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80章 晚辈截胡

那个人四十来岁,高颧骨,蛤蟆阔嘴,手里盘着文玩核桃,穿一身罕见的中式盘扣唐装,活像电视购物里推销膏药的国学大师。

他腰上挂着个风水铃。

我也是吃了一惊,这不都是白领吗,怎么还有同行?都说今年大形势不好,难不成他做不到买卖跑这上班来了?

能把灰灵鬼压住的同行,怎么也得地阶一品以上!

果然,一看他印堂功德光,确实跟黑白无常一样,是澄澈的碧色。

程星河立马低声说道:“卧槽,邸红眼!”

我连忙就问他,邸红眼是什么人?

邸……跟“地”将近同音,难不成……

果然,程星河告诉我,说他就是十二天阶“天地玄黄”里面的“地”家,邸通天的大儿子,大名邸风筝,外号邸红眼。

邸风筝,一个膏药大师的长相,怎么叫这么个充满小儿女情怀的名儿。

不过想也知道,这些十二天阶家族的人,个个都有来历。

程星河忍不住就念叨了一句:“以前跑买卖,十二天阶都只听过没见过,跟你出来,几个月功夫快认全了,七星你今年命犯大佬吧?”

我还想知道呢!

我们这一行跟很多传统行业一样,是非常注重传承关系的,我一个初入行没多久的晚辈,见了前辈,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,不然,传出去会说你的师父养出个不知礼节的玩意儿,给师门丢人。

于是我也就盘手做了个见礼:“前辈好,我带灰灵鬼来,是因为自己的买卖,还请前辈高抬贵手,行个方便。”

江总他们觉得我就挺厉害的,见我竟然都对邸红眼这么礼貌,不由也跟着高看了邸红眼一眼。

邸红眼之所以露这一手,也是看出我不过一个玄阶,为了震我一下。

一看我开口这么客气,他还以为我被镇住,不由更加自鸣得意了,冷哼了一声:“小孩子的玩意儿,就别来这种地方丢人了。”

这话说的相当不客气,董红楼一看我被压了一头,别提多高兴了,一把将我推开,对着江总就谄媚的说道:“这俩人我根本不认识,八成是上这里来诈骗的,江总您也别理他们,您看,这邸大师我也请来了,您的烦心事儿,肯定能迎刃而解!”

说着又看向了邸红眼:“大师,这就是我们江总,您看看卧室异响,心神不宁的事儿,您能给看看不?”

邸红眼洋洋自得的点了点头:“好说,我们吃阴阳饭的,本来就是济世为怀,见面即为善缘,在下一定尽力而为。”

我和程星河一听这个,对看了一眼,不由都明白过来了。

原来江总今天上辰龙大厦,就是为了让邸红眼帮她解决卧室异响的事儿,谁知道人到了楼下,被我给截胡了!

在行当里面,截胡是特别为人不齿的事儿,更别说晚辈给前辈截胡了,这简直是骑在人家脖子上撒尿啊!

而董红楼已经跟江总暗暗做了个“八”和“百万”的手势,意思是价格他谈拢了。

卧槽了,八百万,我也算是开了眼了,他咋不去抢呢?有钱人的钱这么好赚的吗?

不过一想也是——这个江总的派头,估计做的都是上亿的买卖,八百万对她来说当然值得!

难怪那些工作人员听说我拒绝江总报酬,一个个那个表情呢!

而现在……邸红眼到嘴的肥肉让我一脚踢飞,他不跟我急眼才怪。

程星河虽然也知道江总这里的钱好赚,眼珠子咕噜了半天,还是肉疼的拽了我一把:“还是先走吧,……要不然,这个邸红眼小肚鸡肠,非他娘把咱们俩当风筝给放了,有命拿钱也得有命花啊。”

这不像程星河平时说的话。

原来邸红眼之所以有这样的外号,完全是因为他嫉妒心特别强。

据说他出道以来,只要是遇上能耐比他大,名头比他强的同辈,肯定要想方设法去插人家的眼。

何为插眼呢?就是故意去坏人家的风水,坏人家名声。

有一次,一个名声鹊起的先生给一户人家看好了牛尾地,断言必定出武官。

可那家人不光没出武官,倒是进号子好几个。

那家人气不过要说法,先生身败名裂,没人敢找他看阴宅,其实是邸红眼偷摸摸去掀开了一块石头,打下了三寸钉——钉住了牛尾,还怎么发达?

还有一个跟他同辈的先生给一个贵人看好了金麒麟,说一定子孙兴旺,结果生下的孩子不是残就是傻。

贵人大怒,先生倒霉,知情人透露,别的不知道,邸红眼有天晚上摸进去,砍了两棵树。

他砍的是麒麟角,麒麟角都损了,还怎么送贵子,只能送残次品了。

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邸红眼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,可行业里的行家里手多的是,这些事儿大家都心知肚明,所以起了个外号叫邸红眼——他看不得别人好,最爱私下给人使绊子。

难怪呢,瞅着邸红眼这个面相,也是相当刻薄,能跟楼下前台呈现个夫妻相了。

这些十二天阶的名门子弟咋一个比一个坏呢?听上去这个邸红眼比海迎春还在以上啊。

也难怪……十二天阶家里出了天阶,气运倾斜在一个人身上,其他的子孙后代自然也没法雨露均沾,疯的傻的都不少见。

所以海迎春是个花架子,本事不大,而这个邸红眼,实打实是真正的地阶,恐怕还真不好对付。

现在我这个情况,给潇湘攒功德为先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也没要跟他硬刚,反正这次认识了江总,应该能随时可以进出了,等这个邸红眼走了,再来收拾董红楼不迟。

于是我就跟程星河往后蹩——打算蹩出了电梯下楼了事。

可没想到,江总一只戴着江诗丹顿手表的手直接扣在了我的肩膀上,落落大方的说道:“谢谢邸大师特地赶过来,不过我卧室的事儿,已经有高人解决了,抱歉,让邸大师白跑了一趟,”

说着,跟秘书使了个眼色:“给邸大师封辛苦费。”

一听这话,邸红眼和董红楼顿时都给愣了一下。

董红楼连忙说道:“江总,您这话是怎么说的,咱们本地都知道,邸大师一卦千金,想找人家邸大师看事儿的,从楼下排到了双龙河啊!更别说,邸大师为了跟咱们合作,可把好几个大客户都给推了,这是何等的情义,咱们这样……”

他不知道是拿了回扣还是怎么着,急头白脸的,但是一接触到了江总雪冷凝霜的表情,顿时不吭声了。

这时秘书已经端过来了一个支票,上面的零也不少,我一眼没数清楚。

这钱也不少了,简直是白拿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这邸红眼倒是走了财运了。”

不对……我已经从邸红眼的面相上,看到了一股子黑气冉冉而起,落在了印堂上。

这哪儿是财运啊,从现在开始,邸红眼要倒霉还差不多!

而眉心印堂,也能看出一个人的胸怀,这邸红眼要倒霉,也是倒霉在心眼小上。

果然,邸红眼手心一攥,眼里放出来的都是冷光:“在下说了,结缘也都是要结善缘,无功不受禄,这钱在下不能收、”

董红楼一听,露出个心碎的表情——他百分之百是收了回扣了:“邸大师,你也别激动,这事儿咱们再商量商量……”

而邸红眼看向了江总,接着就说道:“江总要是真觉得过意不去,只要告诉我,给我截胡的那个人是谁就行。”

江总能做到了这个位置,自然是个老狐狸,没有把我说出来,可她手下那些工作人员就不一样了,齐刷刷的就看向了我。

邸红眼的眼睛果然瞬间就红了,一把冲着我拉了过来:“还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,小子,咱们来盘盘道……你师父不会教人,我替他教教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