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66章 阴生女子

那些凑热闹的一听说要出大招,一个个的倒是更兴奋了,跟涨潮的寄居蟹似得直往前冲,可一道阴气划过去,首当其冲把跑在最前面的几个愣头青给掀翻了。

那俩小伙子新买的苹果摔出老远,心疼的直抽凉气,后面的人很识时务,捂紧了手机就跑了:“妈呀,真的闹鬼啦!”

你们才知道啊!

高亚聪跑过来,表面抱住了支离破碎的安家勇,眼神却一直冲着我们这边看,阴森森的,幸灾乐祸。

我刚要把七星龙泉拔出来,杜蘅芷就拦住了我:“你的气用的不熟,我来。”

自己的事儿,让女的护着算什么,可没等我说话,杜蘅芷纤细修长的手指头一翻,已经把一把东西扔到前面去了。

一瞅她扔的东西,我顿时一愣,天阶就是天阶,这种东西都会用?

哑巴兰直眉瞪眼还想往上冲呢,被我给拽回来了:“冒什么傻气,那个赤玲的能耐很邪,别吃亏。”

哑巴兰连忙问道:“哥,我也觉得那个小丫头不对劲儿,她好像不是什么一般人,那杜天师会不会吃亏?”

我摇摇头:“你看,那是什么。”

杜蘅芷扔下的东西见风就长,一瞬间就蹿了起来,挡在了邪气前面。

那光是凛然的功德光,看着轮廓,像是数不清的穿白甲的人!

哑巴兰虽然愣头磕脑,但到底是大家族传人,一拍大腿:“那是……撒豆成兵?”

吃阴阳饭的,能做到的最厉害的事情,就是四样——变昼为夜,撒豆成兵,挥剑成河,呼风唤雨。

能做到这个份儿上,那跟成仙也只是一步之遥了。

古代有很多撒豆成兵的传说,据说晋代的郭璞,一把红豆下去,就是一个红衣军队。

但这种事情是非常耗费体力的,等于把自己的气分散成了多个,一起消耗,很容易耗尽。

杜蘅芷这是看着对方来势汹汹,想着全力以赴,速战速决。

哑巴兰一下激动了起来:“杜天师,你师父是谁啊?是不是哪个散仙?”

可没想到,杜蘅芷一听这个问题,却跟想起来什么不愿意回忆的人似得,厌恶的皱了皱眉头:“那个人……是什么散仙,大概早就不知道死在哪里了。”

我却忽然想起来了公孙统。

他们两家,肯定有什么故事。

赤玲一直没从黑伞下出来,也看不出什么表情,我只见到,铺天盖地的黑气冲着我们就席卷了过来。

一瞅那个阵仗,我顿时一愣——这么多?

上次把她的养尸地烧了,本来以为她会元气大伤,怎么也没想到,她触底反弹更厉害了。

杜蘅芷的白甲人虽然抵抗得住,但对方的小鬼黑压压源源不断,杜蘅芷光洁的额头顿时也沁出了汗水。

一时半会儿可以,时间长了,我看杜蘅芷也熬不住。

连天阶都能打,我对那个赤玲越来越好奇了,她才十五六岁,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

而安家勇缓过劲儿来,也顾不上自己浑身支离破碎,对着我就嘲笑了起来:“还以为你出去了一趟,变得多牛逼呢,感情到了最后,还得让女的护着,你是上厨师学校学吃软饭了吧?哈哈哈……”

他是想虚张声势,可他到底受了很重的伤,歪头就吐出了一口血,一瞅之下吓的脸都白了:“快,送我上医院……”

高亚聪哪儿有心情管他,她还想看我怎么倒霉呢,直接装没听见。

哑巴兰瞅着安家勇,匪夷所思:“哥,你这同学跟你什么仇什么怨,都快没气了,还关心你哩。”

可能他脑子长直肠里了吧。

我已经没心情关心那个煞笔了,一门心思看向了那个赤玲。

这么拼下去,她也未必能支撑的住。

果然,黑伞下的纤细身躯,果然也在微微发颤。

杜蘅芷要赢了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发现,她一只手往后一别,像是在做什么小动作。

我瞬间想起了她爹在医院里的情绪——她是在控制邪物!

我心里雪亮,她看出来,杜蘅芷的心思都在操纵白甲人上,这小动作,只可能是背后偷袭。

回头一瞅,果然,一道煞气后面射了过来,正对着杜蘅芷的后背。

不论是哪一行,背后偷袭,可都不怎么光彩。

我一下将哑巴兰的头按下,回身抽出七星龙泉,运了海老头子的气,对着那个东西就劈了过去。

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,虽然七星龙泉的锋芒对上了那个东西,我却听到了“呛”的一声。

那东西竟然砍不透!

杜蘅芷这才察觉过来,眉头顿时就皱了:“李北斗,别管我,那是紫金小鬼!”

紫金小鬼?我当时听说过的最厉害的,也就是四十九人油了,紫金小鬼又是什么玩意儿,显然比四十九人油还要高端——很久之后,等知道了紫金小鬼的来历是何等牛逼,我才有点后怕。

但当时我脑子里没想那么多——我不能看着这个东西伤害杜蘅芷。

于是我运足了行气,再一次要砍——可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,那个紫金小鬼竟然闪避开了七星龙泉的锋芒,反倒是对着我抓了过来。

我一歪脖子躲过去,就觉得耳朵火辣辣的——被那个东西抓伤了。

杜蘅芷脸色一变:“李北斗,你不是紫金小鬼的对手!”

哑巴兰想帮忙,但是我都不行,更别说他了,那紫金小鬼是被炼制过的,也不可能被他引到了身上来,而这里煞气冲天,也没什么外援可以上身帮他。

这东西确实难弄,我也不能一直撞南墙,脑子一转,立马反应过来了。

我干不过这个东西,但是擒贼先擒王,打不过傀儡,还打不过操作傀儡的人?

于是我索性转身,一手攀在了绿化树上,跳过那些煞气和金甲人,直接奔着赤玲扑了过去。

赤玲没想到我胆子这么大,一只手翻过来,还想叫东西来对付我,但我已经把七星龙泉横扫了过去。

“咣”的一声。赤玲头上的黑伞被直接砍断,露出了一张没有血色的脸。

那张脸虽然娟秀可爱,大眼睛深潭似的,跟精灵的眼睛一样,可她的肤色像是从来没见过光,白的不正常。

与此同时,她忽然惨叫了一声,立刻捂住了自己的脸。

我一开始还有点蒙,怎么,她难道是信小众宗教的,女人不能在男人面前露脸?

但是马上我就发现不对,被阳光这么一照,她露在外面的额头冷不丁就冒出了丝丝青烟,像是被灼伤了一样!

她的身体构造,怕光?

这什么情况,我立刻望气,更是大吃一惊——她肩膀和头上,怎么没有活人的命灯?

她都这样了,杜蘅芷稍微一用力,白甲人已经把铺天盖地的小鬼给冲散了,不少煞气在空气之中直接化开,消失不见了。

杜蘅芷也看见了她的情况,顿时一愣,接着就大声跟我说道:“李北斗,她是阴生子!”

我不由一愣,我是听说过有阴生子的传说,没想到世上还真有阴生子?

如果她真的是阴生子,那眼前的一切,就解释的通了!

而这个时候,她忽然又是一声惨叫,死死的抱住了头,可她的秀发遮挡不住全部的阳光,头发丝之间,也出现了淡淡的青烟。

阴生子当然怕光,被光照时间长了,就会……

杜蘅芷眼看着这个情况,大声说道:“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想问她,你帮我个忙,先别让她死!”

我反应过来,立马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,包在了她的头上,也巧,今天的日头特别足,哪里都是明晃晃,火辣辣的,这时我一错眼,就看见一个下水道的井盖正好让人给偷了,于是二话没说,抱着她就从井口给跳下去了。

井口下面一片漆黑,阴凉的空气四面八方围过来,我感觉得到,她的身体因为阴气,舒服的颤栗了一下。

我连忙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她身体一僵,没有回话,半晌才冷冷的说道:’你杀了我爹,再杀我就好了莫,假惺惺的,救我做么子!’

可不是我想救你,也别把我想的太善良,是杜蘅芷要问你事儿。

不过我也懒得跟她解释这么多,杜蘅芷这次给我解围,我帮她个小忙权且当还人情了。

眼瞅着里面更黑,我就抱住她往里挪了挪,她体重很轻,抱起来跟个猫一样。

她咬了咬牙:“你不怕我莫?”

我答道:“有什么好怕的,你也没有小鬼了,没脚螃蟹似得。”

“你……”她显然生气了,但是因为被光照了,所以元气大伤,还真没法把我给怎么着了。

我索性说道:“你爹死了,我知道,你孤零零的,我也知道,不过,你要找地方落脚,也得选对了人,安家勇两口子一肚子坏水,到时候把你卖了,你还帮他们数钱呢!”

她咬了咬牙:“你懂么子,除了阿爹,只有他们两个待我好!找地方……”

她越说越生气:“站着说话不腰疼,我这种人,找得到么子地方?”

我心里一动,是啊,阴生子,确实不容易。

所谓的阴生子,其实就是活人跟死人生出来的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