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90章 财运桃花

一瞅销售这个模样,眼皮松弛,眼袋快耷拉到脸颊了,而鼻子虽然突出,可鼻头无肉,瞅着很像是地里的蛤蟆。这也叫气蛤蟆命,这种人胆子小,贪欲大,跟雄霸叔那个女婿一样,有贼心没贼胆,稍微敲打敲打,就敲打出来了。

原来这个销售整天也想着一步登天,但是财运很差,踢蹬了挺长时间还是两手空空,这不是听说了小鬼能旺运,就赶紧去请了个财运小鬼。

可请来了之后,他这财运一点没起色,气的他就找卖小鬼的要说法。

卖小鬼的核对了半天,这才恍然大悟,问他身边女人是不是多了?

他一想也是,问这有什么说头?

闹半天卖小鬼的给整错了,给他拿的是桃花小鬼。

销售气炸了,要退款,可这小鬼一旦请上,就是请神容易送神难,,你刚把人家安进门就要一脚踹出去,等着倒霉吧!

销售一听也害怕了,问那怎么办?

对方说好说啊,有了桃花小鬼,你异性缘就上来了,找个富婆不就行了。

销售也没啥脑子,一拍大腿说还真他妈的是这个道理,于是他赶紧四处去找富婆——不过圈子决定眼界,他这坟地都卖不出去,上哪儿认识富婆去,这个时候,机缘巧合他认识了老板娘。

老板娘其实也是个财迷疯,但是因为桃花小鬼的原因,顿时对销售是死心塌地的,把自己存的私房钱全给销售花了。

销售别提多高兴了,可就在这个时候,老板娘忽然离家出走,说在家受气了,销售一问,寻思这不行啊,老板娘本身没钱,二手车行才是个大产业,于是他就让老板娘去卖小鬼的那,买个能控制老公的小鬼。

他说啥,老板娘就听啥,果然,老板立马就开始听老板娘的话了,老板娘越来越跋扈,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直到自己老爹给害死了也没放什么响屁,所以才盼着老板死了,自己弄到车行,一步登天,出人头地……

说到了这里他又开始抱怨,说早知如此,真不如找个别的富婆了——那个老板娘岁数又大,皮肤又皱,关灯还行,早起看着犯恶心……

他才刚说到了这里,我们身后就传来了一声怒吼。

一个影子扑上去,直接把他扑倒,提起拳头,跟鲁提辖痛打镇关西一样,对着他那张蛤蟆脸就砸下去了。

“草泥马,我看你是白吃馒头嫌面黑!”

销售应声而倒,被打的鼻子口蹿血,惨叫声把树上的乌鸦都给惊飞了,落了老板一脑袋鸟屎。

老板哪儿顾得上擦屎,一边揍一边骂道:“你他妈的害的老子家破人亡,不打死你,我他妈的跟你姓!”

销售一开始还能惨叫,后来惨叫的声音都没了。

这种货撬了人家老婆还要害人谋家产,打死他都是轻的。

程星河掏出了旺旺仙贝,喜闻乐见的边吃边观赏:“哟,打的硬是好造孽唷。”

哑巴兰也看着解气,但有点担心:“别打出了人命,搞得他也能化龙吧?”

白藿香伸手抢了程星河一块仙贝,冷冷的说道:“我在这,他死不了。”

只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
听着这一声一声的救命,几个保安职责所在,跃跃欲试想上来搭把手,可哑巴兰瞅着他们,又掰下来一块墓碑。

程星河在一边说道:“不要跟他硬碰硬,他受不了伤,你们得丢命。”

这几个保安没见过这么刚的“女人”,吓得又退后了好几步,连连摆手:“不敢不敢。”

正在这个时候,一个女人的声音气势汹汹的响了起来:“出去就不知道回来了,还以为你让雷劈死了。”

我回头一瞅,这下热闹了,老板娘坐轮椅上,带了几个穿西装的来了。

那几个穿西装的有点不耐烦:“不是说有长鳞的尸体吗?在哪儿呢?”

老板娘先看见了被刨开的坟,眉花眼笑的就说道:“几位往里看看,就在里面呢,活蹦乱跳的,包满意!”

卧槽,老板娘效率可以,这么短的时间,连买主都找好了。

我们几个对看一眼——这下热闹大了。

结果她从我们身边挤进来一看,老板竟然在暴揍那个销售,顿时就是一声尖叫:“你疯了,你不把老头儿起出来,打人干什么……”

这个时候销售的脸被打的软组织挫伤,全是血,老板娘一时半刻没认出来,等认出来,啪的一下就从轮椅上爬了下来,心疼的快炸了,大声吼道:“你胆子肥了,连他也敢打,给我跪下!”

这一招看来平时很好使。

可老板抬起了头,死死的盯着老板娘,满眼都是怒火。

老板娘没想到老板竟然敢露出这种眼神,面子上挂不住,更是恼羞成怒,一只手就要劈下来:“你聋了?我让你跪下!”

可老板一只手就截住了老板娘的手,把她拉下轮椅,“啪”的一声。重重又是一个耳光。

这一下答得干脆利落,老板娘蒙了。

老板喘了口气,左右开弓,又是一顿嘴巴子,那几个穿西装的吓的也往后退了好几步,有个胆子大的问道:“长鳞的……还卖不卖了?”

老板抬头瞅着那个人,凶神恶煞的:“你卖你爹?”

那个西装咽了一下口水,低声说道:“这家子人八成是疯了,走吧。”

老板娘一直也没缓过来,因为被打蒙了,说梦话似得来了一句:“你……你信不信我跟你离婚……”

“不信,”老板又是一个耳光:“老子要他妈的跟你离婚!”

说着,老板站起来,脸上横肉一抖一抖的:“这娘们的腿,还能治好吗?”

白藿香答道:“除了我,没人能治好。”

老板忽然就跪在了白藿香面前:“那我求求你……”

老板娘见状,顿时来了希望,又跋扈的说道:“有种打我,有种就别求人家给我治病啊!看你这个没出息劲儿,没了老娘你活的了?”

我们几个也对看了一眼——怎么着,这个老板又被迷了魂了?

没成想,老板接着就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求你千万别给这个娘们看病!她出多少钱求你,我出两倍!”

老板娘下巴跟脱了臼似得,说不出话来了。

白藿香冷冷的说道:“你也太看得起我了——我是鬼医,不是兽医。”

老板娘咬了咬牙:“小丫头片子,你他妈的骂谁呢,别以为……”

老板回身又是一个大嘴巴子,声音冷静了下来:“回去准备准备,离婚。”

老板娘似乎一下被打清醒了,也终于辨别出了现实,顿时露出了一脸的恐惧:“你……”

还不是你自己事情做的太过——不知道兔子急了也咬人?

老板转过身,忽然对着那个空坟就大声的嚎哭了起来:“爹……儿子娶了这么个媳妇,对不起你呀……”

而这个时候,那个销售趁人不注意,一头就往下面逃命似得跑了下去。

哑巴兰还想追,我摆了摆手,说穷寇莫追,这货好运气用的差不多,也该反噬了,保不齐明天就从意外新闻上看见他了。

而老板回过神,对着我千恩万谢:“大师,今天的事情,可多亏了你了,要不是你,我得做一辈子武大郎啊!我爹他的仇,我也报不了……说实话,这个切诺基我收的时候,就是个凶车,没花多少钱,你们要车,我尽一点心意,把那个帕拉梅拉送给你……”

程星河的眼睛瞬间就亮了:“真的假的?”

就算是真的,也不能要。

我们帮老板干的这件事儿,最多也就值那个半旧切诺基的钱,再多要了,反而会倒欠这个老板因果,得不偿失——在买卖上敲竹杠的话亏损功德,弄不好饭碗都得搭进去。

程星河也是业内人士,自然也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,但是他赶紧把切诺基的钥匙捂在了手里,说真命天车就真命天车。

老板这才有些羞愧的点了点头:“我觉得是给少了,既然你们有你们的规矩,我也不勉强……”

我接着就对着老板说道:“还有个事儿,我想请你帮我个忙。”

老板一下激动了起来:“什么忙?”

我答道:“现在老爷子也灰飞烟灭了,占这个穴也没什么意义,要是可以的话,我另给你看一个好宅子,你把这个穴转让给我,行不行?”

那几个看热闹的保安一直没走,窃窃私语:“还是第一次有人想要咱们这里的坟地呢。”

“这小子真是大师?我看就是一个傻逼,真的大师能要咱们这的凶地?”

老板连忙说道:“大师不嫌弃,我送给你。”

我摇摇头:“我不能倒欠你的功德,你这地多少钱买的,我原价给你。”’

老板查了查账单,说花了十八万。

好家伙,又是不偏不倚,我们兜里的全部钢镚。

哑巴兰没弄明白:“哥,你要这个穴干什么,给咱三舅姥爷留着?”

我推了他脑袋一下,说你三舅姥爷长命百岁,要什么坟地。

程星河倒是看出来了:“懂个屁,他不是给老头儿,是给老婆。”

白藿香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,假装没听到。

程星河倒是没说错,我是看好了,这个地方的龙气。

但是这个地方,为什么会有这么旺盛的龙气呢?

我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