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279章 不速之客

在场的人表情都凝结住了,像是比等彩票还激动,毕竟这种瓜,不是天天都能吃上。

而前台呼吸也急促了起来,死死的盯着接电话的秘书,像在安慰自己,还不知道这个电话是什么内容呢!

秘书一接起来,说了两句喜形于色,挂完了电话,对着江总就说道:“恭喜江总,西川一品城的生意,成了!”

江总像是也有些难以置信,转脸就看向了我。

周围的工作人员再也忍不住了,周围不禁掌声雷动:“看他其貌不扬,还真神了……”

“没想到,高手在民间啊!”

“咱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这么好的生意了,巧合也不带这么巧啊!”

而那个前台一个站不住,一下坐在了椅子上,脸都白了,嘴里喃喃念叨着:“不可能,不可能啊……”

那几个保安则都都跟着欢呼了起来,斜着眼睛看那个前台:“哎呀,马姐,这次赌的还真是有点大。”

“没事,马姐是个什么人,愿赌服输……”

你看,根本都不用我说什么,她平时得罪的人,就能推她最后一把。

眼瞅着前台那个表情,程星河忍不住想笑:“哎,七星,别说,你这本事又精进了,这娘们还真要因为口舌之争倒霉了,不过,你现在是怎么精确到分钟的?”

说来简单,刚才我就看出来,木人这么一出来,江总脸上的黑气就开始慢慢散开,照着那个速度,五分钟之内,财帛宫必然要重见光明。

而她的运势被压这么久,一旦重新见光,来的就肯定是大买卖。

江总看着我的眼神,成了不遮不掩的欣赏,而秘书才是真正的会看人,立马往前抢了一步,热情的说道:“这位大师,不知道怎么称呼?”

我摆了摆手:“大师不敢当,我叫李北斗。”

没想到,秘书一听这个名字,表情竟然瞬间有点不自然,但他马上把脸色给正过来了,热情的寒暄道:“原来是李大师,自古英雄出少年,你帮了我们江总的大忙,可真是太感谢了,不知道您需要我们江总,给您什么回馈?”

程星河一听这个就激动了起来:“那什么,我是李北斗的经纪人,这件事情,咱们俩谈……”

我仔细的看那个江总一眼,问道:’你们是不是定期做慈善,捐钱?’

秘书连忙点头:“李大师就是李大师,这都看得出来,真是让人五体投地……”

我当然也想要钱,谁跟钱都没仇,何况好几张嘴需要养,但是这个江总善事儿没少做,印堂有功德光,如果能帮上她的忙,能积累不少功德,比钱重要。

最多辛苦点,多干点其他能来钱的买卖。

我就摆了摆手,说下次再说吧,我们今儿还有点急事儿。

说着就要往里面走。

那些工作人员瞬间都傻了:“他竟然没谈钱?这可是江总啊!”

“难道干这一行的,还真是餐风饮露,不食人间烟火,连钱都不要?”

程星河跟让人割了肉似得,一脸心疼的表情,可没辙,只好跟着我走:“你功德缓缓不行?”

潇湘已经等了够久了,不行。

江总看着我的眼神,也越来越新奇了,终于亲自开了口:“你刚才说要找人是不是?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江总答道:“那我带你去,办完了你的急事儿,我还有其他事儿想咨询大师——到时候,多少报酬,你的经纪人可以跟我的秘书谈。”

我顿时也高兴了起来,帮已经帮了一次,得到应用的功德了,要是还有其他有报酬的买卖,何乐不为呢!

程星河更别提了,兴奋的搓手:“七星你可得好好表现,到了拓展人脉的时候了。”

风水圈子一讲究信誉,二讲究人脉,一旦你有了比较厉害的大客户,他信得过你,也会把圈子里其他的人介绍给你,这个江总一看就腰缠万贯,能打入她的圈子,发家致富指日可待。

江总见我答应,也高兴了起来,带着我就往楼上走。

她那些工作人员都嘀咕了起来:“看见没有,江总亲自带路。”

“哪怕小江总来了,都没有这个待遇啊!”

小江总?这个女江总的儿子吗?

临上电梯的时候扫了一眼,那个前台趴在那不动了,像是受不了刺激晕过去了。

祸从口出,希望她以后长点心吧。

我把董红楼的名字报上,江总倒是一皱眉头:“你找他有什么事儿吗?”

横不能说带鬼来整治他的,我就敷衍过去,说私事儿。

江总倒是对董红楼刮目相看:“想不到他竟然能认识大师这么厉害的人物,看来没提拔错他。”

原来这里的公司,多数有江总的股份,董红楼所在的公司,更是直属江总名下的。

难怪江总的奴仆宫这么亮,感情是个奴隶主。

电梯门刚一开,冷不丁就有不少人对着我们鞠躬:“江总好。”

我头一次狐假虎威跟着粘上这种光,当个领导确实威风。

而一个中年人一溜小跑就来了,殷勤的说道:“哎呀江总您来了,快里面请,我们已经恭候您……”

这个中年男人抬起头,跟我们看了一个对眼儿。

我们三个六目相接,倒是都愣了一下。

这个中年人,就是我们进门的时候,说我们俩是农村人那个。

何等的缘分,能这么冤家路窄。

他一愣,脸就沉下来了,赶鸡似得赶我们:“你们是什么闲杂人等,竟然敢跟江总乘坐一个电梯溜进来,保安呢,把他们俩轰出去!”

接着又急急忙忙的喊:“保洁呢,眼里没活儿?快来拖地消毒,谁知道这俩农村人身上带着什么。”

他呼来喝去,还真是忙的一匹。

江总不禁有点尴尬,看向了我,那秘书就更别提了,咳嗽了一声:“你别忙了,这两位……”

那个中年人连忙打断了秘书的话,对江总谄笑:“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小混混,哪儿能让他们污了您的眼呢,那个前台什么人也放进来,也是该罚了……”

我说呢,他上楼还跟前台交头接耳说了什么,现在想来,那个前台为难我们,分明就十分刻意,就是这个王八蛋授意的。

“董红楼,”江总饶有兴致的开了口:“这两位大师费尽功夫,是专门来找你的,你竟然不认识?”

程星河一下就愣了,捅了我肋骨一下:“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确认过眼神,咱们是真的遇上了对的人啊!这不缘分吗?”

董红楼一听,顿时傻了眼:“您说,大师?他们……”

我摆了摆手,说道:“也没什么,我们两个,是来送礼的。”

说着,我一只手摁在了寄身符上:“黄林梅。”

可这么一摁,竟然没有反应。

奇怪,这三个人不是想找董红楼报仇吗?怎么到了这里之后,反而不出来了?

而我平白无故报了个名儿,周围的人看着我,都面面相觑的:“这大师,搞什么呢?”

“谁是黄林梅啊?”

程星河也在我身边挤我:“是不是这里都是老同事,他们不敢出来?”

不可能啊,他们恨不得当着这些同事的面,把董红楼的真面目揭穿呢,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。

江总看着我,也有点狐疑。

董红楼呵斥道:“感情你们是来装神弄鬼的?”

这也怪了……

可就在这个时候,董红楼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:“他倒是想装神弄鬼,可在我面前,恐怕耍不出什么花招来。”

说着,一个人从董红楼身后出来,看着我们:“小子,把灰灵鬼拿到了这种地方来,你安的什么心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