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281章 家宅肋骨

我又不傻,横不能等着他抓我,转身灵巧的从董红楼身边翻了过去,盯着邸红眼的脸,只觉得他脸上的黑色越来越凝重了。

于是我立马说道:“前辈,这事儿里面有误会,我真不知道您跟这个买卖有关系……不过,比起这个,要不你还是回家看看?你家恐怕出事儿了。”

那个黑气直往下蔓延,定在了田宅宫,气的边缘参差不齐,是个“破”形,主家宅受损。

邸红眼不听还好,一听我这话,顿时怒发冲冠:“好哇,区区一个玄阶,胆子倒是不小,不光敢截胡,还敢给我看相……这么羞辱前辈,也不怕雷劈了你!”

程星河不明所以,还在旁边给我做了个加油的手势,意思是你小子拱火拱的挺到位。

到个屁。

这邸红眼的脾气还真跟传说之中的一样火爆,一心以为我是在羞辱他,气的浑身哆嗦,追着就要抓我。

江总毕竟是东道主,没有坐视不管的道理,立刻给手下使了个眼色。

她身边那些黑西装铁塔似得,一个比一个壮,一见江总下了令,立马靠了过来:“邸大师,请您冷静……”

邸红眼现在跟火山喷发似得,怎么可能冷静的下来,运气上手,两下就把几个保镖给掀翻了:“这是我们业内的事儿,跟你们这些外人没关系。”

不愧是地阶,他看着弱不禁风,可一行气,如同四两拨千斤,几个人高马大的保镖应声而倒,其中一个保镖是个外国人,难以置信还来了一句:“ese功夫?”

江总也没想到邸红眼这么霸道,早被其他的保镖给保护起来了,

我连忙说道:“前辈,这到底是江总的地盘,你总得给人家点面子,这要是打坏了瓶瓶罐罐的……”

这里的东西肯定很贵,我也赔不起。

邸红眼恶狠狠看向了江总:“江总,麻烦你不要插手,你还真是让小子糊弄了,他就是一个连风水铃都没有的野路子,等吃亏的时候可就来不及了——我们行当被这么多人误会,就是被这些行业老鼠屎害的。我先帮你把这个小子给抓住,帮你讨回公道,容后跟你赔罪。”

江总也看向了我,她毕竟也不懂行内的事儿,一时间也分不出来谁对谁错:“李大师,这……”

我瞬间也火了:“你说谁是老鼠屎呢?”

你这种趁机敲竹杠的才是业内老鼠屎呢!

没想到邸红眼一笑:“看着怂了吧唧的,还有点脾气呢?我说你是老鼠屎怎么了?看你这个有人生没人养的做派,恐怕你们一个师门,也都是老鼠屎!”

事不过三,我看着是随和,但是我该尽的礼数全尽到了,你话说到这个份儿上,也别指望我能灭自己威风。

于是我冷了脸,答道:“前辈,我要是你,管别人之前,先管好了自己——你今儿不光家里有事儿,自己只怕也得挨点血光之灾,肋骨得断三根,少一根算我的。”

邸红眼一听,脸色顿时就沉了:“小兔崽子,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,行啊,你有种别跑,我今天肋骨断不了三根,我就让你断三根!”

这也不是我信口吹牛,邸红眼的黑气迁移到了灾厄宫,中间横纹截断成三,正是肋骨的位置。

江总才刚见识到了我的本事,一听我又张了口,看向我的眼神不由更期待了:“有意思。”

可地阶就是地阶,就算一气之下,手抖的跟脑血栓似得,也跟鹰爪一样,对着我就抓过来了。

这一下我没避开,手一下被他攥住了——他下了十成十的力气,像是恨不得把我的手给攥碎了!

他冷笑了一声:“咱们看看,谁的骨头先断!咱们这一行多五弊三缺,我看你浑身部件都挺齐全,就送你一个礼,下次出门诈骗,装的更像点。”

手上顿时一阵剧痛,别说,这地阶就是地阶!

程星河看不过去了,立刻过来拉邸红眼的手:“你欺负晚辈,还好意思当前辈?传出去不怕别人笑话你?”

而邸红眼一手翻开了程星河:“放屁,对这种目无尊长的东西能叫欺负?这是行业内的规矩,谁见了都能教他做人!”

程星河肯定是打不过他的,被邸红眼这么一翻,直接撞在了前台大柜子上,发出“乓”的一声巨响,听着就疼。

你一个为老不尊的玩意儿,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们?

而他看着我的眼神,更得意了:“江总,我现在就……”

就你大爷!

他话没说完,海老头子的气已经被我从丹田直往外引出来,这个气凶狠霸道,一出来,跟泄洪似得横冲直撞,邸红眼一句话还没说完,脸色瞬间一变:“不可能……”

不可能的事情,还多着呢!

邸红眼攥着我的手,瞬间被弹开,两只脚没站稳,就向后倒了过去,他一脸骇然,拼尽全力想站住,可他根本没这个本事——这可是天阶的气!

果然,他整个人像是被无形的手给抓住了,瞬间就被弹到了对面的墙上。

对面是一个装饰墙,墙上放满了书,这一下,隔板被他的体重砸裂,那些书稀里哗啦掉了他一身。

那些工作人员眼看着邸红眼的身手,能瞬间掀翻两个保镖,一开始都还挺担心我,可到了我这,我连动都没动,邸红眼就被摔出去了那么老远,一霎时都张大了嘴,话都说不出来了:“他这是哪一路的功夫……”

“电视上都没看过这种招数!”

“真是高手在民间啊……”

江总就更别提了,一双美目就看向了我,是说不出的意外和欣赏。

董红楼本来还想让邸红眼来整治我,这下可好,邸红眼倒是把自己给搭进去了,不由也是一脸难以置信,死死的盯着我:“你到底是……”

而这个时候,邸红眼从书里面挣扎出来,模样别提多难受了,但看着我的眼神更凶狠了:“你怎么可能……”

当然了,一个玄阶不可能有这种气。

程星河已经从柜台后爬了起来,因为吃痛,正孕妇似得扶着腰,神气活现的说道:“我哥们按说是没有,可说出来吓死你,这是海老头子的——天阶懂不懂?”

邸红眼的眼睛顿时更红了:“海家,海家的气,海迎春那个花架子还不够,怎么可能给你……”

确实不大可能,可它就是发生了,我有什么办法。

江总像是想起来了什么,立刻说道:“叫医生来给他检查一下。”

很快,一个医生赶过来了,邸红眼受了这种奇耻大辱,面子都丢光了,一秒钟也不想在这里待着,挣扎起来就要走,可医生大声说道:“先生,你现在不能走……你断了三根肋骨!”

这四个字一出口,周围顿时鸦雀无声。

江总第一个看向了我,眼神很复杂。

跟我刚才说的,一模一样。

那些工作人员也反应过来了:“别说,真是三根!”

“一根不多,一根不少……”

“简直是神了,他到底是什么人?”

董红楼的眼睛也瞪大了,忍不住就往后退了一步,打量了我半天。

而邸红眼哪儿还有脸再在这里呆着,挣扎起来就要走——一般人断了三根肋骨哪儿还站得起来,他纯属是靠着行气撑起来的。

而这还不算,邸红眼的电话响了起来,他虽然不想接,可看见号码,皱了皱眉头,还是接了起来。

结果一划之下,不小心打开了免提,就听见话筒对面传来了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:“师父,你快回来吧,咱们家门脸,让姓刘的给砸了!前面的雕花玻璃,碎的一个渣都没剩下……”

怎么样,家宅受损来了吧。

他脸色一变,回头就瞅着我:“你……”

他想问我怎么知道的——他还是不相信,我区区一个玄阶,相面竟然能相的这么准。

不光是他,周围的人也都跟着抽凉气:“全验证了……”

“他真能预知未来?”

但他一咬牙,立刻看向了我:“小子,你到底是谁家的?”

我答道:“我叫李北斗,教我的,叫马连生。”

邸红眼瞬间就瞪大了眼睛:“难怪呢,原来就是你……”

怎么,我现在名头这么大了,连十二天阶门下,都认识我?

而邸红眼咬了咬牙,接着说道:“今天这个事儿,我们邸家算是记住了,今天这事儿没完,三天之后,我自然会去找你……”

程星河插嘴:“三天怕是不够,伤筋动骨一百天呐。”

周围的人顿时忍不住笑了。

邸红眼哪儿吃过这种瘪,有心教训程星河,可心有余力不足,咬牙转身就走了——走的一瘸一拐,别提多狼狈了。

程星河这才舒了一口气:“该。”

接着,他看向了我,使了个眼色:“七星,咱们的事儿,也得赶紧干完了……白藿香说大家受惊吓,炖了鸡汤等咱们回去,再拖下去怕是要?干了。”

我点了点头,看向了董红楼。

董红楼见识到了我的本事,看着我的眼神都不是惊疑了,而是跟见了鬼一样,在恐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