这剑走偏锋,遇上的全是稀罕东西?

程星河也看见了那个疤痕,眼睛也给直了,用眼神问我怎么回事?

这事情用手势是打不出来的,而这个时候,那个满身鳞甲的东西,已经爬到了老板娘的脚下。

老板娘又不傻,一看我们这个表情,也知道那东西来了,顿时悚然回过了头去,一看清了那个东西,吓得张大了嘴,却发不出声音来。

眼瞅着那个鳞甲人到了老板娘脚下,一只“爪子”就伸过来了。

那只爪子上长着五根长而弯曲的指甲,一看就锋锐的了不得,牢牢这么一抓,老板娘当然吃痛,立马露出了呲牙咧嘴的表情,接着就用眼睛瞪我们,催着我们快把这个东西给抓住。

老板在一边心疼的抓耳挠腮的,也祈求的望着我们。

我倒是不怎么着急——摆了摆手意思是再看看。

老板娘看我们这个事不关己的样子,恨不得骂我们,可她又怕我们这些帮手被鳞甲人发现,可能会引发更严重的后果,为自己考虑,到底是没叫唤出来,一双眼睛也不看鳞甲人了,只死死的盯着我们,像是恨不得把我们几个大卸八块。

我也不看她,只专心看那个鳞甲人的爪子——他从手心到手背,密密麻麻全是一层鳞片,老板娘再也忍受不住,嗷的一嗓子就叫唤出来了。

她这一声,只听“蹭”答应一下子,一个白色的影子忽然从外面闯了进来,显然是想来保护老板娘的。

可这个狗仗人势的东西一瞅见了鳞甲人,吓的浑身颤抖起来,直往后缩。

老板娘认定我们见死不救,故意让她多受折磨,忍不住对着那个狗就骂了起来:“光吃饭不干事儿的东西,养你千日用你一时,事儿来了怂了,忘恩负义,就配吃屎……”

摆明是指桑骂槐嘛。

这一下把白藿香和哑巴兰也喊醒了,他们一瞅屋里多了这么个东西,眉头顿时也给锁起来了。

我还是不着急,反正我不疼——我们这一行以善为先,最忌讳幸灾乐祸,但这个老板娘,完全是自己找的。

白狗一看老板娘骂的这么欢,又有了狗仗人势的心思,奔着这鳞甲人就扑过来了,张牙舞爪就要咬。

可鳞甲人头也没抬,一爪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扬起,迅速把那个白狗拍在了地板上。

那个白狗反抗都没来得及反抗,就趴在地上不动了,一股子暗红色的血洇了出来,鳞甲人缓缓的扬起了爪子,我们看到,那个白狗的脑袋,就跟让轮胎碾过一样,完全扁了。

我后心一炸——连骨头都直接拍扁,这是多大的力气?

程星河的嘴都张大了,做出个“肝脑涂地”的口型。

不过,这就更奇怪了,鳞甲人这个能耐,拍死老板娘也是分分钟的事儿,可他却只抓了老板娘的腿……

难不成……是深仇大恨,直接弄死她太痛快她了,跟猫捉耗子一样,是要慢慢把她折磨死?

那个老人,生前也是被慢慢折磨死的。

老板娘眼睁睁的看着白狗的脑袋贴在了地板上,眼珠子顿时暴凸了出来,说不出的恐惧,接着也顾不上骂我们了,而是死死的盯着我们,满脸的哀求。

还是那句话——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

现在很多人都已经不相信有报应这么一说了,所以随心所欲的伤害别人,可天道是有轮回的,等他们相信的时候,就晚了。

老板再也受不了了,看着老婆的眼神,别提多心疼了,一个劲儿在旁边捅我,生怕老婆也跟那个白狗一个下场。

我一手摁住了老板,意思是让他别轻举妄动,倒是观察到,这个鳞甲人腹部的鳞甲缝隙之中,像是沾着一些鲜艳的红色土壤。

我们这个地区一般都是黑黄色的土壤,红色的还真不多见。

可我这么一走神,身边的老板已经坚持不住了,趁我不主意,一下从我身边蹿了出去,从门口拿了一个东西,对着鳞甲人就拍了下去,一边拍,还一边大骂道:“你这个老丧门星,吃我的,喝我的,还敢欺负我媳妇,早就应该把你给火化了,一了百了……”

那个鳞甲人的脑袋被重重的拍了一下,像是被他给打蒙了。

卧槽,这个老板下手也太狠了——而且等我看清楚了,发现他拿的也不是别的,竟然是个活动的门槛!

卧槽,门槛这种东西千人踩万人踏,是最接地气的东西,也最辟邪,要是大庙的门槛,甚至能打行尸煞鬼,他这个门槛虽然没有大庙门槛那么厉害,可这是旧的,对邪祟灵物之类,杀伤力也是很大的。

明明知道这是你爹,还下了这种手……

我想都没想,一下拦住了老板,把门槛抢了过来,而老板不依不饶,还在骂那个鳞甲人:“你死都死了,还回来干啥?我以后要跟我老婆过一辈子,不是跟你过一辈子!大师你别拦着我,一个大老爷们,连老婆都保护不了,算什么男人!”

我实在是忍不住了:“这会儿想当男人了?你连你爹都不管,你又算什么男人?”

这其实是干我们这一行的大忌——清官难断家务事,更别说我们这些看事儿的了,我们只是做买卖的,做好分内之事就行,根本不应该在客户的事情上,带入自己的感情。

可也许是我年少气盛——实在是看不过去了。

程星河他们也早就看不过眼去了,没一个拦着我的。

而那个鳞甲人抬起头,看向了老板。

他的眼睛确实跟老板娘说的一样,是通红通红的,流露出了说不出的悲哀。

确实是个历尽沧桑的迟暮老人才有的神态——竟然,并不像是屈辱怨怼,而像是放心不下。

可老板跟鬼迷心窍一样,抢不回门槛,对着那个鳞甲人就跳脚:“为老不尊,你打了一辈子光棍,还想害我打一辈子光棍是不是?不保佑我就算了,还他妈的给我添乱,给我滚,现在就他妈的给我滚,不然我他妈的……”

老板一时语塞,也说不出什么来了,忽然就拿了一个花瓶奔着自己脑袋上比划:“你再敢伤害我老婆,我他妈的跟你同归于尽。”

这个老板,摆明是知道这个鳞甲人的弱点——他自己。

鳞甲人眼神里的悲哀,越来越盛了,老板见状,拿着桌子附近的东西,就往鳞甲人脑袋上砸,鳞甲人低下了头,忽然对着外面就爬了过去。

我立马要追过去,老板娘忽然跟老板使了个眼色:“真要是那个老东西,老公,你最好活抓,那玩意儿一看就稀罕,要是卖给搞科研的,肯定能赚不少钱!”

你都站不起来了,还惦记着这个,真是逮住蛤蟆攥出尿。

老板一听是这个道理,连忙跟着我们就冲出去了。

可这么一出去,眼瞅着鳞甲人以极快的速度从围墙上爬过去,消失在了车行的出口,我一寻思,立马让程星河开车——那东西要去的地方,恐怕不近。

到了那个地方,就能确认,它这一身鳞片是怎么来的了。

程星河会意,我们上了车,奔着那个影子就追了过去,可一出了街角,那东西就不见了。

程星河瞅着我,我则瞅着老板:“你爹的墓地在哪儿?”

老板一听,连忙说道:“九鲤湖!”

哦?我倒是也听说过这个地方。

不过,不是什么好传闻。

那是一个地产商开发的公墓,据说拿了那块地之后,工程上就出了很多问题,还死过工人,一直不顺利,好不容易把公墓给建成了,老板资金链断裂,自杀了。

那个地方成了一个烂尾工程,人人传说那是一块凶地,而看地的先生,也是名不见经传的主,大家普遍认为那个先生看地看打了眼,连累着好端端的老板也跟着倒了霉。

这事儿当初闹腾的还挺大,不少工人讨薪,上过好几次本地门户网新闻。

而公墓盖完了之后,本地人都怕把祖宗埋在了凶地里妨家,你说人家大老板都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,平头老百姓有几个脑袋,能跟人家比?所以就算那些公墓降价甩卖,也根本没人敢往那埋人。

不过老板娘根本不信这些“迷信”,坚持认为花在老头儿身上的钱越少越好,就把老头儿埋在了那个公墓里——她找了熟人,价格几乎是半卖半送,让老头儿成了那的第一个“住户”。

老板听到了这里,连忙问道:“大师,怎么个意思,难不成我爹是埋在了凶地里,所以诈尸闹事儿?可怜我老婆……”

“是啊。”哑巴兰忍不住也问道:“哥,行尸咱们看的多了,什么色的也都见过,可还真没见过长鳞的,那老爷子到底怎么回事?”

我答道:“你们听说过,人化龙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