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82章 宅中有怪

三灵一体这事儿虽然没有给多少钱,可费的功夫真是够大的,不管怎么样,这事儿必须得了结了。

这么想着,我就把那个寄身符给拿出来了:“董红楼,我这次来,是受人之托,帮他们了却一桩心愿。”

董红楼眨巴着眼睛,显然还没闹明白我这话什么意思,可一瞅见了那个酒瓶盖,脸色忽然就变了。

怎么,难道这个酒瓶盖,还有什么特殊含义?

倒是董红楼公司的员工眼尖:“哟,这不是董哥平时最喜欢的啤酒吗?”

原来他们每次聚餐,董红楼都会选这个啤酒。

董红楼也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死死的盯着我:“到底,是谁让你来的?”

我答道:“三个人。分别是黄海,林莹莹,梅小竹。”

这三个人名一出口,董红楼瞬间就愣住了,不受控制就往后退了一步,他的同事就更别提了,都窃窃私语了起来:“不都是最近死的人吗?”

“我听说是因为贪便宜住凶宅才死的。”

“不,是工作压力太大抑郁了吧?”

“他们的死,难道跟董哥有关系?”

江总就看了董红楼一眼。

董红楼连忙说道:“江总,这都是巧合……你说现在这个社会压力大,有点抑郁倾向是很常见的,那些年轻人承受不了压力寻短见,也常见,我……我跟他们可没什么关系,要说有关系,咱们全公司都跟他们有工作关系,可不单单我一个人!”

他说话的时候,眉毛还是一直在抖,显然又在说谎。

我早看出来了,他身后有个女员工撇了撇嘴。

那个女员工跟一双招风耳,一张喇叭嘴,肯定平时专门爱听八卦——哪个地方,都有这种人。

这种人爱听八卦,还爱宣传,肚子里有事儿,绝对憋不住。

我就看向了她:“这位女士,你应该知道内情吧?你说说。”

那个女员工听了之后,身上就是一个激灵,看我的眼神更崇拜了——刚才就目睹了我看人的本事,估计心里早把我给神化了,怎么可能瞒着,连忙指着董红楼说道:“别的不知道,小黄应该是他欺负死的!”

董红楼一听这个,身上就是一个激灵:“Ella,你胡说八道什么呢?”

那个名字挺洋气的女员工大声说道:“江总也在这,大师也在这,我Ella可一个字不敢说谎,我看见了,上次那个漏洞,是董哥不懂装懂瞎指挥才弄出来的——当时小黄就劝他这样做不行,他就是不听,结果等到漏洞出来,公司有了损失,他反过来拍桌子瞪眼,骂小黄不知道提醒他,得负责全部责任……”

董红楼一听,气的跟个癞蛤蟆似得:“东西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说……”

可Ella不管这个那个,把事儿全兜出来了:“江总,你要是不信,他威胁小黄的那个页面我还截图了呢,发给你看看。”

江总的秘书立马把手机捧上了,江总扫了一眼,脸色大变。

众人一看Ella打了头炮,胆子也都大了起来:“是真的,江总,林莹莹的事儿我知道,那姑娘不可能是仙人跳!”

“梅小竹的事情我知道,我亲眼看见董红楼在茶水间跟她亲嘴!”

这个董红楼的面相,一看就知道人缘不佳,以前大家各扫自家门前雪,都不敢乱管闲事,现在有了开头的,这会儿不落井下石,还能什么时候落井下石?

董红楼的脸一下就绿了:“证据,你们没证据……”

接着他就哀求似得看向了我和江总:“这些,都是误会啊……”

要证据是吧?

我一下拍在了啤酒瓶盖上:“黄林梅,人家要证据,你们拿出来。”

忽的一下,一股子煞气从我手底下腾空而起,对着董红楼就扑过去了。

因为是灰灵鬼,已经有了实体,在场的这些人也全能看见,先是吓得呆若木鸡,接着众人抱着头鬼哭神嚎了起来。

就连那些保镖,一个个的也都紧张了起来。

唯独江总——还真像是见过世面的样子,竟然不慌不乱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确实是个大将之风。

要是在古代,怎么也得是个武则天一样的人物吧?

不过不对,她唇珠如元宝,大富是没错,但是迁移宫丰润有余,高耸不足,贵也有,倒是没有到了贵极的那个程度。

而这个时候,董红楼目睹着三个人的身影交替出现在了他面前,再也支持不在,一下坐在了地上:“你们……你们是……”

小黄的声音冷冷的说到:“你逼我加班的时候,给过我一瓶啤酒,说年轻人要多吃苦,你还记得吗?”

软萌的妹子声音说道:“你带我去更衣室,说我面试的裙子粘了啤酒,要好心给我找地方换衣服,其实你却……”

女白领的御姐声音也说道:“你说你没结婚,带我喝啤酒的时候,说你要给我最好的婚礼,你忘了吗?”

董红楼浑身哆嗦了起来:“对不起,我,我也只是一时糊涂,再说了,这个社会,这种事儿太多了,也不单单我一个,哪个当上司的,不沾点便宜?更何况,你们是想不开自杀的,不是我杀的,也不能全赖我……”

一听这话,江总的脸都冷了。

人不要脸天下无敌,到了现在还在推卸责任,是人不是?

虽然这三个故事我早就知道大概,但是也架不住越听越生气,董红楼根本就是个人渣,这种王八蛋受到天罚,也是老天爷的安排。

我忍不住默默祈祷,这种败类,别死的太容易就行。

董红楼一边说,一边还声情并茂的流下了眼泪:“你说我也不容易啊,上有老下有小,我这心里也有压力,你们,你们就理解一下……我都道歉了,你们就入土为安吧,我给你们多烧点纸钱,算是个情义……”

程星河抽出吃瓜专用辣条:“把你逼死,然后给你烧点纸钱,你乐意吗?”

跟我想的一样,三灵一体摇摇头:“我们不要你道歉,只要你偿命。”

董红楼一听,顿时跟被雷劈了似得,吓的直往后躲:“不是,不是……”

他一边说着,一边往后躲,可一股子煞气冲过去,一下就把他冲到了窗户边上。

写字楼的落地窗都是非常大非常结实的,可那一整面的玻璃,忽然全碎了。

伴着碎裂声和一声惨叫,董红楼跟那些玻璃碎屑一起坠到了楼下。

但没人来得及去拉他——也或者,来得及也没人去。

我终于松了口气,这事儿可算料理完了——就算董红楼的家里人过来要说法,监控也拍上了——从监控上来看,这货分明就是自己奔着玻璃窗跳下去的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江总忽然鼓起了掌来:“大师这次来,原来是为了替天行道。”

董红楼手下的那些员工们也都反应过来了,纷纷给我鼓掌:“那个王八蛋可算是送了命了。”

“他早就该死。”

“像是他这种人,不死也是祸害,保不齐还要多害一些人呢!”

我摆了摆手说没什么,就是吃这碗饭的,虽然不太容易吃。

这时江总看向了我,说道:“现在李大师的买卖做完了,能不能听听我的请求了?”

啊,对了,江总刚才就说过,等我办完了自己的事儿,有求于我。

程星河也想起来了,立马把白藿香的鸡汤丢到了脑后:“当然当然了,江总只管把事情给说出来,我们七星只要能帮得上忙,知无不言言无不尽!”

说着就跟我挤眼,意思是看江总的出手,这下算是发财了。

我也就点了点头:“江总请说。”

江总吸了口气,这才说道:“我想让你,帮我看一下宅子,那个宅子,怕有点怪东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