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57章 老人化龙

一听我这么说,程星河他们几个都对看了一眼,异口同声:“人怎么化龙?”

是啊,像是什么蛇化龙,鲤鱼化龙,走蛟化龙,大家都是耳熟能详的,但是人化龙,很少有人听说过。

我也是听三舅姥爷提起来的,那个事儿,跟这个长鳞老头儿的变化,是非常相似的。

那个时候,我三舅姥爷还年轻,有一个业内宗师去世了,他要前去吊唁。

人终有一死,丧礼不罕见,罕见的是,那个宗师的遗嘱。

那个宗师那天好端端的,就跟几个儿女说:“我死之后,答应我三件事儿,一,别把我放棺材里,二,别把我埋祖坟里,要把我埋在某某湖泊附近,岸边大槐树右边数,第三块石头下面,半寸不能错,三,埋完之后,四十九天不要让人靠近坟地。三件事情办全了,我这把老骨头在天上就安心了,要是错了一样,咱们家就坏菜了。”

这个要求哪一个都是匪夷所思,于当时的礼制不合,但是宗师说话有分量,一家人只好答应了。

真正厉害的人物,能把自己的死期掐算的准准的——半刻都差不了,就如同阎王叫你三更死,谁敢留人到五更一样。

果然,这宗师说完了,虽然身子还算健朗,可第二天中午就躺在床上断了气。

他临死之前话说的明明白白的,儿女也孝顺,都按着他说的操办葬礼。

可这个时候,宗师年迈的老娘,也就是孝子贤孙的奶奶不干了。

那个奶奶当时的岁数也一百挂零了,但是耳不聋眼不花,他们家又讲究孝道,所以在家里地位很高。

奶奶先是哭白发人送黑发人(宗师其实也八十多岁了),接着就怒骂这些子孙没一个有用的,吃里扒外,自己老爹的葬礼,胡念八卦,他一辈子辛辛苦苦,你棺材都不给制备一个,让他直接烂土里喂蛆?

如此不孝,死了要被叉油锅里炸的呀!

子孙们只好申明,说这是让都是他爹生前交代的,他们都答应了。

可奶奶死说活说就是不依,把裹脚布解开,挂在灵堂的梁上就嚎哭了起来,说你们要是不给我儿子一个棺材,让他四死得其所,那我今天也直接吊死在这里,下了黄泉去陪我儿子,顺带给你们这些丧良心的东西省个棺材钱。

老太太岁数那么大,寻死觅活的闹,谁也受不了——那个年头人们都注重脸面,宗师怎么也是一方人物,四面八方的宾客也都在灵堂上坐着,一个不孝的帽子扣下来,传出去也不好听啊!

这些孝子贤孙没辙,只得先把老太太哄下来,答应给买给棺材,老太太这才满意。

可下葬的时候,又闹了幺蛾子,老太太一看,石头下的位置那么小,儿子下葬岂不憋屈,于是大哭大闹,非要把坟地再挪几寸,挪到了第四块石头下面,那宽绰。

家里人也只好听了老太太的——把坟地偏移了几分。

这样,丧事儿才算是办完了,一家人刚松了一口气,宗师的大儿子忽然就做了望乡梦,在梦里,宗师气急败坏,指着儿子的脑袋就大骂了起来,说他不孝,坏了自己的好事儿,让他趁着天不亮,赶紧偷着上坟地里来,把棺材劈开,不然事儿就坏了。

老大醒过来,出了一身冷汗,立刻跟剩下几个兄弟商量。

剩下几个兄弟听了,意见纷纭,有的说,下葬的时候就因为奶奶的话,违背了老爹的吩咐,已经不孝,老爹现在托梦来了,难道还不听?赶紧去破棺材吧!

但还有的说,你不就是做了个梦吗?谁知道是真是假?再说了,老爹前知五百年,后知五百年,什么掐算不出来?也许前两个范规矩的事儿,老爹早就算出来了,而他临死之前,分明留下了话,四十九天之内不许人靠近那个坟地,不去,还能守一个规矩,再让老爹暴尸荒野,那三个规矩就全犯完了,九泉之下,怎么对得起老爹?

老大也拿不定主意,眼瞅着天色快亮了,也没讨论出来,倒是那个小儿子是个有主见的,见没商量出什么来,偷偷摸摸的就跑坟地去开棺了。

一般出了一个宗师的家族,三代之内很少能再出比宗师优秀的人才,这家人也是,儿子们虽然都吃阴阳饭,可本事都稀松平常,没有得到传承。

小儿子算是个伶俐的,有点主见,但是测穴不准,挖了半天才发现挖错了,等到反应过来,天已经亮了。

来也来了,小儿子还是把老父亲的棺材起了出来,这一看不要紧,只见棺材里面全是挣扎过的痕迹,像是被指甲挠过,再一看尸身,小儿子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。

宗师手脚都生出了长爪,宛如画上的龙爪,而身上,也满满的生出了龙鳞,脑门上,也钻出了两个鹿茸似得尖角。

而宗师表情窒息,像是被活活憋死在棺材里的。

小儿子嚎啕大哭,说自己把老爹给耽误了——老爹这是要化龙啊!

三舅姥爷年少好事,当时也跟着看了看,就听其他的宗师议论,说宗师虽然掐算的准确,却难逃命里一劫,没算出自己的事儿竟然被老娘给耽搁了——那个湖,传说之中孕育过九条龙,底下有龙的灵气。

而大槐树也是极其少见的龙门槐树。

龙门槐对九龙湖,是能借了本地的龙气,选好了最佳的龙穴,要是直接入土,跨过槐树就能化龙。

可惜下土之后,宗师虽然有了变化,可一被棺材锁住,二地方也不对,龙气滋养的不够,估计是没能完全化龙,也不够过龙门的力气。

宗师虽然早看好了地,秘而不宣,死的时候也千算万算,但命里没有这一项,只能枉费心机。

跟宗师说的一样,这事儿之后没多久,他们家就败了,年老的奶奶某天忽然失踪,但是过了一段时间,有人说在九龙湖附近看见了电闪雷鸣,一条蛟龙上了天。

众人议论纷纷,说八成是那个奶奶知道了内情,故意不让儿子埋在龙穴之内,耽误了儿子,自己抢了好位置。

不过这都是一面之词,谁也没看见什么蛟龙。

这事儿过去了好几十年,除了三舅姥爷这种在场吃瓜群众,估计没人记得这件事情。

我已经拿着手机查出了九鲤湖的百度百科——果然,九鲤湖的旧称,就是九龙湖。但是因为跟某地的地名重名,而龙也有封建迷信的色彩,所以才改为九鲤湖。

没搞错的话——那个受虐而死的老爷子,机缘巧合,葬在了那个化龙穴里了。

我看出那个鳞片眼熟,也是因为那个鳞片虽然并没有潇湘的那么光华璀璨,但形状是非常相似的。

更别说,粘在了鳞甲人鳞甲缝隙之中的那个红色的土壤赤而润泽,鲜而柔和,色如丹朱,出这种土的地方,就叫龙血地。

把这老板听的一愣一愣的:“人还真的能成龙?这没科学依据啊!”

是啊,现在的科学,还没法解释我们这一行。

说话间,百度地图提示了起来,说九鲤湖已经到了。

我立刻从车窗探头往外面看,确实看到了一个秀美的山谷,和一个明镜也似得美丽湖泊。

那些卖不出去的坟地鳞次栉比的矗立在岸边,阴森森的。

老板立刻紧张了起来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真要是有这么一说,谁埋在那里,都能变成龙?”

那怎么可能,你自己的命数八卦,下葬那天的天时地利,哪一样都得算的明明白白的,就算这些测明白了,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变数,就跟那个机关算尽的宗师一样。

总而言之,能化龙,就跟被闪电打到头的几率一样,全看天命。我甚至疑心,那个老人葬在这里化龙,还有其他的原因。

到了墓地口,程星河下车,回头就望着那些小坟包:“这么多的坟地,是哪一个?”

老板一下有点不好意思:“你说我这脑子也不怎么好……这么多墓碑,瞅着都差不多,一时间我也分不出来。”

你老爹的坟都找不到,可见下葬之后,不管三七五七,他都没来过。

甚至下葬的时候,他可能都没来,就让老婆草草料理了。

我真是恨不得照着他脑袋来几拳——可人家父子之间,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轮不到我一个外人什么事儿。

于是我就对着程星河答道:“顺着你身边的墓碑往左边数三个,一直往前走就到了。”

哑巴兰白藿香他们都信我,问都不问,照着我说的就往里走,而那个老板还腆着脸来了兴趣:“大师,你还真是神了,这我都没找到,你是怎么找到的?”

简单,那个地方,就有一棵巨大的槐树,没弄错的话,应该就是龙门槐。

到了树下,果然看见了一个孤零零的墓碑,墓碑上有个很粗糙的黑白照片,正跟老板车行里那个泰山一日游的纪念照是一个人。

我回头就看向了程星河和哑巴兰:“哥几个买卖力气,开棺。”

老板连忙问道:“大师,只要开了棺材,把那老东西毁尸灭迹了,是不是就可以搞定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