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86章 大柜之人

公子哥不知道说什么,不吭声了,但是眼睛还是不受控制的往衣柜那边望。

那女人对着衣柜,再次走了过来。

我心里一紧,这傻吊,为了一个屁,他还真要把我们给卖了。

程星河一只手在怀里,已经要把狗血红线拿出来了。

我按住了他的手,意思是不能轻举妄动——因为我看出了这个女人的面相。

这个姑娘自然不是人——她五官的排列,跟人是大不相同的。

别的不提,单她的保寿宫,就长的异常,粗劣一看,没有上千年的寿,也有几百年了。

再看她的印堂,她印堂上的光,是藕青色的。

那不是功德光,而是灵气。

这灵气,比小金花和灰百仓加起来还亮,怎么也得是灰灵鬼那种实力,我们俩对付她,还是有点吃力,不能硬刚,最好智取。

程星河听我的,只得收了手,同时有点担忧,打手势问我,他妈的果然命犯大佬,每一个都不是善茬,不能又得把自己搭上吧?

我摇摇头让他别废话,我已经看出点端倪来了。

程星河没辙,如临大敌,我的手也攥在了七星龙泉的把手上,可就在这个女的要过来了时候,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。

奇怪,这江总知道我们今天要在这里驱邪,不是把人都肃清了吗?哪个胆大包天的,敢这个时候进来作死?

而门外倏然响起了一阵千娇百媚的笑声:“三姐,开门呀,我们来啦!”

我和程星河忍不住对看了一眼,三姐?

跟这些声音一起出现的,还有一股子异香。

这种香气甜而醉人,是女人特有的香气,闻的人骨子都发酥——让我瞬间想起了山魅。

不过,这些香气,多了几分人间烟火气,可比山魅的好闻多了。

那女人露出了非常兴奋的表情,立刻把门开了:“你们怎么提前来了?”

我和程星河看过去,都直了眼。

门外跟仙女下凡一样,涌入了一大群的美女。

这些美女环肥燕瘦,各有各的好看,香气也是五花八门的。

那些白腿,那些细腰,那些香气……

环球小姐选美都没这么好看!

别说我们了,被吓掉半个魂的公子哥眼瞅着这么多的美人,也瞪大了眼睛,一双手都没地方搁了。

那些美女对公子哥的表情见怪不怪,都簇拥在了那姑娘身边,笑眯眯的说道:“三姐喜得贵子,我们这些做姐妹的,当然要来祝贺了!”

果然,她们手里都带着一样糕饼,色彩缤纷,堆在桌子上形成了一个小山。

被称为三姐的姑娘别提多高兴了:“来就来了,还这么客气。”

“这是大事儿!”一个穿着月白色衣服的美人娇滴滴的说道:“三姐,等孩子出生了,可要认我当干娘呀!”

“哎呀,你可得上一边排号去,我跟三姐早说好了,我才是孩子的干娘呢……”

“还有我,还有我……”

那些漂亮姑娘打闹成了一团,一屋子莺莺燕燕,比红楼梦还好看,简直是一场视觉盛宴啊!

我没忍住也咽了一下口水。

不过潇湘这一阵子也没白训练我,我条件反射就想起了指尖剧痛,赶紧把心收回来了,再一瞅那些漂亮姑娘的面相,后脑勺顿时就有点发炸了。

只见那些姑娘,果然跟那个三姐一样——保寿宫长的不像话,印堂上带着藕青色的灵气!

妈耶,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,这就等于有这么多的灰灵鬼一起簇拥在这里,我们俩要是被发现了,八成也得被生吞活剥了!

想到这里我就缩了缩脖子,心说这下可摊上大事儿了——一个就够棘手的,他娘的竟然一下来了这么多。

那个被称为三姐的姑娘眯着杏仁眼就笑了:“好好好,让你们排号,小郎君一出生就这么多姨娘,倒是个有福气的,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呢!”

是啊,我也挺羡慕那个未出生的妖胎的。

那些美女又嘻嘻哈哈的打闹成了一团,还都去摸公子哥的肚子,公子哥的表情别提多受宠若惊了,这么久没见女人了,一只手就偷偷摸摸起来,想摸在一个姑娘按在他肚子的玉指上。

可三姐眼疾手快,不动声色就把他的手给打下去了。

公子哥的手上顿时三道子指痕,瞬间就肿起来了,也把他打清醒了,吓的缩在一边不吭声了,跟公园的羊驼一样,任由姑娘们抚摸。

活该,沙雕,三姐是个什么身份你也知道,她身边的姐妹,能使什么善茬?啥身份的也敢招惹,果然记吃不记打。

姑娘们嘻嘻哈哈闹成了一团,忽然有一个穿紫色的美人看向了三姐,惊叫了一声:“三姐,你身上怎么有伤?”

我顿时也把耳朵支棱起来了,伤?

她这么一出口,其他姑娘们也都看了过来,闹个不休:“是啊,伤的还不轻呢……”

“是谁这么大的胆子,竟然连三姐也敢伤?”

“就是,三姐,把他名号报上来,咱们姐妹,饶不了他!”

三姐叹了口气,说道:“别提了——我上那家想借个好东西,将来给小郎君用,谁知道运道不好,他们家有个厉害的主儿,吓得我直接从门里逃出来,东西也丢在了凉水井旁边,身上也伤了……闹个竹篮打水一场空,让你们笑话了。”

唷?我顿时来了兴趣,是什么厉害的主儿,把这个三姐都克成了这样?

那些小姐妹们一听,纷纷义愤填膺:“哪个主儿那么厉害,要欺负咱们姐妹头上?”

“去给三姐报仇!”

“可别。”三姐摆了摆春笋似得手:“是三姐我不自量力,你们可不要重蹈覆辙……”

说着,好像那个“厉害的主儿”的名号都是忌讳,平常不敢提似得,她压低了声音,才告诉给了那些小姐妹。

也不说大声点,我也想听。

而那些小姐妹听了,顿时就是一愣:“难怪呢……”

还有的心有余悸:“九鲤湖的东西,确实招惹不得。”

“是啊,传说那边有神气,确实不是咱们能对付的。”

我顿时就愣了——九鲤湖?

那地方,还真有什么东西,连这些精灵们都忌惮?

“我可听说,那地方,是水神……”

我顿时更紧张了,恨不得把耳朵贴过去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有个美女冷不丁就打断了她们的谈话,大声说道:“有味儿!”

这一声,把那些美女都给震住了,她们全皱起了鼻子,开始嗅闻了起来。

那个模样,实在让人头皮发麻……

就好像,这些美女的皮囊下,住的都是某种动物一样。

我的心顿时就提起来了,她们闻到啥味儿了?

可还没想我想出来,我发现自己也闻到了一股子血腥气,回头一瞅,顿时满头黑线,程星河不知道啥时候流了鼻血,一脸狼狈,正在抬手匆匆忙忙的擦鼻血。

卧槽?这货也算见过点世面,什么大山魅水夜叉的,不管多好看,他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也没动过,孙悟空似得抬手就打,我一直以为他这辈子要无性繁殖。

他么的关键时刻,你流啥鼻血呢?

而就在这个时候,那些美女忽然猛地转过了头,齐刷刷的看向了衣柜。

那个眼神阴森森的,动作整齐划一,简直让人毛骨悚然!

三姐皱起了眉头,一把抓住了公子哥,厉声说道:“你在衣柜里,藏了什么好东西了?”

公子哥吓的脸都白了,连忙说道:“我……”

三姐的声音压了下来,竟然带了几分狰狞:“说。”

公子哥这种人,要是在谍战剧里,就是第一个叛变的,果然,他都不用严刑逼供,扯着嗓子,大声就说道:“你们两个干拿钱不办事儿的,不是说来帮我吗?人我引来了,你们倒是快他妈出来啊!我要是出了点什么事儿,我妈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

日了狗了——我们这一行赚点钱,果然是真不容易。

果然,三姐听了这话,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狞笑。

接着,她一甩手,我只觉得一股子煞气铺面而来,只听“哄”的一声,衣柜的大门瞬间自己就开了,

我和程星河跟大变活人一样,一下出现在了她们面前。

那些美女先是一愣,但紧接着,眼睛里都含了媚笑:“原来是两个少年郎。”

“长得好看。”

“我要那个流鼻血的……”

“别跟我抢,我也要那个流鼻血的。”

“背着剑的也好看……我就喜欢长得白的……”

“对,长得白的,毛也不多……”

她们的眼神——完全就跟动物看见食物一样!

与此同时,身边一道凌厉的破风声从我身边陡然炸起,接着就听见程星河的声音:“七星,快走!”

他这是理亏了,来个破桌子先伸腿啊!

我肩膀一侧,也把七星龙泉抽出来了:“没我,怕你没法活着走出去。”

七星龙泉的煞气一炸,那些姑娘们的面色悚然一动:“这个是……”

“我吃过这个东西的苦头!”

“我也是……”

而三姐却一下冲了出来,一道巨大的白色东西在我面前展开,卷在了七星龙泉前面——把七星龙泉缠住了!

我顿时一愣,这特么什么东西,怎么连七星龙泉的煞气也挡得住?

而与此同时,三姐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表情忽然也微微一变,自言自语道:“大柜之人?”

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