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9章 八方压财

他竟然也上这里来了,看来这个活儿我还真是没有白揽。

可以说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,我他妈的非跟他拼个鱼死网破不可。

这么想着我就瞪了和上一眼,和上知道我的性格,也没敢再推脱,立马踩着我够到了绳子,程星河的声音从洞口外面传了过来:“小哥你最近是不是吃胖了,咋这么沉啊?”

我哪儿还顾得上回话,提起手电筒,奔着江瘸子就跑了过去。

老王八蛋,你把老子害的好惨!

忽然一双手抱在了我胸前:“泥不要命了?”

“放开我!”

可灰百仓再次施展绝活,把我给控制了起来,拽着我就往回拖。

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一瘸一拐的身影消失在了不化骨后面,气的快炸了,可能动弹的时候,已经被拉到外面来了。

程星河正在一边嗑瓜子,还无聊的把瓜子皮摆成了个爱心的形状,一瞅我醒了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作死的感觉爽不爽?”

爽你娘。

差点就能找到江瘸子了!

我就问灰百仓呢?程星河摆了摆手说灰百仓刚才为了救你差点没把命搭上,已经回去休息了,你也有点人性,别逮到个小弟往死里使唤。

我想了想,就还想去找江瘸子,程星河叹了口气,说:“小哥,你这是有点不知好歹,你刚入门,听说过棺材魑没有?”

魑魅魍魉传说之中都是能迷人心魄的东西,不过棺材魑我还真没听说过,就问他什么意思?

他就告诉我,这是这一种寄生在棺材上的精怪,跟海市蜃楼一样,能幻化成人想看到的东西,把人给引过去,经常用来做镇墓兽——古人最恨盗墓者,棺材魑能让盗墓者看到自己最想看的金银财宝,把盗墓者引过去之后,盗墓者就再也没法活着出来了。

说着挺有优越感的说,咨询费记账,你们这种肉眼凡胎太吃亏了,啥也看不到。

这么说,是因为我太想找到江瘸子了,就看见江瘸子的幻影了?

和上听的一愣一愣的,就问我,底下到底是什么情况?

我就告诉和上,这里的风水阵还真是阴面风水,叫八方压财。

这种法子非常阴狠,但是也非常的管用。

所谓八方压财,就是利用古墓怨气招财,但你肯定不能白占便宜,必须得跟这个被压的墓主,达成某种协议——现在看来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死一个人,这个协议应该就是活人祭。

刚才在壁画上看到的场景,说明这个墓主人入葬时就是享受活人祭的,那些不化骨,都是墓主人的祭品。

有资格享受活人祭的,肯定是个凶魂,生前杀过无数人的凶魂。

能执掌这么多人生杀大权的,只有一种人。

我摸出手机查了查,还真查出来了——我们这个地方在古代是个战场,在某一场战役之中,有过一个将军叫魏凤鸣,这个将军貌似很崇拜白起,在这里打了胜仗之后,坑杀了数不清的战俘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他功高盖主,又因为手段残忍,被当时的皇帝忌惮,就被密谋杀害了,但是死了之后怨气不散,闹得很凶,当时执掌阴阳的官员就出了主意,让活人祭祀他,平息他的煞气,这正是刚才那个壁画的内容。

但这个活人祭不可能是一步到位,每隔一段时间,都要用活人祭祀,它才不会出来闹事,长期这么下去,也不是办法,后来有高人在本地定了某个很厉害的风水阵,才把他平息下来。

很厉害的风水阵——我立刻联想起了潇湘,天师府的人说过,潇湘就跟某个很厉害的风水阵有关!而潇湘被我放出来,那个所谓的风水阵,是不是现在已经失灵了?

和上听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连忙就问我,照着你的意思,这里镇的挺妥帖的,怎么又闹起来了?

我就问和上,既然你是业内人士,对这个大厦以前的传言了解吗?

和上想了想,说是听见小道消息,开发的时候挖到了一块大石板,石板上还有很粗的锁链,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着不少的古文,谁也不知道干啥使的。更怪的是,那石板挖出来的时候,底下是断开的,却又没发现另一截在哪里。

那就对了,应该是有风水师知道了这件事情,跟这个墓主达成了协议,我唤醒你,给你继续上活人祭,你被我压在下面,给我招财,看来这个墓主是答应了。

但后来应该是出了某种差错,墓主不高兴了,这才继续来闹的。要是不把墓主的事儿给搞定,那和上开发这里也是招倒霉。

难道那个黑胡子告诉我,说这里不是我能啃的骨头呢。

和上听的直抱胳膊:“要是这样,咱们难道还得弄点活人喂他?不行啊,这犯法。”

是啊,可是刚才那个煞气我也看见了,他都在这里被压了这么长时间了,哪儿有那么容易被平息?

就在这个时候,我还就想起来了——潇湘跟我说过,抓尾巴。

这里埋的是人,又不是什么妖怪,上哪儿抓尾巴去?

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惨叫,我们一听,赶紧坐电梯上去了,出去一看,一个工人在浇灌混凝土的时候,失足掉进去,死了。

我的心一下就沉了——本来那个摔死的工人想拉我和和上做替身,可我们没死,所以他另找了一个人!

照着这个频率,那个将军胃口越来越大,现在一天就要吃一个活人祭了?这么下去,他的煞气越来越大,也就越来越难对付了。

程星河瞅着我,说:“看你能的,这里的事儿也敢管,现在倒霉了吧?”

和上立马说道:“北斗,你别担心,最多我让正一道的人来,你就别趟这个浑水了——也是我虎,我要知道这么难弄,说什么也不拉你进来。”

和上出发点是想让我出名,我怎么可能不知道,而且,和上已经跟人说好了,要是我管不了,那他就得把负责人的权力交出来,真要是这样,和上的名声可就不好了,还咋在这一行混?

我就让和上别担心,我肯定能想法子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对面传来了一阵冷笑,原来是黑胡子他们几个,正在那幸灾乐祸,一个跟班很欢快的就说道:“将军墓的霉头也敢触,现在知道厉害了吧?”

黑胡子也沉声说道:“这里现在就是一个烂摊子,你越浪费时间,那害的人也就越多,就是因为你不肯让我们来管这件事情,那个工人才掉进水泥里的,你也是行里人,知道这有损功德吧?”

“我看他也不怕损功德。”又一个跟班儿说道:“反正他也就当一辈子入门菜鸟了,永远也升不了阶。”

“就是,除了我们正一道,这件事谁也办不了。”

听到了这个动静,又有不少的人聚拢过来看热闹,显然都是同行,来看笑话的,交头接耳窃窃私语:“看着也就是个黄阶,竟然敢上将军墓来作死,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。”

“你说的也太好听了,我看是是猪八戒拍照,自找难看。”

“那个和总也是猪油蒙心了,竟然找了这么个骗子,都说他是败家子,还真没错,一点识人之明都没有,多大的家业早晚得让他败光。”

和上也不跟之前一样跟他们呛了,因为和上知道,面子根本就没有命重要。

程星河有点担心的看着我,似乎怕我做出某种傻事儿,可这些话,非但没让我意志消沉,反倒是让我更有斗志了,我还真就不信了,你们能做到的,我李北斗就做不到。

可这个将军墓确实是个烫手山芋,我要怎么解决呢?

老头儿教给我的知识在我脑子里飞快的转来转去,这个时候,我忽然反应过来,潇湘说的尾巴是什么了!

于是我立马爬到了一棵比较高的树上,往四下里看。showContent(“290017“,“70415518“);

推荐:巫医觉醒手机阅读。