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89章 破肚而出

这些青气跟黄河泄洪似得,翻涌而至,我还没见过这么强的灵气。

程星河直接被冲倒,砸在了我身上,我猝不及防也被他给撞躺下了。

等爬起来的时候,那些青气已经消失了。

再仔细一看凉水井里的宝气——妈的,那个宝气也没了!

难不成……灰百仓没能找到东西,让对方捷足先登了?

我赶紧就把脑袋伸下去了,可下面黑洞洞一片,毛都看不到一根。

高马尾赶紧跑了过来:“大师,怎么样,找到了没有?”

我只得敷衍过去,说那东西不好找,还需要时间。

高马尾瞅着我的眼神,立马露出了不信任的表情,可眼下我是她唯一的希望了,她想了半天,还是决定先不得罪我,也就强忍着没说什么。

程星河捅了我一下:“话说满了,这下玩儿脱了吧?”

江总也过来了,连忙说道:“钱财是身外之物,大师,我儿子那边叫的嗓子都快哑了,你说,我们现在可怎么办啊?难不成,真的要……”

江总的意思,是问我难道要剖腹产?

从公子哥的灾厄宫上看来,这次的事情,他怎么也得吃点苦头,我只好让她也别着急,我再想法子。

想到灰百仓我又有点后悔,虽然灰百仓挖洞掏东西的本事没人比得上,但是三姐好像已经修成了仙灵,万一它被三姐给抓住,那……会不会也是凶多吉少?

真要是这样,那就是我把它给害了——也对不起他那一窝老鼠孩子。

怎么等也等不来,江总就把我们拉到了屋里去了。

公子哥躺在了床上,俩手被绑在了床头——按照江总的说法,怕他因为剧痛伤害到自己。

我看这倒是未必,他伤害别人挺在行,伤害自己还真有点玄。

而公子哥看向了我们,跟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:“你们俩可算来了,我,我现在怎么办?”

我们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长满妊娠纹的肚子正在来回滚动,像是里面有个东西迫不及待要破壳而出一样,也是瞅着头皮发紧。

程星河十分诚挚的说道:“咱们一颗红心,两手准备,能把这东西打下来是好,打不下来,你喜当妈,也不错。”

“我呸!”公子哥一听,又是疼又是怒:“你们俩怎么不当妈?妈,快把这两个骗子赶出去!我受不了了,啊……”

那个惨叫撕心裂肺,响彻云霄。

程星河把脖子缩了回来:“七星,你快想想办法,不然这一笔巨富就要跟咱们擦肩而过了。”

我倒是想呢,可灰百仓生死未卜,没有翻天印就没有水神像,我怎么想办法?

江总只得安慰他:“洋洋,他们是咱们最后的希望了,你忍一忍……”

这个忍字还没说完,公子哥的肚子猛地就出现了一个尖角——就好像有什么东西,要从他的肚皮里破土而出一样!

“妈呀。”程星河忍不住说道:“来不及了……”

公子哥白皙的肚皮上,出现了一串血珠子,好像肚皮就要从内到外被剖开了!

江总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,脸色跟死灰一样。

秘书赶紧去搀扶江总,一大帮女佣人则急的团团转:“少爷你忍一忍,忍一忍……”

公子哥嚎叫起来:“你们自己试试,能不能忍!”

难不成……那个三姐真的鸿运当头……妖胎真的要生出来了?

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一晃眼,就看见了一丝宝气从墙角一闪而过。

这个宝气,跟凉水井附近的,一模一样!

紧接着,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吱吱响了起来:“哎呀,那几个仙姑可实在太难缠了……这叫一个龙争虎斗螃蟹跃,我这小命都差点给搭进去……”

灰百仓!

那个瘦削的灰色身影从厚重的锦缎窗帘后面倏然出现,手里正攥着一个东西!

我赶紧过去把那个东西拿了过来,摊开手心,一道宝气夹杂着仙灵气,就出现在了我手上。

真的是个雕刻着狮子的碧玉印章!

灰百仓还在絮絮叨叨:“我说水神爷爷,你也就是找到了我灰百仓,世上可再没有另一个能从那几个仙姑手里抢东西的了……她们把我撵的啊……”

“狗拿耗子都没她们跑的快啊!幸亏我艺高人胆大,找到了这个宅子的地下管道,那个管道不知道修了多少年了,四通八达迷宫似得,我把她们给引进去,她们现在还没找到出来的路呢,嘻嘻嘻……”

眼瞅着公子哥那就要破壳了,我哪儿还有时间听灰百仓吹牛逼,转身就往刘家跑,灰百仓见状赶紧跟了上来:“水神爷爷,说起来,你最近怎么又把她们几个给得罪了?就算您的身份在这里,也别四面树敌……”

我一边跑一边问道:“他们几个什么来路?仙灵?”

灰百仓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我也说不好,其中那个被人称为三姐的,确实有仙灵气,可跟正统的仙灵,又不大一样……”

怎么个意思?

话说到这里,我已经到了刘家门口,高马尾正在掌掴手下的安保人员,一边打一边吼,拍成了鬼畜视频肯定能成为新明星。

高马尾一看见我来了,一只手悬在半空还没落下去,视线就落在了我手上的狮子翻天印上。

她那两只吊梢眼顿时就亮了,一把抢过了狮子翻天印,左看右看确定这是真货,“嗷”的一嗓子就嚎出来了,对着印章亲了一下子口红。接着来了个猛虎回头,就看向了我。

妈耶,不能也要掌掴我吧?

这个气势吓得我瞬间就往后退了一步,只见高马尾跟抓贼一样一把薅住了我的衬衫领子,一张红唇对着我也“叭叭”的亲了下来,那感觉跟有个人在你脸上戳橡皮章似得,把我都给“叭”蒙圈了。

程星河这会儿也撵上来了,一瞅这一幕,顿时叹了口气:“这个买卖亏大了。”

“大师啊,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!”刘女士别提多高兴了,又章鱼似得把我给盘住了:“我谢你八辈祖宗!”

不是,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呢!

我从她汗味混合浓烈香水味的大粗胳膊下伸出了脑袋:“刘女士,当务之急,你得把那个水神像给我。”

高马尾这才反应过来,赶紧就领着我到了她们家藏宝阁。

不愧是巨富之家,她们家的这个藏宝阁,都赶上个小型博物馆了,里面琳琅满目,都是满满当当的好东西,程星河都看直眼了:“雍正粉彩,掐丝珐琅……”

高马尾一找,倒是皱起了眉头:“哎,越着急越蒙,那个水神像平时就在这附近,怎么找不到了……”

而我一早,就看见了一排展柜附近,出现了一股子很奇怪的煞气:“在那边呢!”

高马尾这才反应了过来,一拍大脑袋:“大师你还真神了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那个煞气,就是她们家煞气的来源。

我就问她,这个水神像,是怎么弄到手的?

她就回答道,说水神像来了也得有个十来年了吧?她记不清楚了,只记得是有人求她办事儿给她送来的,说是九鲤湖捞出来的,虽然看不出具体年份,但一看就是真古董。

到了煞气出现的展柜,我就看见了一个三尺长的雕像。

一看清楚了雕像的面貌,我心里顿时就紧了一下。

惟妙惟肖,正是潇湘的模样。

这个雕像上,她手里拿着一个十分锋锐的东西,像是某种古代冷兵器,可我没见过那种形制,也不知道叫什么。

而这个时候,高马尾像是发现了什么,忽然“咦”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