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63章 祸起为殃

他们可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。

身姿虽然柔美,可步伐却很干练,更别说那种衣着气度,一看就不是普通阶层的人。

这样的女人,很多人一辈子都见不到。

是杜蘅芷。

我也一愣,我手指头正摁在了通讯录的“杜”字上,还没来得及拨出去,她就来了?

白藿香看见了我的手机屏,冷笑一声:“心有灵犀一点通啊。”

我一阵尴尬,也不是……除了她,我还真就没有这方面的后台了。

杜蘅芷走到了我面前,先是皱了皱眉头,接着拿出了一个手帕仔细擦了擦我脸上的烟灰,显然有些心疼:“没事?”

我只好点了点头:“暂时是没事。”

还没有三到十年。

这个年月用手帕的人不多了,那个手帕是精致的湖青色丝织品,一看档次就很高,还很香,是桃花开的味道。

而她的动作,虽然亲密,却十分自然,搞得我有点不好意思,同时反思了起来,我们什么时候,这么熟了?

而周围的人全看直了眼:“那个大美女,跟他什么关系?”

“看动作俩人生疏不了,他怎么高攀上的?”

谁高攀了?

高亚聪看见我身边有个白藿香就已经很不高兴了,又看见了杜蘅芷也像是跟我关系不浅,嘴角一下一下的抽了起来,像是憋着什么火。

想也知道——在她眼里,我就是个又穷又蠢的愣头青,除了被她羞辱,能有什么出息,可偏偏就是这个我,身边的女人,竟然每一个都比她优越的多。

她根本接受不了。

而安家勇就更别提了,看见白藿香的时候,还勉强控制着自己,但是看见了杜蘅芷这种平时根本没机会接触到的女人,竟然跟我这么亲密,他一双眼珠子都快瞪流出来了,满脸不可思议:“这穷逼走了什么狗屎运了,碰上的女人全他妈又漂亮又瞎……”

高亚聪一听,脸色更不好看了,咳嗽了一声,安家勇自觉失言,连忙说道:“再漂亮又有屁用,最多不就是给那傻逼送送牢饭吗?这傻逼装逼也是得遭雷劈。”

说着就催促了起来:“你们等什么呢?快抓人,给我们个说法啊!”

他这么一吆喝,其他的新店主回过神来,也跟着起哄。

他一边嚷嚷,一边打量杜蘅芷,眼神更复杂了,像是在猜测,这种气质的女人,会是什么来头。

那些调查人员也反应过来了,就要把我带走。

而杜蘅芷对着一个调查人员就说道:“你们领导呢?”

她的声音是非常好听的,但说不出为什么,就带着一种凌然的压迫感。

那个调查人员做的就是和人打交道的工作,看人的功夫倒是并不差,见她问话,竟然有点受宠若惊:“啊,我,这就去找……”

说着他往身后看了过去:“董哥呢?快让董哥过来。”

她和颜悦色,可偏偏就有这种镇得住人的气场。

不愧是大家族的天之骄女——这种气场,没有高人一头的出身,是练不出来的。

白藿香注意到了我的视线,又开始咳嗽,程星河在一边存心凑热闹:“天干物燥,你得喝点润肺的。”

他的脑袋被我和白藿香一起推开。

一行人反应过来让开,后面真的来了一个负责人模样的,他看向了杜蘅芷:“我姓董,你是……”

杜蘅芷抬手,给他看了一样东西。

我们没看清她手里的是什么,应该是某种证件,但是这个董哥的脸色顿时就变了,忽然一脸肃穆:“原来如此,差点耽误了大事儿,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那剩下的事情,我们部门能帮忙的,一定配合。”

我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,果然同属一个阶层好办事。

这下人群更是炸起来了:“这些调查人员竟然能对这个大美女这个态度!”

“这个大美女是个什么来历?”

“重点是,有这种美女来保驾护航,那个李北斗,又是什么来历?”

这个问题,我也很想问问那个素未谋面的王八蛋爹。

杜蘅芷则答道:“那就希望,把这件事情,转手交给我们。”

那些调查人员竟然立刻答应了下来,直接让开了!

我还想起来了—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杜蘅芷的手下就说过,一般人管不了他们的事儿。

安家勇的嘴跟脱臼了似得,根本合不上了,他也不知道有多期待我被抓,可谁知道大美女一句话的事儿,他精心筹划就落了空,不由急了眼:“不是,说法呢?纵火的说法呢!他危害公共安全,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,你们别是走厚门了吧?”

“就是啊!”其他新商铺老板也十分不满:“我们要曝光你们!”

那个董哥耐心的看向了他们:“这件事情不是我们不管,而是由于分工的原因,转交给了其他部门调查,有问题,你们可以跟相关部门汇报。”

眼瞅负责人说的这么正式,那些人不禁面面相觑,人群里不知谁说道:“你们觉得,这种待遇的人,是你们斗得过的吗?空调吹多了得病,闲事管多了要命。”

这是警告他们,不要引火烧身。

那些商铺老板也不傻,反应过来,顿时不吭声了,尤其是刚才那几个起哄,说我烧了他们铺子赔不起的,都露出十分后悔的表情,偷偷的看着我,像是生怕我要跟他们秋后算账。

安家勇急的要跳脚,但那些老板想起来是安家勇开的头,瞅着他的表情怨恨了起来。

高亚聪审时度势,虽然不甘心,但也只好低声说道:“算了,他今天运气好,以后有的是机会,咱们先回去吧。”

安家勇没辙,转身就想回去开车。

可我大声就说道:“老同学,怎么这么急着走,你们家也着火了?”

他们俩的脚步一停,安家勇恼羞成怒的转过脸:“傻逼,我告诉你,别得了便宜还卖乖,我就不信这个世上没王法了……”

这话我得原句还给你——你以为设局坑人,栽赃嫁祸,事不成拍拍屁股就能走?你他妈的以为你是秦始皇?

我答道:“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,你们慌慌张张的干什么?行,要是害怕就回去吧,好歹也是老同学,传出去我李北斗把你的胆子吓破了,也不好听。”

安家勇这个人爱虚荣好面子,最恨别人激他,可以说一激一个准——上学时他就这样,外号叫十八中二踢脚,一点就着。

果然,高亚聪拦着他,也没拦住,他甩开了高亚聪,冲着我就走了过来:“就凭你一个跳大神的,还能吓唬我?怎么吓唬,把你的牛鬼蛇神招出来是不是?也好,招出来,给大家开开眼。”

我奔着他走过去,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子,把他拖过来了。

在场的人都以为我要揍他,都瞪大了眼睛,高亚聪看向了我,倒是不心疼安家勇,而是一副鄙视的表情,像是在说我这种土炮的格局也就在这了——多大的仇,打一顿就了事。

当然不会有这么简单——你想得美。

安家勇被我一抓,也怒了,一拳就怼在了我太阳穴上:“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,找削呢是不是?”

可他的拳头还没触碰到我,脸色立刻就变了——因为他这一下,反倒是听到了自己手骨爆发出的响声,好像死死撞在了什么硬物上,骨头碎了。

紧接着,他直着嗓子就叫唤了出来:“草泥马,你把我骨头弄折了……”

不折才怪,我把海老头子的行气全调出来挡在了额头上,你用多大的力气,我十倍还给你。

周围的群众都傻了:“那小子打人太阳穴,人家没事,自己疼哭了?”

“林黛玉都没这么脆弱,他纸扎人托生的?”

“呸,我看是碰瓷诈医药费吧?也不锻炼点演技,就出来卖艺了。”

众人以为安家勇是装蒜,全嗤笑了起来。

就连高亚聪也皱起了眉头,有点不解安家勇这是唱的哪一出:“行了,老公,别开玩笑了,咱们回家吧……”

“你懂个屁!”安家勇疼痛羞愤交加,嘴里自然说不出什么好话:“谁他妈的开玩笑了!”

他的手已经无力的垂下来了,虽然不想哭,但是剧痛之下,眼睛条件反射的流出了一脸的眼泪。

“卧槽,演的还真像!”众人起哄:“要不是亲眼目睹,真以为他让人打了呢!”

程星河故意在一边装路人甲,一个硬币就扔过来了:“再演的更像点,我们给你打赏!”

安家勇恼羞成怒,还想抬另一只手,可我一下就把他的手扒拉下去了,凝气上目看清楚了他身上的东西,一下将他脖子上挂的一个坠子揪下来了。

这一下,别人没看出什么来,安家勇和高亚聪的表情一下就给变了。

看来,我还真没找错。

杜蘅芷看向了这个东西,也皱起了眉头:“果然是这种东西。”

哑巴兰跑了过来,好奇的看着那个吊坠:“哥,这是什么玩意儿?”

那个吊坠跟我想的一样,是骨头做的,上面有一些密密麻麻的经咒。

这就是那个红袍人的容身之地。

我告诉哑巴兰:“那个放火的东西,叫殃。”

遭殃的殃。

安家勇一听我这话,像是被说中了心事,表情是说不出的恐惧,声音都颤了:“李北斗,咱们有话好好说,别动这个东西……”

我把那个吊坠放在了安家勇面前,手一松,吊坠就落在了地上。

高亚聪的脸整个僵了,就想把那个东西给抢回来,可白藿香早就挡在前面了,故意不让她过来。

他们两口子死死的盯着那个吊坠,我则伸出脚,一脚把那个吊坠给踩碎了。

“咔。”

高亚聪立刻尖叫了起来,安家勇还不如高亚聪,叫都没叫出来,一张嘴张开,像是一个被冲上岸的鱼。

他勉强的吐出了两个字:“完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