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62章 一丝邪气

这是个什么打扮?

可再一瞅,那个人影稍微晃了一下,就不见了。

没人能有这么快的速度——那不是人。

不是人,又是什么玩意儿?

凝气上目,看见了一丝邪气,但是邪气迅速消散,像是没出现过一样。

趁着我这么一走神,好几个调查人员一拥而上把我给扣住了,喝道:“老实点!”

老头儿差点烧死,你让我冷静?

行气不受控制就蹿了上来,我简直想把安家勇的头盖骨垂裂。

但程星河也上来,一把摁住了我的手:“平时精的跟猴儿一样,今天犯什么傻,想进去喝茶还是怎么着?”

安家勇笑的幸灾乐祸的:“调查同志,现在全国都正扫黑除恶呢,这小子还敢顶风作案,你们可不能不作为,不然我们这些守法公民可是要举报的。”

说着看向了那几个新来的店主:“咱们也得誓死保护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是不是?”

那几个店主深以为然,还有不少举起了手机奔着这边照了过来,叫嚣着:“这事儿我们全程关注,纵火可不是小罪,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说法,你们就等着上腾讯新闻吧!”

我心里门清,安家勇巴不得我当众对他做什么,分明就是故意拱火,现在揍他无异于往他的套里钻,新仇旧恨也不是揍他一顿就能了事的,我要他连本带利一起还。

这么想着,我把行气逼下去,这才说道:“那行,咱们看看监控。”

我的门脸连电脑也没有,更别说监控了——毕竟我这里做买卖,没有什么商品,也不怕人偷。

高老师把自己的监控贡献了出来。

视频拍到了安家勇两口子开了奔驰,在众人艳羡的眼光下进到了门脸里,进去了大概十五分钟时间,等他们出来了,窗户就开始冒烟。

调查人员盯着安家勇:“你进去干什么了?”

安家勇立刻说道:“哎,这事儿其实也怪我——您也知道,他们家是搞灰色产业,专门搞封建迷信诈骗的,当时我路过看见他们家上着香烛,周围还有黄布,心说这是火灾隐患啊!赶紧进去想找李北斗说一声,结果他们家就一个痴呆老头儿,也没人管。”

这傻逼果然是在撒谎,我们家没人的时候,绝不会点蜡烛放黄布——可现在这里全烧了,什么证据也没有。

安家勇接着口沫横飞:“我老婆心善,劝他灭火,可你们猜老头儿怎么着把?拿鸡毛掸子把我们给赶出来了——这不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吗?”

火气把我耳膜都撞的一颤一颤的:“你再给我说一次,谁是狗?”

调查人员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注意言辞。”

安家勇这才说道:“哎呀,反正大致就这么个意思,我们也是一片好心去提建议,你看怎么着,还真引起火灾来了。所以说好人难当啊,反倒是给我们泼上脏水了,我们两口子比窦娥还冤。”

高亚聪的眼神也十分无辜,水蒙蒙的似乎快哭出来了,调查人员耳根子一红,立马把态度放软了,好声好气的让她别着急,肯定还她公道。

我心里冷笑,长得漂亮确实占优势,她这个眼神,我看的多了。

可室内没监控,也拍不出里面到底什么情况,对门新开的服装店的店主忽然一拍巴掌:“对了,我们家可能拍的到。”

而一看他们家的监控,我心里立刻就沉了。

只见安家勇两口子到了门口,像是跟里面说了几句话,但一直都在大堂,没往里走,一直到出来,两个人两手空空,也没有放火的家伙事儿。

安家勇立马高兴了:“谢谢大姐,你可给我们两口子申了冤了!”

但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发现,店堂里隐隐约约,有个穿红衣的人影子。

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?就是它放的火?

那个人影子一闪而过,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,我立马让把那个地方放大一点,可监控像素不清楚,放大了是一堆马赛克,更看不清了——更何况,这段时间,除了安家勇夫妻,没有一个人从大门进出,我说里面有其他人,都不可能有人相信。

调查人员冷冷的说道:“既然有证据,那就是痴呆老头儿故意纵火,你叫李北斗是吧?带上那个老头儿,跟我们回去好好调查,还有,支付消防车和救护车,和商店街其他受损人家的维修费用。”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我刚才看见了——古玩店受损很严重,古玩店老板正抱着脑袋哭呢,黄金有价古董无价,这钱可不好理清楚,还有一户是隔壁新搬来的首饰店,都是翡翠和玉,也都是张口就来的,没有标准定价,人家要讹你,也是张张嘴的事儿。”

高老师也说道:“还有个老太太走累了,在门口坐了坐,结果一看失火,吓的犯了心脏病,救护车来了,都没给老头儿看,只把老太太拉走了,真要是需要搭桥什么的,也不少钱呢。”

安家勇更高兴了:“钱还不算什么,不过嘛,故意纵火,三到十年唷!”

高亚聪也微笑了起来:“讨厌,他们本来就紧张,别吓唬他们了——李北斗,你也别生气,就是个小玩笑。”

小你麻痹。

白藿香咬着牙就站起来了,低声说道:“你觉得,毒哑他们怎么样?”

“不怎么样,”我答道:“太便宜他们了。”

拿老头儿的命开玩笑,他们该抵偿的,没这么简单。

高亚聪本来还挺高兴的,但是看见了我身边的白藿香,眉头顿时就皱起来了,狐疑的对着白藿香上下打量,像是很惊异白藿香这种美女怎么会跟我这么亲近,嘴角紧了紧,眼神怨毒了下来。

我对她在想什么也没兴趣,脑子却飞快的转动了起来,棺面上的事儿,也只有棺面上能解决,我不是这方面的人,但是有这方面的人,说只要我需要帮助,一定会立刻过来。

这时几个调查人员就要来拉我,我摆了摆手,说我最后打个电话。

安家勇幸灾乐祸的看着我:“安排遗书还是怎么着啊?”

可还没把电话打出了,一个人就穿过了人群,到了我面前。

那些调查人员一看见这个人,顿时都愣了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