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290章 独眼青花

我立马看向了她:“怎么了?”

高马尾指着雕像手里的兵器就说道:“这个东西,我记得以前没有颜色啊……”

雕像整体是清银凤凰木的,通体没有颜色,唯独那个兵器的尖儿上,赫然被浸润上了一层暗红色——像是把谁捅了,沾染上的血迹!

那就更没错了——三姐就是这个雕像给伤的!

那个九鲤湖底下到底有什么东西,区区一个雕像都能沾染上这么大的煞气?

我连忙就要把雕像给抱出来。

高马尾这会儿也回过神来了,忽然一下拦住了我:“对了,大师,你火急火燎的,要这个东西干什么?虽然是个古董,可在我这,也不算什么……”

说着,就拉着我去看她其他的宝物:“不瞒你说,你今天可帮了我的大忙了,要是找不到这个狮子翻天印,我都不好意思下祖坟!那个东西礼数太薄,传出去,人家不得笑话我姓刘的小气?你看看其他的东西,你随便挑!”

我连忙说道:“其他的东西……”

可这话还没说完,一边的程星河倒是激动了起来,大吼一声:“好咧!那就谢谢刘女士了!”

说着跟进了油缸的老鼠一样,奔着那些宝物就寻觅了起来。

别说,这个高马尾虽然眉毛螺旋,一身凶煞之气,不过从下巴上看来,宽厚广阔,又说明她性格很豪爽,比较仗义疏财,是个恩怨分明的人。

早出生点,没准能在梁山好汉里占据个一席之地。

高马尾还想让我放弃这个水神像多拿点值钱的,我抱住了雕像不撒手,无意之中看到了她的灾厄宫,就问她,这十来年是不是经常生病?

高马尾眼睛一亮:“大师你连这个都看得出来?”

那就对了,水神像上的煞气太重,这也多亏是在高马尾家——高马尾本人应该也是龙虎一类的大属相,加上是个大家族,命格强硬,又有狮子翻天印镇宅,就算这样,煞气都能伤人,更别说普通人家了,这煞气非得跟核辐射似得,弄得人家破人亡不可。

现在想来——当初人家把水神像送给她,八成也是知道这个不好,故意坑她的。

雕像虽然带来煞气,但三姐来偷狮子翻天印的时候,雕像感念刘家供养之情,替刘家镇宅,才把三姐给伤了。

这端端是个无心插柳柳成荫,也是挺传奇的——难道,这也是狮子翻天印颠倒乾坤带来的好运?

高马尾不明所以,还问我,说她这些年生病,是不是也是对面姓江的那女的给咒的?说着她就牙根痒痒,问我是她多少钱请来的,她愿意出双倍,让姓江的也吃吃这个苦头。

我摆了摆手,说你别担心,这个木雕被我抱走了之后,你的病肯定不药而愈,家宅里一些怪事儿也会逐渐平息。

还有我多嘴一句,你们俩之间的纠葛,我不是很清楚,不能乱说谁对谁错,就一句,冤家宜解不宜结,对你们两家都有好处。

高马尾听了是半信半疑,这时程星河抱了一个东西兴奋的跑过来了。

那是一个挺大的坛子,青花的,可上面的花纹却不是什么松鹤寒梅,反而十分诡异,我没见过那种图制。

仔细一看,倒像是一个人脸,没有五官,只有一个眼睛,怎么瞅怎么不吉利。

再一看那个形制,我是更门儿清了——嗨,那是将军罐!存骨灰的!

我说你吃撑了?挑这么个晦气东西干啥?

程星河直摇头,说你懂个屁,这个东西可是元青花,没准能赶上鬼谷子下山,拍卖个几亿。

真是张口就来。

而高马尾熊掌似得大手一挥,说:“这算什么,土……小伙子你们要是喜欢,我这多得是。”

我连忙摆了摆手,可不敢要太多——不然倒欠人家高马尾的功德,还起来也麻烦。

高马尾送我们出了门,还依依不舍的,试图想请我做她们家常驻风水师,我连忙摆了摆手婉拒了。

出了门,就听见了江总家内宅的尖叫声,那个声音叫的人心里一抽一抽的,程星河立马紧张了起来:“咱们不能来晚了,那货已经生了吧?”

我仔细一望气,带着程星河就往里跑。

宅子的气现在看来,还是普通的红气,说明妖胎还没出来,但是这个红气已经有转黑的迹象,公子哥的妖胎,要出生,也就在这一时半刻了。

高马尾听见了惨叫,也来了兴趣,趁着我们不注意,也从后面跟过来了。

等到了宅子里,就看见江总被人搀扶到了门口,面无人色的瘫软着,秘书拿出了吃奶的劲儿,拼了老命给她掐人中:“江总,你挺着点,大师就快回来了!”

江总眼皮虚弱的一翻,看见了我们,眼神这才有了光,跳起来一把抓住了我,声音都带着哭腔了:“大师,你怎么才回来啊,我儿子,我儿子他……”

血腥气!

也顾不上安抚江总了,我赶紧进了屋,这一进去,先是一个叫哑了的嗓子震耳朵,接着,好险没被那个血腥气给冲个跟头,只见公子哥肚子上已经出现了一个裂口,一个小小的东西钻过了裂口,就要爬出来了!

那个小东西上……好像有毛!

说时迟那时快,我立马拿出了那个雕像,稳稳的镇在了公子哥的肚子上。

这一下,公子哥顿时又是一声惨叫,但与此同时,他海浪似得剧烈起伏的肚皮,忽然一下就平静了下来,而那个小小的东西,也瞬间就跟寄居蟹一样,缩回到了他的肚皮里!

果然,他肚子里的东西,跟三姐一样,怕水神雕像!

公子哥估计也不疼了,气息奄奄的抬头看见我们两个,忽然“嗷”的一嗓子就哭出来了:“你们这俩王八蛋,扔下我就走了,还以为你们不管我和我的肚子了……哇……”

程星河摆了摆手:“快别这么说,不知道的以为我们俩是孩他爹呢。”

但就在这时候,巨大的落地窗户猛地被一股子疾风冲开,像是有个东西,要乘着风冲进来!

这个感觉太眼熟了——是那个带着仙灵气的巨大白色东西!

程星河一把抓住我:“来了!”

可一瞬间,我还没来得及反应,只觉得手上的水神雕像煞气冲天,一道光亮在我和程星河眼前,贯穿了夜空。

朦朦胧胧之中,好像一个飘逸的身影从雕像上冉冉而起,手里的锋锐凌厉的一摆,对着白色帷幕,就划了下去。

那个身影,凛冽绝美,根本没有人间烟火气!

我的心里顿时一热,潇湘……

不,真的潇湘还在化龙地,这应该是她在位时,残存在雕像上的神气。

这么一丝残存的神气,就能把带着仙灵气的三姐伤成那样——我后心一麻,真正的潇湘,实力到底得有多强?

这个身影跟外面进来的东西撞在了一起,白色帷幕虽然在我面前无坚不摧,可在那个身影面前,却瞬间土崩瓦解,露出了三姐俏丽的身形。

一声惨叫就在空中爆开了。

是三姐的声音!

程星河的声音都紧了起来:“这就是……神?”

那股子光亮消失了。

这件事情发生的太快,就算是我,都没怎么看清楚,眼前这一切就重新归为平静了——要不是窗户被撞开,我几乎以为这是幻觉!

那个公子哥只知道眼前发亮,也看不出什么一二三:“刚才,打闪了是不是?”

而公子哥话音刚落,外面忽然就传来了一阵哀哭的声音:“卜卦说得对,我不该逆天而行……果然遇上了大柜之人,就是命里的劫数……”

她之前就说什么大柜之人,这话到底什么意思?

我立马就从窗户上越过去,哭声是从外面的一棵黄花斛木上传来的,仔细一瞅树枝上的身影,我顿时一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