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83章 大肚公子

我跟程星河对看了一眼,狐仙,每个中国人都听说过。

江总把我们往电梯里让了一下:“我一开始也不相信,可是现在……一句话说不清楚,领大师去我住的地方看看。”

啥情况,江总住的地方,有狐仙吗?

反正明天才是十五,今天也没什么别的事儿,有钱不赚王八蛋,我当然跟着江总走了。

下楼的时候程星河往外看了一眼,忽然跟看见了什么似得,冷不丁把脖子缩回来了,表情很不自然。

他可能又见到死人了,碍于江总在这里,我也就没多问。

江总家住在一个非常宁谧的小区,小区里有许多珍稀的树木,绿化的让人眼前一亮,我对地价不熟悉,但是程星河懂这个,说这里比辰龙大厦还贵,没个上亿,住不了这里的房子。

上亿……我唯一看过的上亿的东西,也就是银河系了。

这里的建筑都是园林式设计,每一栋都不一样,看得出来,整体布局早年让靠谱先生看过,是金桂招财局,住在这个地方,按理说是财运滚滚来的。

不过可能有的业主不懂这个,胡乱改建,搞得金桂招财支离破碎的。

等到了江总家的房子外面,我却冷不丁感受到了一股子煞气。

于是我忍不住就往周围看了看,这煞气,好像是从对面一栋房子传过来的。

江总看我表情不对,跟着我的眼神一看,不由皱了皱眉头,倒是一点也没意外:“怎么,他们家是不是不对劲儿?”

我再仔细一看,好么,那户人家的窗户上,明晃晃的挂了个紫金吐邪葫芦,葫芦嘴正对着江总家的房子。

这紫金吐邪葫芦是专门用来镇宅驱邪的,肚子大,嘴小,意思是把邪气吸进来,吐出去。

只是一般人都会放在不影响别人的位置上,他们家把葫芦嘴对着江总家,意思不就是把邪气都往江总家排放吗?

好比你把厕所排污管道插邻居家大门口一样,谁能乐意。

难怪江总最近走背字呢,但是我刚想回头看江总,一错眼,发现江总家也不是什么善茬,不知道得谁指点,竟然在相应的位置上,放了一个水晶盾。

这盾牌是护家的,而那个水晶盾做的跟镜面一样,意思是有什么不好的东西,都给你反弹过去。

呦呵,这两家斗法呢?

而这个时候,刘家出来了一个女人。

这个女人跟江总岁数差不多,但是模样可比江总刚硬多了,身高体壮,一张粗犷的板砖脸,黑发溜光水滑的扎成了一个高马尾,估计扎的太紧了,把两只眼睛都拉的吊了起来,整个人杀气腾腾,一脸凶相,她要是上街摆摊,估计没人敢跟她还价。

那女人把个爱马仕皮包夹在了腋窝下,行色匆匆的,有个个子不高的中年男人托着个东西像是要请她签字,可她二话没说,一巴掌就把那个男人掀翻了。

那个动作熟练利落,不知道练了多少次了,看的我一阵皮紧。

而高马尾下了台阶,看见了江总,表情顿时一变:“哟,还没死呢?”

江总看样子知书达理的,没想到一张嘴也挺狠:“我死了,你当孤儿?”

高马尾冷笑一声:“我劝你早死,投生到我家,我让你当富二代。”

“有关心我的功夫,还是给你妈打个电话吧,别在玉林被屠杀了。”

这俩人你来我往,简直跟高手决战紫禁之巅一样,把我和程星河听的一愣一愣的——都说商业上成功的人干什么都优秀,还真没错。

高马尾一瞅我和程星河,撇嘴一笑:“一把岁数了还学人包小鲜肉呢?找也不知道找俩好的,这俩土货不嫌牙碜?没钱姐借给你点。”

说着大笑而去。

这一场骂架高下立判啊!

不过反应过来,管我们俩屁事?又是人在门口过,锅往头上拍。

程星河听不下去了:“牙碜啥意思,吃过哥的老泥还是怎么着。”

我说算了,一般人骂不过她。

这个高马尾眉宇之间一股子凶煞之气,整个人像是一个行走的冷兵器,我还没见过这种人呢。

江总骂架落败,气的浑身发抖,这才想起来我们两个,十分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让两个大师见笑了,这个姓刘的,真是欺人太甚。”

原来这个姓刘的跟江总一样,出身名门,因为是女儿,所以转而征战商场,俩人小时候关系本来不错,但是因为“某件小事”反目成仇,变成了竞争关系,结果后来机缘巧合又住成了对门。

后来也不知道这个高马尾得了谁指点,拿了一个木头牌子就挂在了家门口,正对着江总家门口。

江总看着木牌子上的纹路,觉得疑心,打听了一下,据说那是散晦气的东西。

江总很不开心的想,对着人家门口散秽气算是怎么回事,虽然她平时不信这个,但是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回事,她就是觉得运气差了下来,黄了好几个单子。

江总不甘示弱,寻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也找了个八卦镜挂在一样的位置,要把晦气反弹回去。

高马尾这个人只能自己放火,不许对面点灯,一见对面竟敢反弹,气的换了好几个道具,江总也跟着迎头赶上。

最近这俩人运气都不好,江总还听见卧室有异响,也认定肯定是高马尾搞的鬼——自从发出异响之后,自己身边的事情各项倒了霉,对面倒是蒸蒸日上的,所以才想找邸红眼商量一下对策。

谁知道碰上了我,她认为我才是有真本事的人,所以就想请我帮忙。

哦?我疑心了起来,那个“撬墙角”的小人,会跟高马尾有关吗?

江总说到了这里,眼里的恨意越来越浓了:“其实我也不是小气的人,光这样也就算了,她甚至还对我的命根子下了手——为这个,我跟她一辈子势不两立。”

命根子?

说着,江总就把我们往里面请。

深宅大院就是深宅大院,里面花木扶疏,各色奢华,旧社会的王府也就是这种程度了。

到了内院,一大帮人齐刷刷的行礼,活像豪门总裁连续剧。

江总领着我们到了一个很豪华的房间,我们就看见,床上躺着一个跟我们岁数差不多的公子哥。

那个公子哥长得倒是挺帅的,很有江总的风范,但是让人意外的是,这个公子哥虽然四肢纤细,但他的肚子竟然特别大——圆鼓鼓的,好像怀了孕一样!

很多人喝啤酒也会长肚子,但是他这个肚子上……竟然还有一条一条的妊娠纹!

那个公子哥一看见我们,立马警惕的把肚子盖上,问道:“妈,这两个人是干什么的?”

江总爱怜的望着公子哥,说道:“洋洋你别害怕,妈特地在外面找了大师,专门给你看病的。”

程星河一瞅那个肚子,低声说道:“呦嘿,那个肚子不对,里面有东西。”

我也看出来了——那个公子哥的肚子上,缠绕着一股子黑色的煞气。

江总叹了口气,这才难以启齿的跟我们说道:“你们也看见了,我儿子的肚子……四处都查过了,可是……”

公子哥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,像是根本不想提起这件事情来。

我答道:“是啊,我看出来了,这好像,是个凶胎。”

公鸡下蛋有人见过,男人怀孩子,还真是第一次见着。

那个公子哥一张白脸顿时也是又发黑又发红,一副非常尴尬的样子:“你们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,我……我哪儿知道她是个狐仙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