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58章 化形失败

我答道:“先弄清楚老人为什么这么做再说。”

老板一下急了眼:“不是,还能为什么啊,老头儿就是记仇,嫌弃跟着我住,吃的不好住的不好,你说他活那么些年了,心胸怎么这么狭窄,就不能体谅体谅我们这些做小辈的吗?”

体谅?死成那样,你教给我咋个体谅法?谁还不是一条命了?

我实在是忍不了了,这也是一个做儿子的说出的话,你特么的脑子让你老婆用奇强洗了?

跟这种人说话也是白费唾沫,而哑巴兰豁朗一下已经把墓碑给掀翻了,兴奋的说道:“哥,快来!”

哑巴兰可惜是个男的,要是女的,还真跟和上是天生一对。

三个人一起卖力气,当初应该为了省事儿,棺材埋的也并不深,很快就被我们给刨开了。

我一瞅那个棺材,就看出来了——上面竟然没有三长两短镇魂钉。

而且,确实小的可怜,估摸内长最多一米二,难怪这么多年都无人问津。

而这个木料……奇怪,我也不认识这个木料。

我就下了坑里,去摸了摸那个木料——质地致密,叩上去有金石之声,上面一丝一丝的,还有波浪似得的木头纹理。

白藿香也跳了下来,摸在了木料上,眼睛就亮了:“栖龙木!想不到,现在还真有这种木料存世!”

原来这一种木料,也是一种药材——驱邪定惊,一般是给中邪之后的人压惊用的。

这东西非常罕见,据说用来做容器,可以化解百毒,旧社会的王府怕有人在饭菜里下毒,要么吃之前用银针试毒,要么就直接用栖龙木来做碗盘。

更稀罕的是,你把饭菜放在里面,暑热天气,东西也不坏,堪称封建冰箱。

而这东西虽然好,却只在龙血地里能长,所以稀罕的了不得,价格万金,也找不到一块,除了做容器,就是给死人含在嘴里,做定尸珠用。

随着旧社会瓦解,这种东西也消亡不见了——眼瞅着这个棺材不大,但这是栖龙木做出来的,已经算是举世无双的块头了。

白藿香喃喃的说道:“也不知道当年是谁这么豪气,能用栖龙木打棺材——这可比这么大的黄金棺材值钱多了!”

可惜那个正主命薄,不知道为啥,没有享受到这个好东西,不偏不倚,百十年后,被老爷子给捡了漏。

老板一下高兴了起来:“看见没有,我老婆就是有财面!大师你快把老头儿解决了吧!我把这事儿告诉我老婆,她肯定高兴!一块就能防腐——哎呀,这么大个棺材,能做多少个珠子啊!”

白藿香冷冷的看着他:“你把棺材弄走,你家老头儿的尸体怎么办?”

老板摆了摆手:“没事儿,我爹起出来就火化,摆在骨灰坛里就行,用不上这么好的东西。”

我也是服气了,一只手打开了棺材。

棺材落地,里面确实窝着一具尸体。

那个尸体跟我想的一样,蜷缩在了这个狭小的棺材里,身体根本就伸展不开,而他身上的寿衣,已经千疮百孔——被身上的鳞片给穿透了。

不光身上,就连脸上,也都是鳞片的痕迹。

棺材里面,也跟三舅姥爷形容的宗师棺材一样,有许多抓挠过的痕迹——只不过,这个老人,比那个宗师的运气可好多了,他应该已经把棺材盖子掀翻了。

程星河立刻看向了我:“老人……按理说已经可以化龙了,但是……”

但是,还是化龙失败,成了那个样子。

里面肯定还有什么别的事儿。

老板瞅见那个尸体,直摇头:“没气了?那尸体是不是没有活的值钱?”

他连吃腊肉时那点良知都泯灭了?

说着,他就要伸手把老人满身鳞片的身体给拉出来,可正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听到了一阵细不可闻的,叹息的声音。

低头一看,我立马拉住了老板的手。

与此同时,冷不丁就起了一股子疾风,对着我们就吹过来了。

老人动气了……

隐隐约约,还听到了一些古怪的声音……鬼话?

我还没来得及凝气上耳,就听见程星河大声说道:“坏了,老人看咱们一路从车行追到了这里,以为咱们是老板娘请来专门对付他的,生气了,要把咱们给卷了!”

那股子风来的又邪又大,老人的尸体喉咙间也传来了格格的响声——像是在磨牙,准备吃了我们!

老板瞬间吓的哆嗦了一下,而我护住了白藿香他们,对着那个棺材,运了气,冲上了喉咙,对着老人说起了死人讲的话。

沾了海老头子的光,身上的气强劲无比,一出声说鬼话,竟然是意想不到的清楚::“老人家,我们不是来害你的,我知道,你对尘世还有心愿未了——你说出来,能帮得上忙,我们一定尽力。”

程星河禁不住对我露出了刮目相看的表情:“七星你是真进步了,这鬼话说的比我还地道。”

我摆了摆手,让他闭嘴——不知道什么时候,老人的眼睛已经睁开了,视线死死的盯着我。

老板看见,更害怕了,一下就躲在了我身后:“他,他又要作祟?”

做你个大头鬼。

而老人喉咙一动,又吐出了刚才的鬼话,不过现在我已经能听清楚了:“你说的,是真的?”

刚才我就看出来了,这个老人的面相十分忠厚,眼角下垂,嘴角上扬,角度似牛角,这叫老黄牛命——说好听点,任劳任怨,绝不记仇,说不好听的,挨了欺负也是硬忍着,太考虑别人的感受,以至于委屈了自己。

我立马起了个誓——老辈子的人,就信这个。

果然,他听了之后,声音竟然变得十分感激:“真要是这样,那就谢谢你们了……我只求你们,替我跟我儿子,转告一件事——我没走,不是要吓唬他,是因为他老婆,没安好心,我放心不下。”

原来,老人机缘巧合,进了有龙气的穴,又住进了栖龙木棺材,葬在了宗师看好的龙门槐树下,儿子媳妇不孝顺,也没人来骚扰,堪称捡漏之王,确实有机会化龙。

但是就在他化形的时候,忽然听到儿媳妇的声音。

他活着的时候受尽折磨,一听儿媳妇的话,吓的浑身哆嗦,而正在这个时候,他听见儿媳妇跟一个年轻男人在说话。

他这才知道,原来她包养的那个小男人,就是这里的销售,坟地卖不出去,销售业绩惨淡,她遇上事儿,当然要帮着销售开张了——销售也觉得,万事开头难,一旦有人葬下去没事儿,不是就会有人来买坟地了吗?

可一直也没有死人家属愿意冒着这个险,儿媳妇巴不得老人赶紧死,给小情人打响第一炮呢!

老人其实不傻,不是不知道儿媳妇不干净,不过儿子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他何苦添乱?

绿帽子压不死人。

可剩下谈话的内容,让老人又惊又怕——儿媳妇说,这碍事儿的老东西终于也算是入了土,剩下的,就是好日子了。

小男人就急不可耐的问儿媳妇,那事儿你打算什么时候做?

儿媳妇说,她这一阵子经常看社会新闻,已经找到了灵感——打算过一阵跟老板去外国旅游,已经看好了某个险山,到时候,以拍照为借口,随便一脚,把他踹下万仞绝壁,保不齐尸体都找不到——剩下的这些财产,就都是他们俩的了。

小男人别提多高兴了,把儿媳妇的褶子脸亲的叭叭响:“宝贝儿,你真有脑子!”

是啊……老板就老爹这么一个亲人了,老爹现在也入了土,他死了,连个多问一句的都没有!

老人又惊又怕,恨不得现在就把事情跟儿子说出来,立刻从棺材里面往外钻。

可他化形在即,一旦出去,耽误了时间,就再也没法化龙了。

但他为了儿子,愿意冒这个险。

可惜他根本不懂里面的事情——就算他爬出来,也是个化龙失败的模样,已经没法说出人话了,更不可能跟人一样行走,而且,他这个模样,不光没法传达这件事情,也一定会吓到儿子的。

他知道,儿子胆小,打雷都害怕,更别说看见他“诈尸”了。

于是,他就想出了一个主意——从儿媳妇这里下手,她要是没法走路,还怎么把儿子踹下山去?

于是,他就从棺材里出来,爬到了二手车行里。

那天,他本来该乘着雷电升空——如果赶在雷电来袭之前回到这里,他就成了。

可惜,时间没有算对——他才刚把儿媳妇抓进车底下,雷电已经响了起来。

他错失良机,就算追着雷电而行,也化形失败了。

但他也并不后悔——就算他不能化形又怎么样?儿子的这条命保住了。

而他回到了这里,又听到了那个小男人再打电话,满口骂老板娘没用,非得这个时候瘫,他已经看不见希望了,再不快想法子弄钱,他就要找其他的富婆约会了。

老板娘吓的跟猫似得,连声说再想其他法子,容他给点时间。

卤水点豆腐,一物降一物,老板娘平时在车行吆三喝四,对小男人是一点脾气都没有。

老人越来越担心了,可这已经是他在凡间的最后一天——他化形失败,也只能消亡了。

可惜,他又被儿子以死相逼,给赶了出来。

程星河听到了这里,实在是忍不住了:“这种儿子,还不如养个胎盘呢!你何苦……哎……”

谁说不是呢!老板的表情也讪讪的——可根本看不出有悔过的意思。

看着生气,索性我也不看他。

这种事儿,如人饮水冷暖自知,我们这些外人说什么,都像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没想到,老人立刻说道:“不……这里面,还有一件你们不知道的事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